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璀璨婚途:前妻萌娃宠翻天》主角林毛巾全文阅读最新章节

《璀璨婚途:前妻萌娃宠翻天》主角林毛巾全文阅读最新章节

时间:2020-03-05 21:30:43编辑:日本华人 作者:臻夕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璀璨婚途:前妻萌娃宠翻天》的小说,是作者臻夕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 欧政睿把还在沉睡中的林诺华抱进了房间,为她盖好了被子。坐在床边,为她撩开落在脸上的碎发,看着不知道在做什么梦的这个女人,欧政睿的

璀璨婚途:前妻萌娃宠翻天

推荐指数:10分

《璀璨婚途:前妻萌娃宠翻天》 第三十一章 分开,也是一种爱 免费试读

欧政睿把还在沉睡中的林诺华抱进了房间,为她盖好了被子。

坐在床边,为她撩开落在脸上的碎发,看着不知道在做什么梦的这个女人,欧政睿的心有了种如释众望的感觉。

幸好安然无事。

林诺华揉着昏昏沉沉的脑袋醒了过来,看了下旁边,欧政睿已经起床上班去了。

可是,她明明记得自己在KTV唱歌啊!还喝了不少的酒,什么时候回到家的啊?

她完全没有了印象。

起床走了出去,餐桌上面放着早已准备好的早餐,还有一张纸条。

林诺华走过去拿了起来,上面写着:先把蜂蜜水喝了,昨晚的事,今晚再找你算账。

昨晚?昨晚她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了吗?

不过看着手中的这杯蜂蜜水,林诺华的心里还是暖洋洋的,总归他还是关心自己的,知道昨晚喝多了酒,今天起来胃肯定难受的,还特地帮她准备了一杯蜂蜜水。

她带着幸福的笑容,喝起了他准备的蜂蜜水,果然特别的甜!

到了公司,还没等她进办公室呢!部门的员工就齐刷刷的堆到了她的身边。

小齐拉着她的手先问道:“总监,你没事吧?”

“什么?我很好啊!”突然被这么问,林诺华有点莫名其妙。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小齐拍着自己的胸口,好像是一瞬间放松下来似得。

其他的员工也从没有了刚才那般紧张的神情。

吴浩拿着文件,一个上前开始手舞足蹈起来:“总监,你可不知道,昨晚欧总出现的时候,真的是把我们吓坏了,那种眼神简直就像要杀人,脸色也是暗沉得恐怖啊!”

“就是就是,幸好最后总监你安然无事啊!不然,恐怕我们都小命不保啊!”小齐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看着林诺华。

......

原来昨晚发生了这么多事!

他们继续在哪里你一言我一语的在那里讲述着昨晚发生的事,而林诺华却听不进去了,绕过他们走进了办公室。

想来,他是真的对自己用了心了。

她放下包后,就走出了办公室,朝着总裁办公室走去,脸上洋溢着心中幸福的喜悦。

“总裁在吗?”她问着秘书。

“在的,可是......”

太高兴了,她想尽快见到他,所以都不等秘书把话说完,便自己推门走了进去。

“我......”

到嘴边的话一下子被眼前的一幕,硬生生的给卡在了喉咙口。

“对不起,我......”一瞬间,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心中原本的喜悦一下子被浇了盆冰凉的冷水。

压抑着眼里的泪水,推门跑了出去。

老天这是在给她开了一场玩笑吗?

当她跑出来的那刻,是多么希望他从后面抱住了自己,可惜,他没有,就连追都没有追出来......

天台上面,冷风吹拂着她的脸颊,她却感觉不到冷。

她很害怕,害怕五年前的事情再次重演,也不知道他所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办公室里。

林诺华跑出去后,李默然才从欧政睿的身上爬了起来。

欧政睿起身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去追林诺华,跟她解释这一切,可是,被李默然给拦了下来。

“追出去之前,我想请你先想清楚。”

他犹豫的站在了原地,眼神中充满着愤怒看向李默然,最终,一拳打在了旁边的花瓶上。

办公室内,响起一阵花瓶碎裂的声音。

站在外面竖起耳朵偷听的秘书,虽然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正主遇上小三,还不就发生那些事,再加上林诺华跑了出来,再加上花瓶碎裂的声音,她可以想象,整个场面肯定很是激烈。

而且总裁也没有紧跟着她跑出来,这表明正主赢了吗?

余泽中来公司找欧政睿,没想到正巧看到了林诺华神情恍惚得从他办公室跑了出来,便跟着她一起来到了天台。

他站在她的身后,默默的看着她,想了想,他还是开了口。

“发生什么事了吗?”

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林诺华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转身看向来人。

她不认识他。

她在流泪,看样子是受了什么委屈了。

余泽中看她愣在那里,就一步一步的向她靠近,脸上浮现起一抹好看的笑容。

“这里除了我们俩,就没有第三个人了,如果不介意,你可以跟我说说。”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愿意听一个几乎是陌生人的她,说心里的委屈,不过,总感觉她身上像是有什么吸引力似的,在不断的吸引着他靠近她。

或许,这就是一见如故吧!

林诺华擦干脸上的泪水,看了下四周,果真就他们两人。

不过,她也确实不认识他,坦白的向他直言说:“我不认识你。”

余泽中没有说明他自己的身份,也没有跟她说他跟欧政睿的关系。

“朋友,不是都从陌生人开始的吗?”

林诺华上下打量着他,看着他一副西装笔挺的模样,也不像是什么坏人。也许说出来,会让自己好受点。

她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跟余泽中讲述起了五年前的故事。

......

就这样,余泽中背靠在椅背上,翘着二郎腿,静静的听完了林诺华所说的故事,他微笑着阐述出自己的观点。

“有时候分开,也是一种爱,这种爱,更胜于在一起。”

真的吗?

林诺华笑了。

“那既然爱,又为什么要分开?分开就是一种背叛!”

余泽中没有反驳她,而是放下二郎腿,站了起来。

他站在栏杆边上,闭上双眼,深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接着转头对她说道:“你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我也给你讲个故事吧!”

“嗯,好。”

林诺华也站了起来,走到他的身边。

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跟欧政睿同样有着帅气的脸颊,但是,却又与他全然相反,站在他的身边,给她一种温暖的感觉。

而欧政睿,却让她觉得高冷。

余泽中看着远方的高楼建筑,神色忧伤的说了起来。

“十几年前,有个小男孩,他长得又胖又丑,上幼儿园的时候,同学们都不愿意与他一起玩,只有一个漂亮小女孩,给了他一根棒棒糖,说他们不跟他玩,她陪他玩。在他被别人欺负的时候,她会站出来保护他。久而久之,两人成为了好朋友,有好吃的一起吃,有好玩的也一起玩,可是,幼儿园毕业后,小男孩的父母因为工作繁忙,要将他托付给生活H国的外公外婆抚养,在临走前,小男孩都没有告诉小女孩他要走了,因为他怕她伤心。”

“在他要走的那天,两人任在一起玩,结果小女孩不小心弄坏了小男孩心爱的小火车,借故,小男孩跟她发了脾气,说再也不要跟她当好朋友了,也不要跟她一起玩了,为此,小女孩哭得很伤心的回家了。”

“小女孩走后,小男孩拿着那节被小女孩玩坏的小火车,一直留恋着小女孩离去的方向,跟着爸爸妈妈一起去了机场。他知道,离别远比绝交更让小女孩伤心,所以,小男孩才演了这场戏,即使他们分开了,小男孩的心里始终装着小女孩。”

投入的听完了余泽中的故事,林诺华感慨万分。

“那么后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