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孟鸽传

更新时间:2021-08-01 06:59:46

孟鸽传 已完结

孟鸽传

来源:落初 作者:尔佳NY 分类:言情 主角:褚娥郗 人气:

《孟鸽传》是尔佳NY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孟鸽传》精彩章节节选:生活在津国皇城里的孟鸽,是个受人欺凌的下等宫女,被皇帝的宠妃设计代公主出嫁寰方。寰方?那可是津国的宿敌!她在寰方九死一生,却也是在这里寻到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至初夏,长亭满园荷花初露头角,偶有几处花苞绽放,或红或白,那般娇美不可言喻。素闻虔贵妃喜欢荷花,每逢花期,陛下都会设宴长亭,邀后宫妃嫔一同赏花,众人围坐长亭,观赏满池荷花,以嫩莲叶、花苞为食,用荷叶上的露珠烹茶,别具风味。

除了长亭之宴,更多时候陛下会单独携虔贵妃到亭中赏花。那日从书房出来,陛下宣众皇子前去询问功课,我随珮荨同去,只见他们相依而坐,不时耳语,没有皇帝与妃子之间的规矩束缚,倒像是民间夫妻一般,花间一壶清酒,好生惬意。后宫嫔妃众多,美人自然不少,却只有虔贵妃独得圣宠,不知有多少人为此艳羡不已,陛下这份数十年如一日的情义,就连皇后恐怕都从未奢求过,倚在他膝上赏一次月,听他说一句柔情蜜语,享一享寻常夫妻间的闺房之乐。

众人走近,二人才正襟而坐,陛下大略询问几句便邀众人落座,命人呈上各种瓜果点心,看着不像是检查功课,只是平日里难得见面,今夜特地安排一聚,生在皇家,难得享受这样的天伦之乐。

陛下子嗣不多,除去已出嫁的哲伦公主和故去的二皇子,今夜在座的只有三位皇子和两位公主,长亭里只留下大监伺候,我们候在外面,远远看着,在座中最受重视的太子和最得喜爱的珮荨都是虔贵妃所出,今夜之宴竟像是他们一家人的家宴。

共享天伦的一家人终是被半途打扰,柏月宫的宫人匆匆而至,说纯贵人动了胎气,请陛下过去看看。纯贵人怀孕已近五个月,按理说胎相稳固,应该并无大碍,让太医过去看看便好,再者,陛下不想扫了孩子们的兴,便没打算过去。来报的宫人却为难的不敢起身,想来请不到陛下他是交不了差的,虔贵妃自然看得出来,宽慰陛下:“纯贵人毕竟年幼,又是头次有孕,还是当心些为好,陛下去柏月宫瞧瞧吧,有陛下在,纯贵人和贤妃也安心些。“见陛下还在思忖,她又上前抚上陛下的肩膀:”皇肆关系国本,皇子公主们定能理解,等用完茶点,妾身会安排人送他们回宫,陛下放心。“闻言,陛下总算起身,向众人吩咐几句,朝柏月宫去了。

陛下走后,亭下沉默许多,半个时辰后,乾贵妃吩咐各宫宫人带皇子公主们回宫,珮荨看起来心情大好,蹦蹦跳跳朝我跑来,却在半路被虔贵妃叫住:“荨儿,你随哥哥回去!”说着,又朝韩佶道:“你先将她送回嵌巧宫。”闻言,珮荨同韩佶对视一眼,又一起看向我,虔贵妃的话说得不容抗拒,他们虽有疑虑,却不敢违抗,此时多言只怕对我不利,只好听话走开,我紧紧抓住衣角,面色从容跪在一旁。

众人走远,原本热闹的长亭片刻变得一片死寂,我不安的大气也不敢出,正要抬头,突然上来两个宫人将我架起压至水边,我眼看不妙正要呼叫求饶,却被整个投入水中,拼命挣扎将头伸出水面,来不及呼吸就又被死死按下,直到最后一口气用尽,池水灌进胸腔,我想我今夜大约是活不了了,于是任命的停止挣扎,透过水面看到岸上的人,依旧是方才那温婉可亲的样子,在夜色下美得惊心动魄,却让人胆寒,脑子里忽然想象出她以如何残忍的手段杀害姀妃的孩子,可我不过区区一个奴才啊。

就在我以为自己即将魂归长亭时,又被人抓住衣领拖出水池,我伏在地上大口大口吐水,急促的吸收着空气,恍惚间她行至面前,依旧衣衫整洁,美得不可方物,眼神却冷若冰霜:“不管你伺候过谁,听命于谁,如今你是珮荨的侍女,便要尽心服侍,本宫既然敢让你进嵌巧宫,就不怕你有二心,你若胆敢做半点对珮荨不利之事,本宫会加倍奉还到你和汴褚娥身上。“她带着宫人离去,整个长亭只剩我一人,浑身湿透躺在岸边,冷得咬牙裹紧身子,四处慢慢恢复生气,未至盛夏,池塘竟起了阵阵蛙声。是因为那日珮荨哭了吗?原来她一直对我有戒心,只因珮荨哭了一回,我竟无端走了趟阎罗殿!

回到嵌巧宫已是第二天早上,一路上头晕目眩,好容易撑着到了宫门口,一阵天旋地转便昏死过去,接连几日高烧不退,这一病险些丢了半条命。珮荨守在床边,双手托腮说:“孟姐姐,我知道吃药很难受,专门拿了好多好多蜜饯给你,吃了蜜饯就不那么苦了,你快些好起来吧,我两天没上书房了,先生会骂我的,你陪我去好不好?皇兄说给你准备了礼物,要等你康复了才能看,我也想看,能带我一起去吗?”我笑着点头,她忽然俯身抱住我:“姐姐你以后一定要小心,不要再落水了,这回要不是宫人发现,珮荨就见不到你了。”

我也伸手抱她,轻声安慰:“以后不会了,别怕。”

生病的消息不知怎的传到了栖霞宫,阿黛托人送来一瓶芪香丸,说是韶敏姑姑出宫时她专程求姑姑买的,难为她如此心系于我,心里好生动容,她不常在宫中走动,上次见还是我离开栖霞宫的时候,转眼竟已过了这么久。这两年娘亲身体不好,想着为他们分担一些,这才跟着韶敏姑姑进宫,本想着安安分分跟在姑姑身边,等到出宫的年纪,不想偏偏进了栖霞宫,又到了珮荨身边,之前怕姑姑为难未曾有所异议,如今瞧着,虔贵妃对我是处处提防,大家相安无事还好,若稍有不慎出了差错,只怕我这条小命根本出不了这皇城。

趁夜深带珮荨避开宫人出了嵌巧宫,在宫门外的墙角与韩佶会合,跟他穿过御花园,又走了好长一截石板路,进了一片灌木丛,他这礼物果然神秘。珮荨最是喜欢新鲜,一路上兴致勃勃,却始终没瞧见什么好玩儿的东西,一脸疑惑的看我,我也困惑的摇头,韩佶得意一笑,从一棵灌木下拾起一个黑色的布袋子,看着袋口隐隐的亮光,我想我猜到了,是夏夜里我曾和项阳在林间追逐过的萤火虫!

他展开袋子,萤火虫纷纷飞出来,一闪一闪的十分好看,珮荨惊喜的快要欢呼出声,追着萤火虫跑,韩佶又从灌木下拿出许多个袋子,因为太过激动声音都有一丝颤抖:“这个季节萤火虫还不大好找,我专程让人在宫外捉来的!”说着,将一个袋子放到我手上,忽然放低声音:“喜欢吗?”我拼命点头,看着他憨笑的样子,突然鼻尖一酸有点想哭,好久没有人这样哄过我了,吸吸鼻子忍着想哭的冲动打开袋子,成群的萤火虫在丛林间飞舞,偌大的深宫,只有这一方天地被照得明亮无比。仿佛回到了西郊,迎着温暖的风,跟着项阳在夜间追逐那一缕光亮,那时的我们就是山里的野孩子,赤脚在田野里奔跑,项阳,如今你自己还捉萤火虫吗?

夏日里蚊虫多,我和珮荨都是极易招惹蚊子的体质,以前阿爹总会做上几个香囊让我随时带在身上,不仅味道好闻还可以驱蚊,好在当时我都帮着一起挑选药材,记忆犹新,便向尚药局讨了几样驱蚊的花草,放到珮荨的寝宫,又用药材添上几味香料,做了几个香囊,她十分欢喜,让我做了好些个不同样式的,每天换着佩带。

以前我夜里老爱做梦,阿爹见我睡不好,特意配了决明子混着几味药让阿娘缝在我的枕头里,效果极好,从栖霞宫出来时,我将枕头留给阿黛,她用过也说很有效果,便也给她做了香囊,用的是我平日里穿戴的布料,药材却是极上乘的。为了避嫌,数月来我从未找过她,听说她如今专门打理花草,收拾庭院,想来也不是太辛苦的差事,她内心单纯,毫无城府,只要做好自己的事,也不会有人为难,如今却为了我犯险和嵌巧宫扯上关系,这份心意,我自是明白。

尚寝居对嵌巧宫的事儿格外上心,这两日送来好些上乘的布料,我特意选了两种偏稳重的深色料子,用草药加上香草和决明子,私下做了两个香囊,等了好几天,才找到机会,在从书房回宫的路上塞给韩佶,他差异片刻,接着赶紧揣进怀中,面不改色,眼角却是止不住的笑意。看着他的样子,我心里生出一丝歉疚,只好心虚的低下头,可我也别无他法,我怕有一天自己会如同蝼蚁一般死于无形,我不想死在宫里,爹娘还等着我,我想活着!

对不起,韩佶!是我利用了你的一片赤诚,但我视你为友,同项阳一样真心相待的朋友,只是,你可以成为我危难时的庇护之所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