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希腊神话之爱琴海传说

更新时间:2021-01-22 10:41:09

希腊神话之爱琴海传说 连载中

希腊神话之爱琴海传说

来源:落初 作者:绯雪620 分类:言情 主角:小虎哈笛 人气:

主角叫小虎哈笛的小说是《希腊神话之爱琴海传说》,它的作者是绯雪620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希腊七月的阳光,怎么会这么凉?我一个人坐在吱吱呀呀的藤椅上,微仰着头,一晃一晃。长长的白裙拖在铺满落花的地上,在微微的轻风中裙角轻扬。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日了?近些天总是如此嗜睡。大约是那一日快到了。十年前的世界末日,他淡淡笑着,说一切皆有因缘果报,若有一日再见,我必定——亲手把你全身的血都吸干,一滴都不留下。然后三界顿时失了光明,天空中骤然飘起狂风暴雨。那是——殷红刺眼的血雨。哈笛,我等你来取我性命已经等了很久了!本书书友群,欢迎大家来戳519743452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莫汐在围观的人群里看到了查尔斯,走过去时,第一次看见这位少爷脸上露出一丝惊恐和愧疚的神情。

“查尔斯,怎么了?”她话没说完,一阵风吹过,吹落了盖在担架上的白布,担架上赫然是没有一丝生气的塔娜僵硬的尸体。

她吓得退后一步,不敢相信地看着那具冰冷的尸体,只觉得丝丝阴森森的凉气从背后升起,脑海里又回想起那晚橄榄树林里塔罗牌占卜的情景。

近来身边必有血光之灾——塔罗牌的占卜果然准确无虚!

莫汐定了定心神,小声而谨慎地问:“查尔斯,知不知道塔娜是怎么死的?”

查尔斯的声音有些沉闷:“听说是受不了分手的打击,昨天夜里失心疯,在宿舍里上吊自杀……”

莫汐沉默地看着医护人员把担架抬走,好一会儿,才说:“查尔斯,你是在自责吗?”

查尔斯没有回答,两个人心情都无比沉重。

想起几天前塔娜还河东狮吼地和他吵架,今天这一条生命就这么平白无故地没了,查尔斯和莫汐都隐隐觉得事有蹊跷。两个人悄悄跟着医护人员回了医院,进了太平间,再次去查看塔娜的身体。掀开盖在她身上的白布,莫汐看着她散乱的头发,扩散的眼瞳,冒着冷气的身体,不由捂住嘴巴,一阵作呕——她的脸上有无数道被锐器划伤的痕迹,原本一张妖冶美艳的脸孔已经被划的稀巴烂,恐怖得让人不敢直视。

难道真是她发了失心疯,毁了自己的容,再把自己吊到绳子上吊死的?

查尔斯看出莫汐的反应,示意她后退一步,自己走到塔娜的尸体旁,仔细地查看着塔娜脖子下面的勒痕。脖子下面的淤青果然是绳子紧勒过的痕迹。

莫汐强忍着恶心,也上前查看塔娜的勒痕:“查尔斯,你怎么想?”

查尔斯摇了摇头:“看起来的确是上吊自杀,一点他杀的痕迹也没有!”

莫汐忽然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查尔斯,塔娜因为你而死,至少死后你也应该为她祈祷一下吧!”

查尔斯听出她话里有话,虽然觉得疑惑,但想到塔娜的死多少和自己有关,心下有愧,随即双手合十对着尸体诚心诚意念起了一段悼念死者的祷告文。

莫汐听着他的声音至诚,心中也不禁泛起波澜,想不到这个花花公子也有真心待人的时候。也好,这点真心正是她现在需要的!

她掏出口袋里的塔罗牌,取出其中的女祭司,把那张牌扔向塔娜的尸体,塔罗牌漂浮在尸体上方,散发出一层一层淡淡的柔和地绿光,把整个尸体笼罩在内。

查尔斯微微一惊,口里的祷告文打了个顿,绿光闪烁了一下:“莫汐,你在干什么?”

莫汐用意念控制着塔罗牌,催促地说:“别停下!我在使用女祭司的牌!只要死者生前爱的人对着她的尸体诚心祷告,女祭司就可以满足那个人一个心愿!”

查尔斯一凛,明白这一定是除了占卜外,珍妮教给她的塔罗牌的其他魔法,连忙集中心神,继续认真地念祷告文。果然,绿色的光芒里出现了一个穿着蓝色长袍,头上戴着由上弦月、下弦月和满月组成的尖尖的帽子,手里拿着经文的女祭司的幻象。

“年轻人,你要问什么?”

她半眯着眼睛,眼神迷离而雾蒙蒙一片,周身散发出幽幽的月色般的蓝光。

莫汐见召唤出了女祭司,知道以自己的力量支持不了多久,连忙向查尔斯使了个颜色。查尔斯会意,双手合十,虔诚地向着女祭司说:“我想知道塔娜真正的死因!”

女祭司把手放在塔娜的心口处,又把眼光瞟向查尔斯:“这个女孩死前仍然一心记挂的的确是你,诚如你所愿,年轻人!这里就是你想要的答案!”

女祭司说着一挥湖水蓝的长袖,塔娜的尸体上的绿色光芒逐渐变成了幽幽的蓝光,她的皮肤在蓝色光芒里逐渐变得透明。

最终透明到连她身体里的每一根血管,和五脏六腑都看得清清楚楚。

“查尔斯,怎么会这样!”莫汐一声尖叫,捂住双眼,查尔也是心里也是暗暗一惊,不敢相信眼前自己看到的景象——塔娜的胸腔里,一颗心脏已经当然无存,漂浮着的是千百块小小的血淋淋的心脏的碎片和片片白色的玫瑰花瓣!凶器竟然像是一朵白色玫瑰,在刺穿她的心脏以后,枯萎散落成一片片花瓣!

把一个人的心脏一掌劈碎,胸口却连一点外伤都看不出,出手又是如此狠辣凌厉,就算是查尔斯,也看得胆战心惊。

小兔看见两个人迷茫的样子,从莫汐身后飘了出来,声音沉重地说:“这似乎是风系的魔法,还是个魔力极强的人,出手就致人死地,丝毫不留余地!还有,你们不觉得塔娜尸体上残留的魔力,有几分熟悉的感觉吗?”

女祭司的幻象渐渐消失,查尔斯和莫汐用意念去感受塔娜身上残留的魔力,果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的周身竟似有淡淡的玫瑰香气。

莫汐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查尔斯,你感觉到了吗?”

查尔斯点了点头:“这个魔力,和昨晚我们在橄榄树林里感受到的其中一种魔力很像!”

莫汐把白布重新在塔娜的身体上盖好,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是那个使用黑色骷髅和白色玫瑰魔法的其中一个人?”

查尔斯沉思了一会,说:“应该是那个使用白色玫瑰的人,可是,那个人既然在酒吧救了你,昨晚又为什么要来杀塔娜,这样似乎说不通!”

莫汐若有所思地说,沉下脸色:“除非,昨晚酒吧里的事,还有另一种解释!”

小兔眨了眨眼睛,一脸奇怪地问:“什么解释?”

莫汐思路异常清晰:“昨天在酒吧里,那个白色玫瑰和黑色骷髅并不都是为了救我而发出的!”

查尔斯脸色也沉了下来:“你是说,那朵白色玫瑰本来是冲着你去的,是那个黑色骷髅挡住了白色玫瑰,救了你一命?”

莫汐理清所有思路,心思无比澄明:“大概吧!如果不是那颗黑色骷髅,我现在的下场,大概和塔娜一样!”

查尔斯悄悄握住她的手:“这个出手这么毒辣,昨天既然没有得逞,只怕以后还会对你不利!”

这一点莫汐又怎么会不清楚,可是此时,她心里还有一丝疑问,那个用黑色骷髅救了她的人又是谁呢?正想着,她的人已经被查尔斯拉出了医院。

“你放开!你要带我去哪儿呀?”她不由叫起来。

查尔斯瞪了她一眼,霸道地一扬眉:“我偏不放!我要把你带回我家,请一百个保镖日夜跟着你!”

她一愣,知道他是一番好意,心里感动,嘴上却不饶人:“你犯什么抽呀?普通的保镖对这种会魔法的人有用吗?”

查尔斯看着她,楞了楞,一仰头:“哼,那本少爷就亲自守在你身边,看谁敢来招惹你!”

莫汐看着他自信里带着几分孩子气的模样,不知不觉露出一丝笑容,轻轻地说:“不用守株待兔了,我们去找那个凶手!”

“找那个凶手?”查尔斯莫名其妙。

莫汐点了点头,眯起眼睛盯着查尔斯:“把你所有女朋友的清单列一份出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