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城市猎鬼人

更新时间:2021-12-05 06:13:09

城市猎鬼人 已完结

城市猎鬼人

来源:落初 作者:鱼粉 分类:言情 主角:小玲秦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城市猎鬼人》是鱼粉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小玲秦,书中主要讲述了:小玲无聊的坐在电脑前浏览着网页,每天晚上做完作业上上网,是她打发剩余时间的办法。已经九点多了,她站起来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活动一下酸麻的手脚。“哐哐”忽然一阵敲击声从窗户那边传来。这么晚了怎么会有敲窗户的呢?小玲刚想过去看看,可迈出的脚步却停住了,自己家是五楼,哪里会有敲窗户的,难道是小偷?她想叫人来,可转念一想爸爸不在家,她又不想去麻烦后母,所以只有壮着胆子一步步向窗子走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十一章

刘萍吓得声音都变了,战战兢兢的说道:“宋新你怎么了,你要干嘛呀!”

“我要血!我要血!”宋新嘴里发出的声音沙哑而陌生,这根本不是宋新的声音!

“我要血!我要血!”宋新的声音忽然提高了八度,举起手中的菜刀,向刘萍扑过来!刘萍啊的一声尖叫,夺路而逃,跌跌撞撞的跑出厨房,正和迎面过来的马东撞了个满怀。

“干什么呀你!做个饭做得像打架一样。”

“别进去!宋新不知道怎么了,她要杀我!”刘萍一把抓住马东的胳膊。

“你说什么呢?宋新怎么会------”马东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手拿菜刀从厨房里冲出来的宋新。

马东一把将刘萍拉到身后,对站在厨房门口的宋新说道:“发生什么事了宋新,你要干什么?”

满屋的人都被宋新的样子惊呆了,宋新的儿子小宝一见妈妈这个样子,怯怯的问道:“妈你怎么了!”

宋新听到小宝的话,忽的一下将头转向小宝,面目狰狞,五官扭曲,这哪里是一个母亲看自己儿子的眼神啊!小宝哪里见过妈妈这个样子,吓得躲到了爷爷NaiNai的身后。

“给我血!”宋新嘴里发出尖锐的叫声,举起刀朝面前的马东砍来。马东毕竟是男人,一把抓住了宋新的手腕,可出乎马东预料的是,平时柔柔弱弱的宋新,此时的力量大得惊人,怎么也夺不下来她手中的刀!两个人撕扯着,马东怕伤到别人,死死地抓住宋新的手腕不放!

这时受到极度惊吓的小宝忽然尖叫一声:“妈妈!”之后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听到小宝的叫声,宋新的动作忽然一顿,表情变得非常的痛苦和挣扎。她丢掉了手中的菜刀,双手抱头撕心裂肺的喊叫着。喊着喊着,宋新的双腿忽然一软,瘫倒在地下。马东一见宋新倒地,赶紧跑了过去。只见宋新躺在那里,呼吸平稳就像睡着了一样。

“醒醒宋新,你怎么了?”这时刘萍也跑了过来,嘴里叫着宋新的名字。

“刘萍,马东你们都围着我干什么?”宋新睁开眼睛,茫然的看了看眼前的刘萍和马东。看见宋新醒了,她的公婆和小宝也围了过来,宋新这才发觉自己正躺在地上,不解的问道:“我怎么躺在这儿?发生什么事了!”

屋里的人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宋新忽然发现了满脸泪痕的小宝,一把拉住小宝,说道:“小宝你怎么哭了?”

小宝对这时对宋新刚才的样子还是心有余悸,一下挣脱了宋新的手。宋新根奇怪了,问道:“你怕什么呀?小宝。”

“妈妈,你刚才------”小宝的话还没有讲完,就被马东打断了:“没事,你刚才可能是太累了,晕倒了。”说着马东示意刘萍把宋新扶起来。

刘萍扶着宋新回到她的卧室,让她休息一会儿。宋新躺在床上莫名其妙的说道:“刚才我真的晕倒了吗?我也没觉得哪里不舒服啊!”

与此同时客厅中的马东对宋新的公婆说道:“给宝根打个电话吧!看宋新的情况真的需要到医院去看看,别处什么事才好。”宋新的公婆点头称是,赶紧给张宝根打了电话。

电话打通才知道,张宝根就在回家的路上,晚些时候就会到家。马东这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说道:“宋新也够不容易的,家里家外的忙活不说,宝根在外跑车,他整天在家提心吊胆的,生怕宝根出什么危险,不免心里的压力就大些,等宝根回来一定要带她到医院去看一下才行!”

经过宋新这么一闹,大家都没有了吃饭的心情。马东叫岳母把小天带回家,自己和刘萍留在这里等张宝根回来。

卧室中的宋新依然是一头雾水,她怎么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无缘无故晕倒呢?自己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情况呀!刘萍今天也不太对劲儿,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不告诉我呢?宋新想着,忽然,她看见了自己身上的裙子,惊叫一声说道:“哎呀!真该死,裙子怎么搞成这个样子!这是什么呀?”宋新指着裙子上的西红柿汁问道。

刘萍看着宋新也是非常奇怪,现在的宋新看上去再正常不过了,可是刚才在厨房中,就像中了邪一样,难道她一点也不记得了么?

“想什么呢,刘萍。”

“没-----没想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的裙子怎么会搞得这么脏!”宋新边说边起身将裙子换了下来,拿着裙子就往外走。

“你干什么去呀?”刘萍见宋新要出去,赶紧说道:“你还是休息一会儿吧!”

“都说了我没事了,干嘛那么大惊小怪的!”宋新拿着裙子走出卧室来到厨房里。眼前的情景把宋新吓了一跳。厨房中满地都是破碎的碗茬子,盛菜用的铁盆儿和筷子等,难道有人在厨房里打架吗?

宋新找出一只脸盆,将裙子用水泡起来后便收拾起厨房来。这时刘萍也跟了过来,见宋新在收拾厨房,便伸手帮忙。宋新本想问问刘萍厨房怎么会弄成这样,可转念一想以刘萍刚才的态度,八成也不会说,所以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宋新边打扫边思索着,一个接一个的疑问弄得她一阵失神,不小心一把抓在了一块破碎的碗茬上,顿时手指被割了一个口子,鲜血瞬间流了出来。宋新赶紧捏着手指站了起来,刚好一滴鲜血落到了泡裙子的盆里。那件白色的裙子就像有了生命一样蠕动了起来,那滴鲜血瞬间就被裙子吸了进去,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可是宋新却没有看到这个诡异的情景。

刘萍一见宋新的手指被割伤,赶紧跑出去找了块纱布,将宋新的手指包好,拉着她走出厨房,说道:“都说让你休息一会儿了,这里有我你别管了!”说着刘萍回到厨房,把地上能用的东西都捡了起来,碗茬都扫到了垃圾桶里。宋新看着在厨房里忙活的刘萍,不好意思的说道:“你看本来想请你们吃饭的,可没想到却害你干了这么多的活儿!真是不好意思。”

“和我还客气啥!”刘萍边说边手脚麻利的清理好了厨房,蹲下就要帮宋新洗那条裙子,宋新一见忙拉住刘萍说道:“裙子留着我明天再洗吧,快出来歇一会儿!”说着把刘萍拉了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开了,张宝根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他看到宋新一把手将她拉到身边,说道:“你没事了吧?可吓坏我了!刚才爸打电话说你晕倒了!怎么回事呀?”

“没事了,我不是好好的吗!”宋新安慰丈夫说道。

“老张,我家的车出了点儿毛病,你去给我看看吧!”这时马东过来说道。

“行!明天早上我就去。”

“不行啊!老张,明天早上我还有事,一大早就得走啊!”马东说着拉起张宝根就走。

马东带着张宝根来到外面,说道:“老张,我叫你出来其实是想和你说说宋新的事情!”

马东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仔细的和张宝根说了一遍。张宝根听后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这些年真是难为宋新了,我对她的关心也不够!”

“别的就别说了,明天你赶紧带她到医院去看看,别是得了抑郁症了!”

马东和张宝根说明了情况后,就进屋带着刘萍回家了。张宝根看着给自己热饭的妻子,心里真不是滋味,这几年来他的确有些忽视宋新的感受了!

饭后,张宝根又安慰了妻子几句,二人便回卧室睡觉了。宋新躺在床上并没有睡着,她能感觉到丈夫对她的愧疚,听着丈夫安慰她的话,心里暖暖的。她其实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但是女人毕竟是女人,不管她有多坚强,也会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适时的休息一下!

听着丈夫熟悉的鼾声,渐渐地她也有些困了。就在宋新迷迷糊糊就要睡着的时候,从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滴滴答答的水声。难道是水管没有管好,漏水了?她轻轻的爬起来,动作非常的轻巧,生怕惊动睡梦中的丈夫。

宋新蹑手蹑脚的开门来到客厅,发现水声是从厨房传来的。她来到厨房,摸索着墙上的开关,可按了好几下灯也没有亮,她记得刚才还是好好的,怎么这会儿就坏了呢?

厨房里有一扇窗户,一丝月光从窗户外照进来,厨房里的一切看起来都是朦朦胧胧的,给人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水声就是从她右手边的墙角那里传来的,可是水管并不在那里呀!宋新心里有些纳闷儿,她使劲儿的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是光线太暗了。宋新慢慢的接近声音的来源,忽然,她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正靠墙站在那里,宋新感到心脏在一阵阵的收缩,背脊一阵阵的发凉!她停住了脚步,感到心跳在不断的加快!是什么人站在那里,她没敢再贸然的向前走。过了一会儿,那白影似乎并没有什么反应,她的胆子又大了一些,脚步又开始慢慢地向前移动。宋新距离那个白影越来越近,那白影依旧没有什么动静,只有水声还在滴滴答答的响着!

宋新终于看清楚了那个白影到底是什么了,她真有些哭笑不得。原来那个白色的身影就是自己那条白色的裙子挂在墙上,好像是刚从水盆中捞出来,很多水从裙子上流到地上,那滴滴答答的声音就是这么来的!是谁替她洗的裙子呢,难道是自己的公婆吗?宋新用手摸了一下裙子,一种冰凉刺骨的感觉顺着手指传进她的身体,她赶紧缩回了手,那感觉真的很奇怪,就像有什么东西钻进了她的身体里。宋新想离开厨房,可是她刚一转身,一个冰凉潮湿的东西从后面将她裹了起来,吓得她张嘴要喊,可是无论如何也发不出一点声音。那东西越收越紧,最后完全的贴在了她的身上,直觉告诉她这好像就是自己的那件白裙子!宋新勉强的转过身往墙上看去,果然那件裙子已经不见了。她使劲儿的撕扯着身上的裙子,想把它从身上脱下来,但是无论她怎样努力,那件裙子就像长在了她的身上一样,而且更加的收紧,最后勒得她都有些头部过气来了!宋新不顾一切向厨房外冲去,想回到卧室求助丈夫帮她脱掉这件该死的裙子,但是一阵强烈的眩晕感突然袭来,渐渐地她失去了意识!

张宝根睡得正香,忽然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把她吵醒了。他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发现身旁的宋新不见了。这么晚了会去哪儿了呢?想起白天马东跟他说的事情,他不禁有些担心,不会是又发生什么状况了吧!

张宝根飞快的跳下床,打开了卧室的灯后开门走了出去。借着卧室中传出的光亮,他看见宋新穿着一件白色的裙子,正一步步的向门口走去,就像是梦游一样。他看着妻子身上穿着的那件裙子,顿时觉得一股寒气从心底窜起。这不是自己用车压过的那件裙子吗?怎么会穿在妻子的身上呢!正想着,宋新已经开门出去了,张宝根紧紧的跟在后面,他想看看妻子到底要干什么!

宋新在前面慢慢的走着,脚步非常的轻,一点声音也没有。一阵微风吹过,她的长发随着风向后飘着,就像一只夜行的鬼魅一样!张宝根在后面静静的跟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很远。忽然,从前面的一条岔路口里射出一道光线,作为司机的他知道那是有一辆车从岔路里开出来。而宋新恰好就要走到那个路口,如此刺眼的灯光宋新竟然像没看见一样径直的走过去。眼看宋新就要被岔路里开出的车撞到了,张宝根飞快的跑过去,一把拉住了宋新的胳膊,与此同时一辆汽车从他们面前一掠而过。

宋新就像发了疯似的死命的挣扎,嘴里不时的发出尖利的喊叫声。张宝根一把抱住宋新,在她的耳边说道:“宋新是我呀!我是宝根呀!”可是无论张宝根怎么叫喊,宋新就像听不见一样拼命的挣扎着。

解决了摄魂事件之后,好长时间无事可做。我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带着小燕儿到处去玩儿。什么看电影,卡啦OK呀,登山啊,看海呀,我们都玩儿了个遍,最后实在没有地方去了,还是小燕儿想到了一个好玩儿地方,那就是游戏厅。其实我是不太愿意去那里的,因为太吵了。可是没办法,我说过只要小燕儿想去的地方,我都会陪她去的。

在游戏厅里这丫头就像一个孩子似的,玩儿的不亦乐乎,正玩得高兴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是苏杭打来的,我接通了电话,只听苏杭在电话里说道:“你们两个都玩儿疯了吧!快回来,我请你们吃饭!”

我挂上了电话,用手拍了拍正在和游戏里的人物较劲的小燕儿,说道:“行了别玩儿了,你老哥叫咱们回去吃饭呢!”小燕头都没有抬,挥了挥手说道:“不回去,我看是叫我回去看店才是真的吧!”

“不会吧,他说要去李大叔那里,刚好我也有些饿了,不如咱们去吃完饭在来玩儿?”

小燕儿听我这么说才依依不舍的离开游戏机,说道:“走吧,我也有些想吃李大叔做的菜了!”

我和小燕儿到外面打上车很快就到了李大叔那里,进到屋里苏杭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李大叔见我和小燕儿到了,立刻开始上菜。不大一会儿,一桌香气四溢的饭菜就摆了上来。每次到李大叔这里来,都会感到很亲切,很放松,这也是我们喜欢来这里的原因。

“你们两个太不够意思了,把我丢在家里,自己去玩儿!”苏杭边吃边发着牢骚。

“苏大医生有好多事情要做呢!哪像我们两个整天游手好闲的!”小燕儿说道。

“行了,我不会去给你们当电灯泡儿的,放心吧!”苏杭说道。

看着他们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斗嘴,我只有在旁边听着的份。其实我很享受这种感觉,有时我甚至想,这一辈子如果永远是这样那该多好!总有几个好朋友在身边,高高兴兴,轻轻松松的那我就满足了!

我们吃饭一向都很快,时间不长一桌子丰盛的菜肴就都被我们装进了肚子!苏杭起身去算账,我和小燕儿等在门口,准备回家。

这时李大叔叫住了我们,说有事和我们商量。他带我们进了一个包间,让我们都坐下。李大婶端进来几盘花生,瓜子一类的干果,又给我们每人倒上了一杯茶。

苏杭一看,说道:“李大叔,有什么事您说就行了,干嘛这么客气呀!”

“是呀!跟我们还客气什么!”我也跟着说道。

李大叔坐了下来,看着我说道:“小关啊,其实大叔是有事要求你!”

“嗯,你说!”我答应着,看李大叔的样子,这事一定不简单。

“是这么回事,我有一个朋友,是个开大货车的,他经常来我这里吃饭,人非常好。最近他和我谈起家里出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我觉得只有你能帮这个忙了!不知现在有时间吗?”

“到底是什么事呀!李大叔您朋友的忙我一定帮!”

“事情的细节我了解的也不多,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亲自跟你说,好吧?”

“行啊李大叔,反正最近我也没什么事!”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