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邪王诱爱:狂傲爱妃不好惹

更新时间:2021-03-04 13:20:30

邪王诱爱:狂傲爱妃不好惹 已完结

邪王诱爱:狂傲爱妃不好惹

来源:落初 作者:北月流沙 分类:言情 主角:凤帝敬畏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邪王诱爱:狂傲爱妃不好惹》的小说,是作者北月流沙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前世棋子、今生祭品,她的价值难道就只有这些?世人皆知她懒笨凶馋,却有几人猜到她笑里藏刀?唯有他慧眼识珠、死缠烂打。娘子~为夫可是你名正言顺的童养婿,你得负责养我!堂堂圣君还需要她养?骗鬼呢!腿长在她身上,惹不起她还躲得起!胡说:主人,前有十万大军伏击,后有三万魔兽拦截;胡闹:主人,左右两翼各由他昔日的情敌把守,据说是来凑热闹的;胡扯:主人,要不您就缴械投降吧,说不定还能争取宽大处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切皆是因为她。

他的七皇姐——赫连钰,朝凤国唯一的异姓公主。

娇柔的声音传到她的耳边,妖钰习惯Xing地想要皱眉,却发现自己根本不得动弹。除了头脑清醒之外,身体的任何部分都没有知觉。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她还可以听到别人说话?

这绝对不是她的幻想,脸上的湿热带给她真切的触感。

正在妖钰深思之际,男子的低沉嗓音传来,应该便是之前那名女子口中的‘父皇’。

她不禁嗤笑一声,又是一个‘宠溺’女儿的父亲。

曾经的她也有一位这样的父亲,增她豪华别墅,送她兰博基尼,给她想要的一切。从她七岁开始便带着她拜访各界名师,学习各种技能。

击杀各界首脑、盗取各国文物、窃听重要信息……

这些成了她长大之后的‘工作’,而她所享有的一切便是她的报酬,包括他所谓的父爱。

直至她在一次任务中不幸脊椎中弹,伤是好了,却再也完成了不了任何‘工作’,也让她看清了深埋在这一切背后的真相。

那个男孩又是谁?他的声音好熟悉,应该是在哪里听过,她从不怀疑自己的记忆力!

“皇上起驾!”一声尖锐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耳边传来公公的高声呼喊,所有的一切就此结束。

亦或才是开始,无人知晓!

浩浩荡荡的军队犹如一条蜿蜒匍匐的卧龙,朝着来时的路返还。

目送所有人离开,原本庄严肃目的男子突然仰天长笑,阴柔的笑声让她不自觉地恶寒。

即使冰雪覆体,她都未曾这般彻骨。

“哈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朝凤国有此昏君,亡国已不远矣!以女祭天的说辞竟然也会信以为真。倒是成全了本尊,五阴汇聚之人世间唯有一人,便是你朝凤国七公主—赫连钰。待我取了你的七巧玲珑心入药,便可踏上圣泓,化羽成仙!”

这男人发什么神经!

竟然还想长生不死、化羽成仙?简直心理变-态!

妖钰在心中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咒骂道。

从他的话中,她大致了解了自己的处境。

朝凤国七公主,说的应该就是她。

赫连钰?王者辉赫,与天连接,这姓氏不错!

魂穿一词早有耳闻,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既如此,她再活一遭就是。

但是这一生,她绝不会让任何人再有机会摆布自己的一切!

国师绕着墨棺一圈,目光贪婪地注视着棺内的女子。

“啧啧~不亏是流着赫连家血统的女人,倾国倾城亦不为过!”

冰冷的手指在她脸上划过,妖钰强压制住内心的厌恶,面上没有露出半点破绽。

双手还没有完全解放,她不会轻易犯险。

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很强大!

他身上的气息缓如流水,若有若无。

“赫连钰,你下到黄泉可千万别怪本尊,要怪就怪你那没用的父皇。不过此刻他怕是在偷笑,本尊帮他解决了一大难题,他还要封赏本尊呢!只是本尊未必会领情,待我成仙,踏上圣鸿大陆,这里的一切还有何物能如我眼,哈哈~~~”

肆意的狂笑声震得她耳膜生疼,妖钰甚至能感觉到有液体从耳间溢出,那是。。血液的气息。

胸前的衣带被人缓缓扯开,本就衣着单薄的她很快便露出了里面淡黄色的裹胸。

“啧啧~才不过豆蔻年华就已出落的如此标致,若是再等上两年,定然是祸国殃民的妖孽!”满脸皱褶的脸上竟然出现丝丝裂缝,那是人皮面具与脸摩擦才会产生的反应,若非他情绪浮动较大,定然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手指划过她清晰的锁骨,冰凉的触觉让他爱不释手,眼中的***已经脱颖而出。他的手指修长且光滑,根本不是一个老者该有的。

妖钰收起一切杂念,让自己沉寂在冥想之中。这样不仅能减缓呼吸的频率,甚至能将人的气息调到最弱,近乎窒息!

白皙的皮肤因为是在瞬间冰封,所以非但没有冻伤后的红肿,反而看起来如透明的水晶,晶莹剔透。

男子手上突然多出一把精锐的匕首,他脸上的阴柔比得上满山覆盖的冰雪,同样的彻骨,同样的冰冷!

“别怕哦~很快就不疼了,很快。。”原本苍老的声音突然换成了低沉沙哑的年轻男子声音,果然,这才是他真实的嗓音!

妖钰暗暗记在了心里,她有种感觉,这声音她不会是最后一次听到。

锋利的刀尖抵在她的胸口,男子的动作极尽轻盈,仿佛是在对待一件易碎的艺术品。

淡黄色的裹胸上面绽开了朵朵红梅,似月牙儿,更似那冰寒之地开出的雪莲花。

尽管如此,棺内之人至始至终都没有半点反应。

风,肆意地吹起,雪,飘飘然落下。

寂静的山谷突然传来一声呼啸,尖利的嗓音使得他手中的匕首轻微地偏移。

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害怕……

出神不过弹指间,转机却发生在咫尺一瞬。

漆黑的眼眸瞬间瞪圆,身形翻飞,洁白的裙衫随风起舞。赤Luo的双足踏在冰面之上,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注视着眼前的‘老头’。

那是一种平静的直视,没有激怒、没有惧怕,更没有仇恨,那是一种从死人堆里带出来的冷静。

“呵~本尊倒是小瞧了你,七公主!”男子扶着腋下三寸之地,那里一块晶莹透亮的冰块赫然入骨三分。

若非刚才他运起玄气躲闪,此刻冰块所插的位置便是他的胸口,而他也将成为一具死尸。

妖钰清楚,杀他的机会只有一次。

这一次失手代表着自己生存的几率瞬间降了一半。

若不是手脚冻得麻木,她也不至于偷袭不成。

“若不想瞎了就别用那种眼神盯着我,否则……”或许是因为长时间的冰冻,乃至她的嗓音嘶哑的厉害,每说一字都疼如刀割。

在他震惊的目光下,随手抓起棺内的一把积雪含入口中,这才稍稍缓解了这疼痛。

“否则如何?”

七公主?她吗?

“杀了你!”没有半点停顿,她的回答简明扼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