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亡国太后

更新时间:2021-08-01 07:00:16

亡国太后 连载中

亡国太后

来源:落初 作者:清醉梦 分类:言情 主角:柳若兰太子妃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亡国太后》的小说,是作者清醉梦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她是受尽帝王宠爱的兰贵妃,一朝国破,君王驾崩,她的儿子作为唯一的皇子被推上帝位,却只能是亡国之君。为了不做亡国之奴,被敌国羞辱,她带儿子以身殉国,却没能如愿,作为太后,即使是亡国太后,也有她自己的尊严,又岂容人随意践踏?然而一个人的出现却完全颠覆了她的生活,“我喜欢了你十六年,你就打算这样对我吗?”柳若兰表示对于这样的粉丝有些接受无能,只求放过啊!女主:没事装装逼,有事装装怂。男主:就喜欢看你作死的样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齐玥虽然知道这是威胁,梁国未必就有这个能力,无奈朝中大臣不这么想,一个个的联名上书,非要他答应不可。由于柳若洪战死,致使齐国不得不割城求和,柳家在此事上也就没有什么话语权,齐玥最后只得挥泪将柳若兰降为贵妃,迎娶梁国公主。由于心中有愧,齐玥对柳若兰就更加宠爱了,而对皇后梁玉蝶则更多了几分厌恶。

自从梁国与齐开战,皇后梁玉蝶就自动自觉地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整日将自己关在宫中,不见人,也不出门,仿佛一切都与自己无关,即使迁怒也找不到她的错处。

柳若兰是知道她的性子的,一向嚣张跋扈,因着自己皇后的身份把后宫搅得一塌糊涂,也是因为她齐玥到如今才只有齐珏一个子嗣,若非将儿子保护得太好,恐怕这齐国江山早已改姓。所以她根本就不相信梁玉蝶会老老实实地待在宫中。

前线吃紧,柳若兰心中焦急,又无法给出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但她曾经听身边的宫女说,皇后身边似乎有些反常,有时候明明看到人已经进了宫中,却一点声音都没有,仿若一座空殿。柳若兰知道但凡是大家族一般都是有密室地道的,所以她怀疑,皇后所谓的闭门不出,应该只是个幌子。

借着请安的由头柳若兰和几个妃子不定时地去拜访梁玉蝶,却每次都被拦在门外,她只能让齐玥亲自过来,却毫无所察,梁玉蝶就安安分分地在那儿。

只要梁玉蝶能安分,柳若兰自然不会与她为难,但就在齐玥驾崩当天,她派人去通知皇后和各妃子时,却没有找到梁玉蝶的踪影。她知道当时情况混乱,不少人逃了出去,但她却不知道,梁玉蝶到底是什么时候出去的,是在齐玥驾崩之前,还是之后?

这件事想要调查清楚实在是有些难度,毕竟当时宫里的那些人是死的死,逃的逃,根本就找不到人证,但是若想知道梁玉蝶是不是还活着,就比较简单了。在从明安撤退的时候,还是有不少有识之士愿意留下来的,充当着探子的角色,随时向江陵传递消息。

梁玉蝶既嫁给了齐玥,做了齐国的皇后,就容不得她背叛,若是她真的三心二意,身在曹营心在汉,就怪不得要以齐国之叛国罪将其诛杀了。

安排好了这件事,柳若兰以太后的身份整顿了后宫,虽说因为此次战乱后宫人数骤减,但就是因为如此才更要好好安抚一下,安定人心,免得她们及她们身后的势力不安分。

其实柳若兰是很疲惫的,才刚经历过一次大战,丈夫死了,哥哥死了,父亲前两年已经告老还乡,如今音信全无。更重要的是,国都也丢了,只剩下自己和儿子还在苦苦支撑,周围那么多居心叵测之人在虎视眈眈地盯着,她一刻都放松不得。

正在想着要如何拉拢些大臣支持,儿子齐珏就怒气冲冲地过来了,向她行过了礼就一脸郁闷地坐在旁边,一副受尽了委屈的样子。

柳若兰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虽然如今儿子已是一国之君,但毕竟还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更何况,他才十五岁。

“遇到什么事了?受这么大的委屈,跟娘说说。”

齐珏低着头闷闷道:“还不是那群老狐狸,当初跑得比谁都快,如今明安都丢了,他们竟然不思收复,还想着继续南下!真是一群废物!”

如今他们母子全无根基,是注定要受制于人的,那些握有兵权的权贵们,自然是不愿意将这筹码献出,而更多的人,恐怕是想挟天子以令诸侯吧。

柳若兰有时候真觉得这些人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如今内忧外患,这些人竟然还想着争权夺利,即使得到了权利,国家都没了,那还有什么用?只有一致对外将外敌解决,然后才是解决内政的时候,真不知道那些所谓的聪明人都在想些什么,只有眼前蝇头小利,却根本不思考大局。

尽管如此,柳若兰也不能就这样对儿子说,毕竟珏儿还小,以后齐国还要指望他,不能让他太早就对齐国失望。

“珏儿不必太过着急,如今国家危难,大臣们想的恐怕是要保存国力。我们齐国一直重文轻武,在军事上的确不是梁国的对手,如今想要收复明安,也不大现实。为今之计,还要早在北方做好防御,以防梁军继续南下,另一方面就要加紧征兵训练军队了。”

齐珏点了点头,道:“儿子也是这么想的,可却无人肯往前线,一个个的全都躲在后方,贪恋着江南的安逸,根本就不顾北方百姓的死活。若不是因着这身份,儿子都想亲自上战场杀敌!”

对此柳若兰不置可否,她年轻时也曾经想要横戈立马,征战沙场,无奈做了太子妃,只能局限于后宫。如今北方大片国土沦丧,江陵朝局不稳,她真的不知道该去求谁庇护。

“娘,我想让广陵王统领全军,不知道行不行,这一路是广陵王护送我们回来,想必更值得信赖一些。”齐珏实在是找不到其他能让他相信的人了。

柳若兰想了想,摇了摇头,“虽说广陵王一路上对我们诸多庇护,但他手上人马不多,而且又一直待在渝州,从未上过战场,即使此时守在通州,恐怕也不是梁军的对手。”

齐珏叹了口气,也觉得此事不是甚妥,如若舅舅柳若清还在,恐怕就不会是现在的样子了。不过转瞬之间,他就想起了一个人,这人叫白峰,曾经在柳若清麾下效力,一向英勇果敢。更重要的是,此人有勇有谋,曾经跟着柳若清参加过不少战役,只是由于权臣的打压,几次柳若清为其请功,都没能成功,一直担任着都尉的职务。

齐珏顿时眼睛发亮,将自己的想法告知了柳若兰,柳若兰自然是知道白峰这个人的,他是柳若清的生死兄弟,在梁军开战之前,白峰因为受伤回老家养伤去了,如今正好在江陵附近,只是有将无兵,恐怕还得再耽搁一段时日。

商定了将领人选,齐珏当即下旨去找白峰,让他着手组建一支军队,所有费用由皇室私库直接拨出,不必在兵部报备,齐珏想的是,要有一支控制在自己手中的军队。

第二日上朝时,齐珏对那些大臣们放弃北方的行为没有过多愤怒指责,仿佛一下子就想通了,还对他们表示了赞扬,称赞他们懂得保存国力,为国尽忠。就当那些大臣还没拐过弯来的时候,齐珏下了一道旨,让那些手中有兵的王爷将领全都开往前线,一人分了一个地方,一人守一年,城池土地在谁手里丢了,就是谁的过错,以叛国罪论。

齐珏自然知道这招很傻,但他不在乎,这群大臣们都在等着看他热闹,他就满足他们的愿望,谁说做皇帝就一定要广开言路、察纳雅言了,他偏偏要剑走偏锋,不愿意去前线,好啊,那我就逼你们去,反正这群人也没胆子谋反!

如今内忧外患,即使有些人想做皇帝,也得看看有没有本事打得过梁国,既然想得到帝王的尊荣,就得承担保护国家的重任,他一个少年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名声,这些老狐狸应该不愿意登基即亡国吧。所以他有这个勇气,说他任性,说他胡闹,那又如何?他有这个资格!

这一招虽说不上好,但至少可以逼这群人一把,如今最重要的就是前线有兵,不管这些人愿不愿意去,只要出发了就或多或少有点用处,总好过留在封地兵营里观望。即使不愿意去,也会给出个折中的办法,不会让情况比现在更糟就是了。

此旨一出,朝堂上顿时炸开了锅,无论文臣武将,全都是反对,说此举无异于羊入虎口,以齐国如今的实力,最应该做的是保存实力,而不是将所有大军都拿去送死!北方防线固然要守,但国家为重,最应该守的是江陵,不可因小失大,失了国本才是!

齐珏坐在龙椅上,拿胳膊撑着脑袋,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一个个的全都炸了毛,心中不住冷笑,到这个时候了还在想着自己的利益,养这些废物何用!只是如今他才刚登基,还没有自己的势力,所以也只能暂时忍着。

下面吵了有好大一会儿了,齐珏听着都有些倦了,摆手让他们安静下来,慢吞吞道:“既然各位爱卿都觉得朕此举欠妥,那就拿出个章程来吧,朕尚年幼,有些事情还要仰仗各位,希望各位能以大局为重,若是梁军打来了,即使再高的位置,也不过是俘虏罢了。”

此话虽不好听,却也是实话,一旦梁军打来,齐珏可能不会立即丧命,但他们这些人就说不定了,若是二心改侍梁君,恐怕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说完之后齐珏就退朝了,他懒得看到那群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