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武狱

更新时间:2021-03-04 13:01:49

武狱 连载中

武狱

来源:落初 作者:趴趴狐狸 分类:玄幻 主角:郎中 人气:

《武狱》是趴趴狐狸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武狱》精彩章节节选:在败北与死亡之间选择后者的打架天才太泉伤,被自我流放的太古妖皇帝俊召唤到异界。继承了太古妖皇的戮神功法与异世最接近神的大奥术师遗产,不知不觉中,少年已经掌握了破坏物质界平衡的力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地球上,任何有幸观赏过《侏罗纪公园Ⅲ》的观众,没有人可以忘记电影中那头背负帆状棘板的史前巨兽的恐怖模样。然而,电影中的棘龙终究是虚拟产物,再怎么逼真,迫力也有限。

起码一点,屏幕的大小就限制了观众的直观感受。而此刻,太泉伤面对的却是一头全长十七米、重约六吨,有血有肉、活生生的棘龙,精神与**所受的冲击实非笔墨所能描述。

原本,他以为自己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魔法世界,那些与他所知风格迥异的遗迹建筑,还有明显不是依靠科学法则复活的蓝晶神兽,都仿佛在证实他的猜想,充实他对新环境的认识。

然而棘龙的横空出世,却把他刚刚构建起来的模糊世界观冲了个七零八落。这一刻,他再次变得不能肯定自己身在何处,或者说是身在何时?

因此,太泉伤十分难得地体会到大脑一片空白是怎样的滋味,等到他终于被蓝晶神兽身躯破碎的脆响声惊醒时,最佳的逃跑机会已经失去,十分不满意第一个猎物口感的棘龙,已经把噬血的目光转到了他的身上。

要战吗?

十八年来,太泉伤第一次怀疑起胜利的归属问题。

对面的巨兽足有三层楼高,脚趾头比自己的腰还粗,虽然宝刀在手,他也没信心能将之打倒。

逃的话,自己的身后是条死巷,往前去的路被棘龙堵得满满当当,只剩两腿之间还留了一道生存的门缝。

居然要受胯下之辱,小爷我穿越到异界难道是COSPLAY韩信的咩?

先习惯Xing地来了一番自嘲减压,太泉伤发力一蹬地面,斜身冲向墙壁,看那气势让人不禁怀疑他打算在墙上撞出一扇门来。

棘龙闪电般地甩头噬下,结果却咬了个空。

早就看清环境的太泉伤,故意踩在一块碎水晶上,让自己摔倒在地,躲过了棘龙的血盆大口,跟着就地十八滚,咕碌碌地一路滚到它两腿之间,手起一刀,狠狠扎在小腿上。

对于皮厚肉粗的棘龙来说,这一刀扎在腿上,感觉就跟人类手指头上扎了根木刺差不多,痛是有点痛,却不会有什么致命的影响。

它下意识地一抬脚,连带着也把太泉伤的身体拽了起来,几乎刚一直起身体,少年就毫不犹豫地松手丢开刀柄,发力狂奔。

宫殿中的廊道虽然宽阔,毕竟不是专供棘龙使用的,等到这头史前巨兽费力地转过身来,太泉伤已经逃出了它的视野。

不甘心到嘴的肥肉就这样溜掉,棘龙发出一声怒咆,抽动鼻孔,顺着散布在空气中的气息开始了追击。

太泉伤自然不知道,这座遗迹根本就是棘龙的老巢,前些时候他从天而降的声势把人家给吓跑了,近日刚返回家园,而那些胆小的食草生物大都还在更远的地方徘徊,导致这头凶兽一直没机会吃上饱饭。现在给它发现一道美餐,哪有那么容易放弃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太泉伤被棘龙追杀的抱头鼠窜,无论他往什么地方躲,棘龙总能尾随而至。虽然他已经有意挑选狭窄的地方藏身,却架不住棘龙那股子掘地三尺的猛劲,把偌大的一座宫殿拆得八面漏风,摇摇欲坠。

人与恐龙版的大逃杀戏码整整上演了一个白天,直到夜幕降临,棘龙才不甘不愿地暂停狩猎。这个时候,太泉伤也已经累得出气多、进气少,只差那么一点儿就要断气。粗制滥造的树叶装早就稀烂,全身上下到处都是血痕和淤青,只剩下一根树藤缠在腰间,系着那具神秘的超合金模型。

“这样下去可不行。那头畜生彻底盯上我了,必须想个办法解决它!”

太泉伤嗓子眼里干得冒火,每一块肌肉都在发出痛苦的哀嚎,却要是吃的没吃的,要喝的没喝的,药物什么的更是奢望。入夜后棘龙虽然没有再穷追不舍,但它那恐怖的阴影仍然笼罩着整座宫殿,叫人根本不敢入睡。等到天亮了哪儿还有精力继续和大怪兽周旋。

话虽如此,太泉伤还没有放弃。他把希望寄托在能够破解模型的变形秘密上面,这件神秘的道具曾经保护着他安全降落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虽然他不是物理学家,但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想象,穿越大气层直坠地面的摩控力和撞击力得有多么恐怖,自己经历了那种事件居然毫发无伤,可见那具神秘盔甲的防御力何等惊人。

如果能找出把模型变回盔甲的方法,他就有底气正面硬撼棘龙的爪牙,将其打倒,再踏上一万只脚。

可是,不管他怎么折腾手上的模型,把所有知道的咒语,从“芝麻开门”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念了个遍,模型仍然还是模型,没有任何变化。

“可恶,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终于失去耐心的太泉伤用力掐着模型的脖子,恶狠狠地吐出威胁的字句:“这么不给我面子,信不信小爷把你塞到那头哥斯拉的**里去!”

东西可以乱吃,话千万不可以乱说。

几乎同一时刻,他脚下的地板突然隆起,破裂的缝隙间透出两排寒光闪闪的獠牙。

“这是**啊!”

变成肘腋,太泉伤无暇思考棘龙怎么突然学会了土拨鼠的钻地技能,只来得及纵身一跃,惊险万状地从对手嘴边逃开,但也仅仅只是从死神的嘴边逃开了一小步而已。

望着再度逼近的血盆大口,不甘束手待毙的太泉伤只来得及做一个动作,他把捏在手上的模型用力扔了出去。

感觉到有东西飞进嗓子眼的棘龙下意识地合上大嘴,这给太泉伤争取到了一线宝贵的机会。他用力一蹬地面,从棘龙巨大的身躯和墙壁之间的缝隙中穿过,最后还被地上的乱石绊了一跤,几乎是连滚带爬地逃出了这间险些变成自己墓室的房间。

当他咬紧牙关从地上撑起身体,准备继续逃亡时,背后传来了棘龙痛苦的嚎叫,而且仅仅响了半声就嘎然中断。他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整个人就那么僵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棘龙的头没了,在原本是脑袋的位置上,出现了一个黑洞般的旋涡,如同绞肉机一般不断香噬着棘龙的**而壮大,最后连插在棘龙小腿上的宝刀也一并咽下。

太泉伤看着它这么好胃口,不寒而栗,要不是想起自己就是被一个黑洞带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早就头也不回地逃之夭夭。

“我要跳进去,能不能回到地球?”

这样的念头在太泉伤脑中一闪而过,穿越过来虽不过短短七八日,在他的感受中却漫长地仿佛过了整年。就在他忍不住心中冒险的念头,跃跃欲试时,眼前的黑洞突然出现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不过眨眼的功夫,黑洞时而变成一个巨大的火球,散发出比夏天正午时分的太阳还要灼人的光芒和高热;时而变成一团缥缈如烟的雾霭,透出的气息冰寒刺骨;寒暑交替之后,房间中又是狂风大作,飞沙走石聚成龙卷。

透过旋舞的黄沙,太泉伤隐约看见龙卷风的中心有某种东西在被逐渐打磨成形。最后,一声霹雳巨响,雷光电闪中,一道紫芒飞出门外,他下意识地伸手一捞,入手沉重,堪堪一握。

太泉伤定睛看去,手中握着的原来是一柄连鞘长刀,刀鞘材质非金非玉,仿佛一层层血迹斑斓的骨骼堆积而成,隔远了看去,俨然就是一具缩微版的完整棘龙骨骼化石,惟一不同于实物的区别是,在鳄形龙吻的鼻梁位置上,向前斜生出了一根紫色的剑角。

这个再显眼不过的特征,立刻让太泉伤联想起扔进龙口中的超合金模型,心中有些了模糊的想法。一股受人玩弄的屈辱感涌上心头,他愤然丢下刀具,头也不回地离开。

走出残破的宫殿,夜风一吹,太泉伤的情绪稍定,隐隐觉得自己弃刀不收的举动有些置现实不顾的冒傻气,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做了出来,他也不打算回头捡起。连番经历下来,他已经把那股不曾现身、不曾交流,只在暗中Cao纵自己的神秘力量当成了敌人。身为打架天才的他,从来没有和敌人妥协的先例。

“又不是死了张屠夫老百姓就不吃肉了,小爷我打小就跟着那糟老头子在野外混生活,最多说离了谁就说活不下去的。”

太泉伤一边鼓励自己的信心,一边漫步向宫殿后头的黑森林走去,打算先弄些果实充饥,混过这个晚上了,明天再从宫殿里搜罗些能用的武器打猎。

随着离森林越来越近,太泉伤心中渐生不安,四周的阴影越来越重,甚至吸收了三个月亮……不,应该说是两个月亮的光芒,银色和红色的那一对,至于黑色的月亮,它有光吗?

太泉伤的脚步慢了下来,他犹豫着是否应该调头离去,阴影与森林融成一体,仿佛黑暗有了自己的形体,正对自己露出无声的狞笑。

少年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身体,正要准备在黑暗的压力下退却时,他忽然萌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背后似乎有谁在盯着自己。那不是恶意的视线,但却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