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明宫浮沉录

更新时间:2021-03-04 13:15:50

明宫浮沉录 已完结

明宫浮沉录

来源:落初 作者:七子饼 分类:言情 主角:白沙柯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明宫浮沉录》是七子饼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白沙柯,书中主要讲述了:他很幸运,也很不幸。命运将他从死神手中救回,却给了他更大的考验。......爱欲之人,犹如执炬。逆风而行,必有烧手之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四周一片寂静,偶尔一丝微风吹过,带起竹叶沙沙轻响,随后又归于平静,唯一不变的只有卑微的自己。墙上的枝影娑婆,好似自己身上那一道道错落交杂的褐色印痕。别往心里去?连身体都无法忘记的痕迹,心里又如何能够轻易忘记。

廊外天色幽蓝深邃,眼前所见也更为开阔,俊草突然几步走进了灼热的阳光曝晒。脚下石板滚烫,头顶火伞高张,整片天地都好似在这熔炉里煅造热炼,这滚滚热浪让人头晕目眩,却难以驱除他心里的丝丝幽凉。

好多天里,这对笑靥一直浮现在俊草的眼前,还有柯忞牵着她的手,在门口告别,两人衣着锦绣,姿态高贵,别人都说这是一对金童玉女。

这般的娇嫩颜色,美好形容,俊草却告诉自己一定要忘记,因为他没有资格,这是卑微如他而无法高攀的美丽。他心里已经知足,人各有命,自己能活下来已属幸运,如何还要去和别人一较短长。

望着高高宫墙围起的四方天空,俊草常常会独自怀念这段平静的时光,先生的读书声,阿生的叨叨,还有那双似花的笑靥。

世人都说知足常乐,其实不然!谁也没有料到,七月间,柯沐阳因御史林文晖一案,全家受诛,柯忞因年纪尚小而被籍没,和俊草同以幼童身份入宫为宦,两人都被安排在御药房当差。

煎药房的药童,整日里役事繁重,且为了些许小错就经常挨打受骂,而俊草对此却毫无怨言,无论什么差事都尽心尽力。没过多久,他就被御药房提督太监李得福,提了煎药房的直长,掌管煎药房一干事宜。

“直长,直长,出事了!”一名七八岁的药童,涨红着脸,跑得气喘吁吁。

俊草听见是小川的声音,立刻从书库里跑了出来。来到宫中已近一年,他模样依旧,只是唇角常常噙了一丝笑意,“究竟出了什么事?”

“李太监正好过来,见炉上的药汁被柯忞撒了一地,正在发火呢。”小川拉着俊草,急急说道。

“这个时辰李太监怎么会来?”俊草也是一惊,他匆匆掩上了书库的门,拔腿就往回跑。

柯忞平日里言语傲慢,不好相与,只有自己对他素来关照。李太监早就看不惯他的作派,这次若被拿到错处,不知道要如何责罚。小小药童在这深宫里,如板上鱼肉,任人宰割,就算随意打死,也无人追究。想到这里,俊草不觉加快了脚步,将小川渐渐拉在身后。

来到煎药房门口,俊草平复了自己的气息,整理好衣衫,这才走了进去。只见正厅大门敞开,一屋子的人都伏跪在地,李得福眉间厉气浮现,看来气得不轻。

俊草轻巧地请了个安,抬起含笑的清秀脸孔问道,“李太监,又是哪个不懂事儿的,惹你老人家不高兴了?”

李太监脸色稍霁,口气却未见缓和,“我不高兴?若是误了进药,顺妃娘娘怪罪下来,你们所有人都要掉层皮!”

俊草听到顺妃二字,心里一凛,李顺妃近来皇恩深沐,举宫皆知,若是开罪于她,谁也担待不起。

他乖巧地回了声是,转头问旁边一人,“文喜,药已经取过重煎了么?还需要多少时辰?”

“已经去御药库重新取药煎了,大约还需一个时辰。”

俊草探头看了庭院里的日晷,粗略算过时间,“回李太监的话,现在巳时刚过,等上一个时辰,未时之前,就能将汤药送到顺妃娘娘处,虽然时间紧着些,应该不至于误了时辰。”

李得福早已核对过时间,只是心里一通火气无处发作,他哼了一声道,“煎药房里都是贵人的差事,你们如此粗疏大意,难保每次都能赶得及!”说罢,他又将目光转向俊草,“都是你,事事替他们担着,贯得他们个个举止轻浮,毛手毛脚,这次若不严惩,以后更是要无法无天了!”

“是,奴婢一定好生管教,”俊草陪着小心,诺诺言是。

“不用你费心!”李太监抬眉冷笑,指了指地上的柯忞,“如此蠢物留着何用,来人,将他杖六十逐出。”

“李太监息怒,”俊草心里着急,脸色却未变,他伏跪在地,缓言求告,“柯忞平日里并不专伺煎药,因今日负责煎药的林进告假,才让他帮忙看的,出了这样的事,也怪奴婢安排不周,还请李太监高抬贵手,饶过他这一次,奴婢以后定将严加管束,叫他以后不敢如此大意。”

“李太监,求你饶过奴婢这一回吧,”柯忞也赶紧出声讨饶。

“所谓义方是训,御下有道,”李得福轻轻摇头,“俊草,你刚升了直长,也该开始学着好好管教下属。若是放纵太过,只怕最后吃亏的还是他们自己。”

“是,李太监的恩训教导,奴婢一定谨记在心。”

“这等顽劣之徒,若不给点教训长不了记性,既然你为他求情,那就杖他三十,再跪上三个时辰好好反省,”李得福说罢,又将汤药的事叮嘱了一遍,才放心离去。

“都起来吧,”俊草想要拉起地上的柯忞,却被他一把甩了开去,“哼,要你管!”

“你住口!”站在门外一直未敢入内的小川,气呼呼道,“柯忞,你今日犯错,差点拖累大家,直长帮你求情,你还敢如此出言不逊!”

“我哪里拖累大家了?洒了汤药难道是我存心的?”柯忞对他翻了个白眼。

“都吵什么!”素来温和的俊草,此刻也拉下了脸,“看来我这直长,确实对你们放纵太过了!”

看到俊草发火,众人面面相觑,都不再做声。

“来人,将柯忞拉出去笞三十!”

柯忞听了不怒反笑,“你居然敢打我?俊草,别忘了你是个什么身份?”

看到俊草没有作声,柯忞心中盘踞已久的恶意脱口而出,“我爹就是因为把你捡回来,才会这么倒霉,你克爹克娘,又来害我全家,你就是个扫把星!”

众人大约知道他俩是旧日的主仆关系,但仅限于此,这突然抛出的话头,让大家低头不语,心中更添了几分好奇。

俊草听了这话,十分意外。

当时都道,柯沐阳是因为上司之祸牵连获罪,和自己又有何关系?他满脑子都是问号,却没有时间多想,喝令道,“还不将他拖出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