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异灵战线

更新时间:2021-01-12 10:03:23

异灵战线 连载中

异灵战线

来源:落初 作者:梦见甲壳烧 分类:玄幻 主角:耶稣盖子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梦见甲壳烧原创的玄幻小说《异灵战线》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耶稣盖子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无故被卷入一场纷争之中,却目睹了的世间的真相,为此身陷与危险的我是否要舍弃人类的身份获得强大的力量呢?只怕我一旦接受了这种量后,我也不再是“我”了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或许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美丽的背影,能够活着见证此刻或许便是我一辈子最大的福分了吧?

里根用恨不得碾死我们的神情见证着那个女生爆发出来的力量,双眼中流露着一种似曾相识般的微妙情感,仿佛是在面对着一个神迹一般,一种打从内心的恐惧以及愤怒藉由他逐渐扩大的疯狂迸发出来。

他疯狂地抓挠着自己的头皮,随着他内心逐渐紊乱的情感而飞速生长的指甲在他的头上撕扯出一道道深深的伤口,伤口伴随着皮肉与头发的掉落居然流出缓缓沸腾的黑色浓稠鲜血。

他用恐惧而愤怒的神情朝着我大叫道:“白痴!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

我用力捂住自己的伤口防止其继续流血,说道:

“我区区一介凡人怎么知道那么多?但我肯定,这个做法一定能把你干掉!”

房间中充满着灼热而肃杀的氛围,那个吸血鬼女生的强大气场宛若一只无形的手一般紧紧掐住我的脖颈难以呼吸。

她优雅地离地半尺漂浮在空中,长而柔顺的银发在空中不规则地飘动着,婀娜的背影与半空中若隐若的短裙绝对会让人想入非非,嘴中却重重地发出瘆人痛苦的呻吟,指尖上指甲已然因为力量的涌现而变成诡异的血红,且非常细尖锋利。越发惨白的皮肤上缓缓地显现出的由不知名文字构成的印记或者刺青,并随着她体内力量的逐步涌现。

“喝······喝······”

刺青愈发增多,直到全身的肌肤上都写满了红色的刺青时,她停下口中的呻吟,身体开始不断地颤抖着,嗓子转而迸发出刺耳的长啸:

“啊啊啊啊啊!死!!!!!”

随后飞速扑向眼前的一脸惊恐的里根。

看到情况越发不对劲儿的我开始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怀事了······

“这是······暴走?”

里根见她疯狂地扑向自己,飞速将自己身体舒展开来,并大叫一声:“喝!”

他的身后“噗”一声瞬间长出一双黑色的巨大翅膀,随后一个猛力振翅冲向迎面而来的女吸血鬼,黑色的翅膀上甚至掉出几根轻盈的羽毛在空中缓缓漂浮。

“给·我·去·死·”

那个女生大叫着,随后伸出手臂用其尖锐的指甲猛地刺向里根的胸膛。

然而里根大手一挥,手中突然形成一把由红色火焰组成的十字长剑,并在半空中划出一道耀眼而灼热的光狐笔直刺向那个女吸血鬼。

“躁狂的你无法战胜我!战魂·烈焰熔炉!”

在两人接触的一刹那,里根另一只手中突然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并在震耳欲聋的爆鸣中轰然形成一面灼热的盾牌直接挡住了对手的攻击,随后手中长剑的猛地挥向对手的脖颈,长剑上熊熊燃烧的火焰在空中迸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快闪开!”我下意识地朝着女生大喊道。

然而她根本不需要我提醒,她打从内心的杀戮欲望产生的战斗意识使她下意识轻轻后撤并华丽地闪开了里根的长剑,并完成后撤动作后瞬间找回身体的平衡,最后赤手空拳与里根进行极速的肉搏。

速度之快是我根本无法看清楚每一次的抓击与剑刃的挥舞,唯有她们浮现在双臂、武器上的残影以及半空中的光狐。

在两人交战未果时,那个女生突然抬起手对着里根用低沉的嗓音吟诵出一段极短的咒语:

“Qwyasuuw!”

咒语刚落,她的身前的空间突然爆发出一阵巨大的冲击力,并在空气中产生出震撼耳膜、五脏六腑的巨大轰鸣声,使得我的全身由内到外为之一震。半个房间的墙壁甚至被震出密集的裂纹,细小的瓦砾从四壁上纷纷落下。

里根见状立即举起手中的盾牌,试图抵挡住这股力量,然而这股力量大得惊人,里根顿时如同枯叶一般被直接吹飞并重重撞在身后的墙上,只见墙下一片瓦砾与里根的黑色羽毛。

但即使里根重重撞在墙上,他的样子依旧毫发无损,扇动着背后的黑色翅膀在漂浮在半空中惊讶地说道:

“力荡咒!?你居然会这种招式!”

可她并没有理会里根的话,低着头继续用低沉的语气说道:“战魂·带刺玫瑰······”

我无法看清楚她此时的表情,凌乱的长额发遮住她的双眼,我这能在细小的发间中窥见一双散发着红色光芒的瞳孔,空虚而悲伤。

她紧咬着牙关,用右手上尖锐的指甲在自己手腕脉搏处深深地划出一道口子,并在鲜血喷涌出来之时,用手“抓”住那道鲜血猛地从伤口处抽出一把由鲜血构筑成的的长矛,矛头宛若花蕾。随即她手腕上的伤口如同拉链一般飞速愈合。

里根感到情况不妙,决定主动进攻。他将盾牌架在身前作为保护,身后的翅膀用力一振,带动全身笔直地冲向对手,火焰长剑在靠近对手的那一刻横向斩向对手,手上战魂武具顿时爆发出的炽热的火焰所产生的热浪顿时使整个房间如同桑拿房一样燥热。

“就让我看一下,亲王级别的实力!”

里根大喊道。

她紧握手中的长矛,站稳脚步猛地刺向迎面而来的里根手中的盾牌上,顿时产生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长矛完美地刺穿里根手中的盾牌后,笔直刺穿里根的左胸。

“啊!”

剧烈的疼痛顿时让里根痛苦地叫了一声。

“这战魂的等级竟然比我的还高!不可能!”

里根紧握手中的长剑猛地刺穿那个女生的上腹。一同漂浮在空中的两人在相互刺穿对方的身躯后立即失去平衡重重摔落在地上。

然而那个女生依旧一副面不改色的样子,似乎此时的她暂时失去痛觉一般,无视刺穿自己上腹的长剑,紧握着手中的长矛驱动其内在的力量。

“战技·绽放······”

她低声地说着,猛地扭动着手中的红色长矛,长矛上瞬间长出无数锋利的尖刺连着自己的手一起刺穿。而刺入里根身体的那一部分长矛的尖刺却如同植物的根部一样疯狂地生长着,甚至通过其左肺的动脉将如同细根一般的细小的尖刺贯通其体内每一处血管,疯狂吮吸其体内的每一滴鲜血。

而刺穿其身体花蕾似的矛头随着长矛吮吸的更多的鲜血而缓缓绽放开来,并露出其如同匕首一般尖锐锋利的花蕊。那个女生用瞪大着那双散发着杀意红光的双眼紧紧盯着里根,那种疯狂的神情仿佛想将眼前的男人撕成碎片。

全身上下被如同植物细根一般的尖刺搅动的里根感受到自己的体内的生命力在迅速丧失,苦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不可能!”

我不知道这种方法会不会让里根这个家伙获得真正意义上的死亡,但我知道,他现在脸上的表情中充斥着一种绝望般的情感。

他们两人的战斗在我眼中仿佛就是一张短暂却壮观的神仙打架,倘若说之前他们这群人打切割兽的时候顶多只算是一场科幻剧,到现在我看到他们两人打成这么一副样子,这已然变成一场玄幻剧······我甚至连在他们身边做搅屎棍的机会都没有,他们战斗时所产生的热浪以及强劲冲击力不是我这种家伙能承受的。

然而里根并没有坐以待毙,在他全身上下最后一滴血被长矛吸干之前,他再次握紧那把火焰长剑,作出自己最后的挣扎。

他大喊一声:“我怎么可能会死在你这种家伙的手中!火焰!”

随即刺在女生上腹的长剑上的火焰再次熊熊迸发,在一声惊人的爆鸣声后,女生全身上下被长剑上的熊熊的黄色高温火焰死死包裹着。巨大的热浪凶猛地迎面扑向我,那个女生在这黄色高温火焰中终于感受到痛苦的感觉,并发出一阵痛苦的咆哮。

“吼啊啊啊啊!”

直到炽热的黄色火焰将她的身体烧灼成一片漆黑之时,她手中的名叫“带刺玫瑰”的上如同“根”一样的刺终于停止生长并在高温下慢慢蒸发,而里根手中长剑也渐渐暗淡消失。同时失去战斗力的两人从半空中重重衰落在地上。

只见女生身上的衣物早已全部燃烧殆尽,全身被高温烧成一片碳化的漆黑,唯独口中仍然虚弱地发出痛苦的鸣叫。

而一旁的里根体内早已充斥着如树根一样密密麻麻的针刺,我能清楚看到有很多从他体内刺出表皮的尖刺在缓缓蠕动一阵后终于停了下来。

这场战斗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整个房间顿时陷入了寂静。

虽然我血流了不少,但至少血被止住了,方才被那种强大推力重重撞在墙上,相比身体早已出现内伤了吧?反正现在我能感觉到体内的脏器发出阴阴的疼痛,微微发冷的身体稍微还能史上一点力气。我从地上拾起方才划开自己手腕的匕首,它的称手与锋利在暗暗地指示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补刀!

身体虽然虚弱,但我依旧挺直着腰杆缓缓向躺在地上苦苦挣扎的里根走去。

“也该了解这趟浑水了。”我说。

里根因为体内的每一寸血管肌肉都长满尖刺,此时的里根根本无法动弹。我不禁为里根这种顽强的生命力感到惊讶,也为自己身为一个普通人类感到不安。究竟还有多少像里根和那个女生、黑衣大哥一样拥有远超于一般生物的生命力的家伙?

而我们人类一直自居为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生物,一直活在由这种台面下的神秘组织构建出来的美好环境中的我们是否有能力在“真相”败露的时候生存下去?遥想到人类作为一种食物被更高层次的生物猎杀,我才明白我们这种人类是不是有点过于盲目愚蠢了。

我来到里根面前,只听到他和那个被严重烧伤的女生发出奄奄一息的痛苦喘息,我稍微看了看那个浑身被烧焦的女生,象征性地摇摇头后为美人落得这副田地感到惋惜。

随后我与里根眼神交汇,双方都在用蔑视的眼神看着对方。无能之人与重伤之兵之间的相互蔑视不会为带来任何美好的结局。

我一脚踩在里根的身上不让里根挣扎,弯腰下去用匕首瞄准他的心脏部位。

此时里根用虚弱的语气伴随着重重的咳嗽说道:

“你杀不了我,就凭你手上那把破铜烂铁杀不死我!”

我完全没把他的话听进去,举起匕首猛地他的心脏部位刺去,在匕首刺进去的那一瞬间,我能感受到他体内密密麻麻的尖刺的阻碍感。可即使我用匕首直击他的心脏,他也丝毫没有任何死亡的迹象,痛觉神经被那种尖刺严重破坏掉的他也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疼痛,只是继续用那种蔑视的眼神看着我,在他眼中,我对他毫无办法。

我见状立即抽出匕首,反手握持咬紧牙关疯狂地捅向他的心脏位置,那种超越常人的不死体质实着令人麻烦。

无数的再生出来的滚烫鲜血在一次次捅击中疯狂喷洒出来,并将我身上白色的拘束衣华缓缓染成一片暗红。

“给我去死!”

我很清楚我现在的行为跟电影中那种变态杀人狂一模一样,但我无法选择,一旦让这个家伙恢复力量的话,死的人不会是里根这个躺在地上的“受害者”,而是我这个“变态杀人狂”!

此时里根大笑道:“此时的你与野兽无异!你骨子里也只不过是一个杀胚!”

他的全身也早已被自己鲜血然后,此时一身血红的两人早已回归最为自然的时刻——那种被野性与杀戮浇筑出来的内心与行为指引着我们继续生存下去,只有一方能厮杀的最后活下去。

没想到我区区一个普通人竟然会在用刀子捅人的场景中精疲力竭,生怕自己会因此变成一个变态的我立即停下手中的动作,拔出匕首擦掉脸上的鲜血。

“没法子了吧?等到我身体稍微恢复一点,我就要把你的头拧下来!”

里根狠毒地说着,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奄奄一息躺在地上说着狠话是一种多么滑稽的行为。

我深深地叹了口气,站起身走去拾起掉落在地上的那把矛头,所谓的圣物在我手中确实跟破铜烂铁没什么差别。

“既然普通的匕首没啥作用,那这玩意应该有用的吧?”

我轻抛着把玩这又重又钝的玩意,嘴上冷淡而镇定地说着,其实心理真不知道这玩意能不能杀死这个家伙。

“用钝刀砍人,被砍的一方永远是最痛苦的。不知道你有没有了解过人类的历史,野史中记载满清末年谭嗣同在被杀头时足足被砍了30多刀才死。现在杀你就像是在跟时间赛跑一样,我不介意在你有力气起身反抗之前用尽一切办法干掉你······其实你现在已经不用摆着一副高贵绅士的架子跟我说话,毕竟你高贵的尊严在此刻一点意义都没有。”

然而他依旧用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跟我说话,那种发自其物种的高傲品质实着让人讨厌。

“哼哼哼,人类,难道你至今都察觉不到吗?你手中的圣器根本就没有一点认可你的意思!它在我手中是如此地锋利耀眼,而在你手上······切,你根本就不配触碰这份神圣!它不屑于与你这种凡人交流!”

“哦,是吗?”

我装作一脸恍然大悟地说着,随后快速走他身旁用矛头刺向他缓慢愈合的胸口,里根顿时被那种剧烈的疼痛折磨,脸色愈发变青,嘴里哽咽着痛苦的呻吟,难听至极。

“我也不屑于被这种破铜烂铁认可,躺在地上的你们俩对于我来说已经够魔幻了。如果这玩意也杀不死你这种人,那么它还有资格被称为‘圣物’吗?”

缓慢愈合的伤口此时已经将矛头紧紧卡主,我用了好大力气才能将矛头从他的胸口拔出来。

我将矛头放到眼前,只见矛头的开刃处愈发变钝,表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堆积出一层厚厚的锈迹,已经看不到上面原来的文字了,我也无法用指甲将上面的锈迹扣下哪怕一点,这玩意仿佛是在拒我与千里之外,像是在向路上的女生问个路却被回答“老娘看不上你”一般。

如今的我已经对里根这个家伙没辙了。

此时里根缓缓从地上爬起,摇摇晃晃地站在我面前,动作因为体内的尖刺尚未消失而显得生硬无力。脸上一副随时要宰掉我的表情,只怕他会像方才那样举起手再次用那股无形的力量将我压扁在墙上。

见他站起的我自己冲上前去跳起一脚想将他踹到,谁知他强忍着体内的刺痛举起手对着我再次产生冲击波,直接把我击倒在地上。幸好他的刚才的冲击波没有之前的强大,他现在应该还很虚弱,只要他的力量尚未能碾压我之前,我依旧有杀掉他的机会。

“我的力量逐渐在恢复,你再也不可能······”

我立即从地上爬起来朝着他那边冲过去打断他的垃圾话说道:“大家都在玩命你就不能少点废话吗!还有你!破铜烂铁!给我展现你身为圣物的骨气OK!”

“Qwyasuuw!”

他举起手再次对着我发出几道偏弱的冲击波,我只能挺着身子硬吃下来后继续冲向里根,此时的冲击波穿过身体的感觉就像是迎面对着堆成高墙的大量低音炮一样,那种轰隆隆的感觉震荡着我的脏器着实不好受。

“Qwyasuuw!!”

更为冲击波从他掌心中发出,但是这次我选择了使用冒险的办法。

我在他念出魔咒的一刹那,我举起矛头笔直指向他的掌心,在冲击波扑向我的一瞬间,这一件如同废铜烂铁的圣物竟然在与冲击波接触的一瞬间产生剧烈的颤动,并完美地抵消掉我眼前的冲击波。我紧紧握着矛头不让它因颤动而脱手,在颤动结束的一刻,圣物上那厚厚的锈迹如同玻璃碎裂一般,在产生密集的龟裂纹并响彻出一声刺耳的金属轰鸣声后,裂纹中竟然向外迸发出强烈的金色光芒,那锈迹飞速地从矛头上剥落下来,并露出它那耀眼而锋利的真身笔直刺向里根的胸口。

“啊啊啊!怎么可能!”

滚烫的鲜血从里根的胸口喷出并溅我一脸,我抬头看向里根那一张惊慌失措的表情,此时他的狼狈样让之前的高傲的绅士气质荡然无存。

“这么有意思的吗?”我不禁为这种如此“魔幻”的场景感到懵逼,有谁能告诉我刚刚发生的事是个什么性质······

此时一道神秘的声音忽然在我脑海中响起,它的语气抗拒而无奈,却又不得不指示我接下来的行动。

——单凭你和我的力量杀不死他,我只能伤害他,却不能真正意义上杀死他。

“那么你一副金光闪闪的样子有个屁用啊!”我大骂道。

里根挣扎着抬起手掐向我的脖子,我立即拔出矛头向后闪开。

“不可能!圣物竟然会主动跟你这种虫子交流!这不可能!”里根疯狂地抓着自己的脸并显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我沾过耶稣的鲜血,我自身所带神圣属性无法杀死一个天使,即使他是堕天使路西法。

“路西法?原来是这样!”我突然好想明白了什么,我对着里根说道:“既然你是个矛头还沾染过耶稣的鲜血,那想必你就是朗基努斯吧?那又能怎样?你有杀死他的办法吗?”

——有。

里根抬起手对着我再次发出一道冲击波,我举起矛头将其抵消掉,幸好这个家伙还没有恢复行动力。

“什么办法!”我不耐烦道。

——亵渎我······

“啥!?”我一脸懵逼地说着,还要分神去应对里根接下来的攻击。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走在路上突然有人有个人抓着你的拳头神情地叫你揍他一般,令人哭笑不得。

“你还有这种嗜好?”

谁知里根双手凭空搓除了一个棒球般大小的火球,用力一推便将火球笔直飞速扔向我这边。

我立即向着身旁的一侧作出了一个非常不熟练的翻滚,还不慎摔到了脑袋。身后传来一阵巨大的爆炸声。为了能够制约里根的攻击,我立即冲上前左手矛头右手匕首左右开弓朝着里根挥去。

里根下意识地用手挡下我的攻击,不了整个右掌被锋利的矛头连着骨头一同削去。

终于被圣物伤害到的里根痛苦地抓着自己手腕截面,而我立即乘胜追击,举起两把武器精准地刺瞎他的双眼。

圣物的力量居然能让里根的伤口恢复变变慢!这是我完全没想到的。

——不是的,你要让我的神圣属性变得堕落,这样才能杀死一个天使!

我疯狂地却笨拙挥舞着手中的两把武器,还以为双持武器战斗的样子会很帅,谁知其实非常挫,游戏影视上的设定放在现实中真的难看到丢人,在武器挥舞完的一刻,你根本很难收住它的惯性。

“那我该怎么做啊!往你身上撒一泡尿吗?”我挖苦着说道。

——你傻啊,你口袋里面散发着一股邪恶气息,把拿东西拿出来!

“我口袋?”

圣物这么一说,我终于回想起之前的我侥幸击杀的怪物的鼻孔里曾经掉落出一颗墨绿色的珠子。我一脚将里根踹到在地上,此时的我也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

“这玩意?接下来怎么整!”

——这是蛇魔的毒腺结晶,它象征着蛇魔本身的剧毒与邪恶······快,说出你的真名!

“什么什么?‘真名’又是啥玩意?”我看着矛头疑惑道,我已经再也无法接受这种莫名其妙的信息了。

——你的“真名”!不是你父母给你起的名字!

“网名行吗?”我说。

——你不知道自己的真名?真名是维系你体内魔力的重要通道啊!

“我他丶妈一个普通人类怎么可能有这种玩意!”

我说着扑在里根身上,如今的里根已然失去视觉,但是为了让他无法再挣扎下去,我用匕首直接贯穿他的喉咙,并将他死死钉在地上,他那被金属卡主的喉咙中哽咽出“咯咯”的痛苦呻吟。

——没有的话就给自己取一个!快!趁着这个家伙完全恢复过来!集中精神念出来!

此时我的已然乱成一团浆糊,只能随随便便给自己想个“真名”。

——想好就说出来!

“JOKER!就叫JOKER!”我脑子突然想起自己被抓之前还玩了斗地主,还拿了三次王炸······

——JOKER是吗?好的!

手中的矛头再次发出耀眼而灼热的光芒,此时的它显得如此美丽而神圣,但我就是不喜欢这种瞎眼的场景!

——听着JOKER,我从不认同你的资质,我也不想与你签订契约。

“那你讲这么多有个毛用啊!”

——但为了能够让我得以安息,我愿意牺牲我自己。我愿意在我消失之前赠与你星点力量。

“你这算把我当臭要饭的吗?”我说。

——听着!你注定不会成为英雄,即使你拥有我全部的力量,你也没有这个天赋去使用它!

“行!只要能干掉这个家伙的话就够了!”

我拿起矛头狠狠砍向里根那个燃烧着火焰的手,并将他整只手如同切开豆腐一般轻易切断。这种圣物在我这种庸人手里最多只能拿来伤人了。

——好!将你的血滴在我身上!

我听后在左臂上的伤口中挤出一滴血滴在矛头上,然而之后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表层契约达成。

“就这样?”

里根的断手一直在挣扎,我立即拿起矛头往他的断手划上几刀,他胸口处的伤口几乎要愈合完成,他愈发变大的力气时刻警告着我时间已经不多了,只怕他会使用奇奇怪怪的法术对付我,到那时候一切完了。

——就是现在!将那颗珠子镶嵌在我身上!然后念出“战技·烈毒!”

“还要喊名字这么羞耻的吗!”我吐槽道。

——不想死就快说!

我看着手上的矛头,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感与羞耻感让我怀疑这玩意是不是在耍我,但现在已经回不了头了,我只能强忍着内心的羞耻感,举起匕首很不情愿地大喊道:

“啊啊啊啊!恶心死了!战技·烈毒!”

矛头上顿时被一股墨绿色的危险浓稠气息缠绕着,尖上的气息宛若液体一般凝聚成一滴且摇摇欲坠,随后用其猛地刺向里根的胸膛。

在矛头刺向里根里根体内的一刹那,他身上的疮口开始以肉可见的速度迅速腐烂,并以胸口的伤口为中心向身体周围飞速扩散,一股强烈的刺鼻味道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喉咙被匕首牢牢钉住的里根无法说话,只能发出凄惨而痛苦的哽咽声。

“呃·······”

我猛地将矛头从他的胸口处拔出来,从他身上站起来,并感受到里根对我的极度憎恨以及临死前的绝望情感。

待到他的身体完全腐化成一片黏糊糊的绿色后,他原本那不灭的肉体竟然从四肢开始缓缓融化,直到他全身上下融化成一滩看上去含有剧毒的刺鼻浓水。

“他不可能活了吧?”我对着矛头问道。

——是的没错······我身上的充满邪恶气息的毒素能够杀死世间任何带有神圣气息的生物,他的灵魂也因为失去肉身而永远无法获得安息,就像之前的我一样······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我问道。

——接下来······接下来便是我所向往的结局。

圣物的金光突然变得暗淡,整个矛头缓缓变成一片惨白的灰色,并且其重量迅速减轻,变得如同尘埃一般轻盈。

我对着矛头吹一口气,矛头顿时如同灰尘一般分离、散落,并缓缓地在空中宛若飞雪一般飘散,久久无法落地。

此时一个身穿着罗马样式铠甲的士兵以透明灵体的状态出现在我眼前,周围的灰尘萦绕着这个糙汉一同漂浮在半空中,我从未见过有任何人能像他那般兴奋,仿佛是受难者在经历过千万劫难后终于获得安宁的日子一般。

灵体张口对我说道:“我追从过无数的英雄与恶棍,他们到死都无法给予我真正的安息,如今竟然经由凡庸之人的手获得解脱,这是着实可笑······”

累得不想动的我翘起双手抬头看着这个腿毛糙哥,用最无奈的语气跟他说:

“跟我这种家伙合作还真的委屈你了呢!”我不爽道。

“这只是残存的一点力量而已。”朗基努斯糙哥道。

“就算被你这种人所救,我依旧会对你心存感激。虽然我无法将我全部的力量赠与你,但是为了感谢你,濒临消失之际我还是会送你一点作为答谢。”

“什,什么礼物?”我并不看好这份礼物,就怕那是一个巨坑。

只听到他笑了笑,指尖轻轻挥动操纵起身边的一小片尘埃。

“我将赠与你使用‘战魂’的力量,不,他们会将你身上的‘战魂’变成一种叫做‘战魂系统’的东西。”

“不不不,我才不要这种东西!”我连声拒绝,鬼知道这玩意会不会给我带来什么麻烦!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朗基努斯说完后大手一挥,那片被他操纵的灰尘顿时朝着我的脑袋飞速袭来。我甚至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灰尘被他连成如同麻线一般的细长并强制钻入我的脑袋七窍,顿时一股干瘪感与刺痛感如同瓮中的怒蜂一样使得我脸上的每一块肌肉不断抽搐。

直到所有尘埃完全进入我体内,除了痛苦之外,我还能感受到喉咙变得更为干燥,随后的连续咳嗽更使得我的气管出现灼烧般的感觉。

“呃!咳咳咳······我为什么就要去遭这种罪啊!”我无奈道。

“为什么?只是赠与你一个保护自己的技能而已,只要嘴上喊出‘战魂显现’便能将召唤出你的专属武器。要办的事情都已经办好了,只要里根死去,外面那些怪物便会停止行动,你可以安全地离开这个地方。而我······我是时候安息了,后会无期,凡庸者,不对,狡猾的小丑。”

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能深切感受到他的气息越来越弱。他与环绕在身边的尘埃一般,缓缓地在空中变得透明而消散,最终,它在一种莫名的安详气氛中,缓缓消失在我的眼前。我伸手抓住半空中的一小撮尘埃,只见尘埃在我掌心上渐渐透明消失。

这已然不是什么渐渐单单的死亡,而是躯体到灵魂从外到内永远别离于这个世界,一切的悔恨与罪恶,都在此时永远消逝。

我看着地上那摊名叫里根的浓水,倘若他能活着看到此情此景,他到底会用哪一种心情去看待这一切的发生呢?是极度的愤怒?还是迷乱的疯狂?我不知道,也不想继续去深入追究这个家伙的情感世界。我只觉得,他所做的一切到底值不值得。

把我拖进这趟浑水,杀了那么多人,还把自己的命搭了进去,他所追求的圣物却化成一缕灰尘永远消失,到头来还跟这个鬼地方的成员掐了个两败俱伤。里根明知道自身已然讨厌人类,甚至讨厌人类的一切作为,方才的他却无意识地模仿起人类的历史上最愚蠢最重复的行为——暴力与冲突。

其实我至今都没搞懂“战魂”到底是个啥玩意,今天我所接收到的信息量足以改变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但这毕竟是圣物临走前强制送给我的东西,我也不好意思不试一下,怎么说来着?嘴上喊什么来着?

对,就是那个。

“战魂显现!”

话语刚落,我的右手便突然闪耀着极其微弱的蓝光,我脑海中突然又响起我自己的声因,但却是我完全听不懂的语言,仿佛是我内心深处对自己的轻声的低语,冰冷而平静。

“Bwroowjavb······”

顿时蓝光中缓缓凝聚成一把刀刃似的轮廓,确切地说更像是一把匕首,蓝光逐渐厚耀眼,我正以为这会形成一把实体武器之时,手中的那团蓝光突然产生急促的震动,并在数秒后如同陶瓷碎裂一边四散开来。

战魂的实体化似乎失败了。

我就知道这玩意根本就没啥用!还以为能像那个女生一样凭空变出一把长矛之类的武器什么的·····等等,那个女生!

我竟然忘了这里还有她在!我立即将目光转向那个女生那边,但下一秒我却感到异常诧异——那个女生已然消失在那里,她躺着的地方只剩下一些零散的黑色碎片。

我走上前去拾起了那些黑色碎片,那种手感就像是烤焦的动物表皮一般,上面还沾染着一点温热的血液。倘若说吸血鬼死后都会变成一堆灰烬才对,这么说来那个女生应该还活着······那么问题来,她去哪了?

要想起她在战斗时的那种几乎接近暴走一般的行动方式,我心中突然产生一种玩脱了的预感。

我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就像是赤脚走在地上那般的清脆。

“糟糕!”

我立即转身看向身后做好战斗准备,谁知那个白皙的身影猛地将我扑到在地上,她直接坐在我身上,并用那种超越于常人的力量死死摁住我,我丝毫无法动弹。

“是你!”我不知道该不该瞪大眼睛去看她······她一丝不挂地将我摁在地上,身上的衣物早已在方才的战斗中燃烧殆尽,本被烧焦的她早已完成再生。曼妙的身材在我眼前暴露无遗,细细的弓腰、触感厚实的丰臀以及看上去极其吹弹可破的水润肌肤所结合形成的婀娜动人身姿绝对能让每一个男人为之动容,然而······

但老子可没这种闲情逸致去欣赏她的胴体!

此时的她鲜红的双眼中带着无尽的杀意与对献血的渴望,那张漂亮而带有些许婴儿肥的迷人脸庞上却露出一副上痴狂的表情,她盯准着我长时间没洗过的油脖子,张开她的樱桃小嘴并用舌头舔了舔那两只尖锐的獠牙。

“你他丶妈醒醒!我才给你喝了那么一点血你就疯成这样了?!啊!”

我大声地对着她吼道。

然而她完全没有把我的听进去,她心中对献血的渴望早已完全侵蚀掉她的理智。随后她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后猛的咬向我的脖子。

“喝······”

“靠!”我大叫一声立即伸出右手挡在自己的身前。

她一口用力咬在我的手臂上,直接开始吮吸着我手臂上的鲜血,手臂顿时感受到一股如同电击一般的麻痹。

我见状立即举起左手攥紧拳头一拳拳打在她的脸上,然而她直接无视掉脸上的疼痛,继续吸着手臂上的血。

当我正要思考接下来的行动时,她直接送开口然后紧紧抓住我的双手将我完完全全摁在地上。

嘴里急促道:“还要更多······更多!”

“喂!能不能不要在做这种暧昧姿势的时候说这种充满诱惑力的话啊!”

这根本不是一场享受,我能从她的眼神中意识到她根本就是想抽干我的血!

然而她的怪力早已让我动弹不得,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一口要在我那全是汗臭味的脖子上。獠牙刺入脖子时的疼痛如同医院针扎一般难受,然而我还能反抗吗?已然不能。只能任由这个女生缓缓抽干我最后一滴血液,此时我才明白等死是一件如此痛苦的事情。

耳边萦绕着她在吸血时顿拙而性感的呼吸声,这大概是我一辈子与女生最为接近的一次吧?我不知道该为这种令人心跳不已的肌肤接触感到高兴还是痛苦,短暂的欢愉过后便是缺血致死,天堂与地狱的矛盾大概就是如此吧?

我能感受到她的舌头在疯狂地舔舐着我脖子上的疮口,疼痛而瘙痒。她她就整个人趴在我身上,尽情地享受着我这个“纯种人类”的鲜血。

我感到我的身体逐渐冰冷,四肢的脱力感仿佛是在暗示死亡的倒计时。我不知道我现在还能做什么,但死在这个身材曼妙的漂亮女生手里,这辈子也应该值了吧?这种自我安慰听上去是在太蠢,但也没办法。

她突然放开了我的手,并用力抓着我的头,但我的四肢早已冰冷无力。我将手抱在她的身上,在人生最后的一小段时间里对这个女生尽情地“揩油”,尽量让自己生而无憾。

那种温暖而丝滑的触觉,我到死也忘不了。

······

双眼逐渐变得昏暗,最终全身感冰冷,仿佛就像大冬天洗冷水澡一般。再也无力挣扎缓缓地闭上双眼,耳边萦绕着她的娇嫩的喘息,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