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乱红楼

更新时间:2021-01-13 10:02:09

乱红楼 连载中

乱红楼

来源:落初 作者:效颦 分类:言情 主角:曹公黛玉 人气:

《乱红楼》为效颦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重生回到六岁母丧之时,黛玉发现这世界熟悉又陌生——  多出了继兄庶妹很好,可为什么都牟足了劲儿要改造她?  宝玉不再是宝玉,不但妻妾奴婢不分,还想将她纳入后宫?  就连“二木头”迎春都性格大变,热情友善的表情下,总有暗暗投来的鄙视目光。  黛玉叹息——  想改造我的,反改造回去。占了宝玉身子的妖魔鬼怪,自也要出手收拾。可宝玉,你要是再不见影子,我该如何坚守那木石前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红楼的正十二钗,效颦想,顺序应该是无争议的——稍稍看过点红楼的人,都知道判词各自说的是谁。

在这里,判词和红楼梦曲的顺序是一样的。

黛玉、宝钗、元Chun、探Chun、湘云、妙玉、迎Chun、惜Chun、熙凤、巧姐、李纨、可卿。

好吧,我看过某个所谓红学家的妙论,说红楼梦曲中《终身误》是宝钗黛玉,《枉凝眉》则是妙玉湘云。

这四位都是女主。

那这里就有个悖论了。

如果《枉凝眉》是妙玉湘云,那么《乐中悲》和《世难容》分别是谁呢?若还是妙玉湘云,两人各占一曲半,怎么她们不是正钗之首?曹公连主次都分不清吗?

效颦只能觉得这样的说法太奇葩,太荒谬!

个人觉得,是在这里也很容易出现一个认识误区——红楼梦曲虽然也对应诸钗,但终究不是诸钗判词!

在同一回里,有必要对正十二钗单独判上两次吗?

说到底,判词是对正十二钗命运较为客观的评判,而红楼梦曲却是夹杂了作者或者说“做曲者”诸多个人感想的曲词,是对整部文章的提纲挈领。

之所以也对应诸钗,是因为Xing情各异但同样悲剧告终的正十二钗的命运是红楼主旨的集中体现。

可就整部红楼来说,除了正十二钗,还有一个灵魂核心哪——贾宝玉。

所以,红楼梦曲除了“引子”和“终曲”,对应的不应该只是十二钗,还应该对应贾宝玉。

这一点其实很明显。

十四首曲子,大部分站在“曲作者”,或者说“石头”的视角,少部分站在对应的正钗视角,唯有一首《终身误》,是宝玉视角、宝玉自诉。

这和《恨无常》是元Chun自诉,《分骨肉》是探Chun自诉是一个道理。

《终身误》并不只是说宝钗黛玉,更是在说宝玉!

而《红楼梦》的核心主旨,又最大限度的由“木石前盟”贯穿、体现,那么,出现单独说宝黛的《枉凝眉》有什么不对呢?

此外,若是十二钗的顺序可以确定,曹公又是根据什么来确认十二钗排序的呢?

效颦的个人感觉,很大程度上是根据她们的Xing情、才干,以及作者对正十二钗的评价。

“山中高士”尚在人间,“世外仙姝”已脱凡俗,黛玉是精神的寄托,而宝钗是现实的“完美”,是以她们分列一二。

此后从元Chun到妙玉,作者也基本持赞赏、悲悯的态度。

“争及初Chun景”、“才自清明志自高”、“霁月光风耀玉堂”、“气质美如兰”……

而到了迎Chun惜Chun,就基本上只剩下了“悲悯”,看不到欣赏、赞叹的意思了。

再到了熙凤巧姐,就出现了更多复杂的意味。

熙凤不说,有才干,但心思狠毒处却也令人心寒。

而巧姐呢?

说起巧姐来,可惜是后四十回遗失了,到时候另外单说一下吧。这里就不赘述了。不过个人感觉,巧姐绝不是说刚被卖进青楼就得救了的。

刘姥姥应该没有那样的力量。

再来就是李纨和秦可卿了。

等到这两位,判词和曲词就出现了非常明显的批判意味——

李纨是“枉与他人做笑谈”、“也须要阴鹫积儿孙”。

秦可卿是“宿孽”、是“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

当然啦,这种“排序方式”虽然效颦自己觉得颇有道理,这里还是至少有两个破绽的。

其一,对元Chun的“欣赏赞叹”,基本上只能看到一句“三Chun争及初Chun景”,这个是不是只是对地位的描述,或者只是对时间的暗示?

其二,巧姐的位置在熙凤和李纨之间,在“又爱又恨”到“明确批判”之间,但她的判词和《留馀庆》的曲辞里似乎是看不出什么的?

这两个破绽当然不是不能圆,但是要说,脑补的意味就要多起来了。

所以还是暂且先“畅想”到这儿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