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骨酒

更新时间:2021-11-25 05:26:51

骨酒 连载中

骨酒

来源:落初 作者:予己骨酒 分类:言情 主角:白泽毕方鸟 人气:

《骨酒》为予己骨酒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相传骨酒有灵,一壶而饮,渡轮回,不忘前尘  神兽白泽,常年居于桓山之上。偶然在山脚下捡到一只会喷火的毕方鸟,其身负重伤,白泽想,干脆捡来当暖手壶?  百年渡,毕方鸟断了白泽的龙角,白泽魂离之前将毕方鸟揽于腿上,“你乖,我不怪你,但今生是你负了我了。”  今生我负你,还有来世否?  毕方鸟偷了白泽的肋骨,酿了一壶骨酒,百年于槐树下饮酒。其终渡轮回,却再遇白泽。  来世他唤贺骁,她唤子衿,本是相爱,结果他负了她,子衿得一纸休书,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将饮骨酒,白泽将即死的子衿抱入怀中,“你乖,这世我负了你,咱们扯平了。”  一壶骨酒,两世寂寥,三生能否相守?  你怎舍得再负我一世?  黄昏时偷来你的肋骨酿酒,百年后我醉的有血有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毕方鸟感觉到了触碰,似是被扰了睡眠,颇有些不满的呓语两声。

白泽踮了踮脚尖在厚厚的积雪中留下半朵凹陷,对着老槐树说:“我看,你输些内力给它吧,你的木属性用来修复伤口正好。”

老槐树颇为认同的应声,但还有些犹豫,便开口,“我这…也只能修复它的外伤啊,它的内丹都震碎了,我怕也是无力回天。”

白泽伸出纤长的十指,对着老槐树摆了摆手,说了一声无妨。

见机,老槐树轻柔的施了道咒,一簇深埋于地底的根便从土里掘了出来,点点金光从晦涩树根中跳跃而出,洋溢在毕方鸟周围,骤然间又汇聚成小流附在了其伤口上。

白泽的目光汇聚在小毕方鸟的伤口上,只见其伤口缓缓愈合,斑驳的血迹已经干涸,粘在湛蓝的羽毛上。

半晌后,白泽摩挲着琉光玉,嘴中念念有词,猝然琉光玉发出一道青光,照在同挂的金穗上煞是好看。

青光一照,白泽的手上便多了一枚金丹,上头镶着紫色的火纹,倾耳一听,竟能在里头听见一道凤鸣。

“这是…”老槐树大惊,树叶又抖落了不少。

“毓凰丹,路过瑶池时向西王母讨要了一颗,本是看着你大劫将至打算留给你渡劫,现下看来这小家伙比你更需要罢。”白泽笑的无奈,叹了口气,热气随即就在空气中冻结。

老槐树心中无不动容,尽管欣慰但也无法,他渡劫确实将至,但兽命更要紧不是?

世间无论是人是兽是鬼是神,只要是三界中人,一旦修道便要渡劫,三百年一渡,一劫都不能逃。而渡劫,修炼的越久劫便越难渡,渡劫时稍有不慎便魂飞魄散。

毓凰丹是又唤作长生丹,最大的功效是延命复灵。

“给它喂了吧,别拖延时间了。”

白泽难得的慎重了一回,小心翼翼的喂毕方鸟服下毓凰丹,丝毫不敢乱了方寸。

服下丹药的毕方鸟扭了扭身子,竟用人声咳嗽了起来。

“莫不是噎着了?呵呵…”老槐树有些幸灾乐祸,假笑着对白泽说。

“要不…”老槐树轻飘飘的声音与叶片一同落下,他稍加停顿,莞尔道:“你给它渡个气?”

闻言白泽面色迥异,只见其耳尖也是难得的冒出了丝粉红,在天地的一片雪白间意外的好看。

“老东西,你怎么不来!”白泽气急,对老槐树呛声道。

“嘿嘿,老头子也想啊,你得让我有嘴呀!”

白泽的目光落在那干枯粗壮的槐树树干上,撇了撇嘴忍住了心头的暴力冲动,深呼吸一副要为渡气做准备的模样。

他甚是无奈,谁愿意把初吻给一只长着喙的鸟?而且还不知是男是女,不对,因该是不知是公是母。

“嗯…”娇哼响起。

不巧的是树叶上的人儿已经化作了人形。

白泽讪讪笑道,顿时松了一口气。

只见那小毕方鸟身形娇小,穿一身鲜红的衣裙,头上插着一支镶着蓝宝石的金步摇,脸上并未施任何粉黛,肤若凝脂面若桃花,别有一番风采。

小人儿雾白的唇渐渐泛起殷红,脸颊也有些些颜色,双眸在迷糊间张开,浓密的睫毛搭在眼睑处,像小扇子一样扑动。

“醒了!”白泽会心一笑,顺便瞪了瞪一旁的老槐树,“叫你的树叶小心些,莫要让人摔着了。”

“娘亲。”

小毕方鸟从树叶上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年龄不大,看起来刚及笄的模样。纤细的葇胰不断地揉搓着眼睛,嘴中还不断嗫嚅:“娘亲?”

等待眼前的模糊被擦拭开来,小毕方鸟才瞧见了身后的老槐树以及端坐在自己面前,拖着茶盏细细品味的男子。

“小丫头,你瞧仔细了,我可不是你娘亲。”白泽嘴边划过一道温和的笑,眸中似泛着星光,曲着的指节有规律的敲着桌角。

画里出来的人。

虽然眩晕感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小毕方鸟却咬着下唇隐忍着,心里这么想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说了出来。

“呵。”白泽玩弄着手里的茶盏,绛唇微张,溢出了一声轻笑。

小毕方鸟尽管心中警惕,却还是不住的羞红了脸,连忙垂下脑袋不敢正视白泽。

“老流氓,没脸没皮!”老槐树在心里暗骂。

明明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为什么一个潇洒的就像个人间的公子,而一个却…

无奈化作一声叹息,一片尚未凋零的绿叶落下。

“小丫头?你怎么来的东海,又如何受的伤?对了,你唤甚?”

白泽连珠炮似的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问的小毕方鸟也是一愣。

于是她细细梳理这几个问题,犹豫了好半晌才回答:“我…我只记得是同娘亲来东海寻先祖避难的,却不料路上遭妖兽袭击,娘亲为了护我受了伤,情急之下使出盾灵术将我送到东海之滨。还有,爹爹为我取名芳盈。”

似是想起了自己那受伤且不知所踪的娘亲,芳盈一阵伤感,黑玛瑙般的眼珠顿时蒙上了雾气,竟也是忍不住啜泣了起来。

瞧着人都快哭的梨花带雨了,白泽这才觉得自己有些不客气,无视了老槐树送的白眼,内心生出了几分怜悯。

“那个…芳盈是吧,你先别急着哭,别弄的我好像欺负了你似得。”

闻言,芳盈也听话的停止了啜泣,瞪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白泽,不明所以。

白泽磨了磨后槽牙,有些欲言又止。眼前这小人儿长得太好看了些,泪痕还滞在脸上,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让白泽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傻乎乎的倒是可爱。

白泽晃了晃脑袋,心里暗骂自己禽兽,一边又利索的从袖中扯出一块绣着青竹的帕子,往芳盈手中塞去。

“你,拿着擦擦。”

白泽指了指自己的脸,又把头撇向一边,示意芳盈擦脸。

见着这滑稽模样,芳盈原本的防备也瓦解了,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哥哥,你真好看。”

熟悉的味道,应该是个好人。芳盈皱了皱鼻头,在心中想。

哥哥?老槐树无语,真的想一树枝抽死那在自己面前嘚瑟的万年老骨头。

白泽挑眉,虽面色如常,眼里却溢满了得意,白泽从来没有因为自己万年不变的容颜如此心悦过。

“小盈儿好眼光,以后就这么唤我吧。”白泽温柔的揉了一把芳盈的头,将其柔和的青丝弄的乱糟糟,笑的格外满意。

忌讳着面前那因白泽亲昵的话语及动作耳根子都红了的少女,老槐树便使出通灵术与白泽对话。

“一把年纪了叫哥哥?你要不要脸?”

“当然要了,可惜你都没有。”白泽惋惜的声音传来。

“你都能同那丫头的祖先评头论足了,足足大了人家小一百轮,叫哥哥不妥吧!”

他们常称一百年为一轮,这么说来,确实没差。

“是她自己这么叫的,又不是我逼的。而且,我长得年轻!”

老槐树似已经感受到了白泽那翘上了天的小辫,相当无奈。

“芳盈小丫头。”老槐树出声,慈祥尽生。

“您是?”芳盈惊呼出生。

“你身后的老槐树。”

闻言芳盈连忙从树叶上跳了下来,站稳脚跟后,认真的对老槐树鞠了一躬,道:“槐树爷爷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