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缘路

更新时间:2021-11-25 05:35:45

仙缘路 连载中

仙缘路

来源:落初 作者:阎罗 分类:仙侠 主角:罗英陶正奇 人气:

《仙缘路》是阎罗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仙缘路》精彩章节节选:手掌内外天地气运,怀拥人妖二族众美。以绝世之姿,傲立于红尘之外,独立于天地之中!且看罗英嫡是如何从一个差点被赶出宗门的普通弟子,成长为能够左右天地气运,让人妖巫三族圣人也为之点头的卓绝之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山道上的事情还没这么快传回派里头,罗英嫡这一路也算是走的风波不显。

径直回了自己住的院子,看见隔壁屋的陶正奇正在收拾行装,罗英嫡就忍不住敲门进去道:“怎的,打算就这么走了?”

“英嫡?”陶正奇看见来人,忍不住长出一口气:“你几天未回来,我还以为……”

“以为我被逮住了?”罗英嫡没好气的看陶正奇一眼。

这家伙别的都还不错,也讲义气,可就是胆小,稍微见到点风头不对,就立马转身走人,绝不留恋。上回私闯藏经楼如此,今日又是如此。

“这个……我不是见你一直不回来嘛。”陶正奇支吾了两声,这才岔开话题道:“看你兴致这般高,莫非你当真进去了?”

“自然是进去了。”罗英嫡说话间,脑海里忍不住就闪过在玄天阵中种种,脸色顿时就有些不自在。

当时一门心思的就想着要闯过阵去寻找自己的仙缘,所以可以无视那些红粉、颜色。可现在回想起立,他却是忍不住有些心跳——那幻阵也太逼真了些!

“与我说说,快与我说说。”陶正奇连忙把罗英嫡扯住,一脸的敬仰:“这仙家法术必然是不同凡响的,你现在与我说说,待我下山了也后与家里人吹嘘两句,也免得老父老母说我在山上浪费十年。”

自家无意中认得的仙长以及仙长赐下的那座藏经楼如今已然成了他最大的秘密,罗英嫡哪敢把真相说出来,因此只得装出一副没好气的神色把陶正奇撵开。

“去去去,哪来这么多仙家法术。”

过得半晌,见陶正奇面色古怪的看着自己,罗英嫡知道他心里怕是起了芥蒂。

十年情谊,两人间的感情自然不能因此断绝,好在罗英嫡顺手从藏经楼里偷了本书出来。虽然这书入不了他罗英嫡的眼睛,可给陶正奇似乎却是正好。

所以罗英嫡不顾陶正奇神色,只是把门掩上,这才装作神经兮兮模样,从怀里掏出那本《绫罗秘法》来。

“喏,给你带的。”

说着,罗英嫡又解开衣裳把那些新鲜果子全数掏了出来,仔仔细细地在里面翻找了一遍,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果,这才颓丧的把那片果皮拿白玉盒子收好了。

白玉盒子最是能防止灵气外泄,就是一些仙丹之类的东西都能用这玩意装着,用来装果皮很是合适。

陶正奇没有察觉罗英嫡的异常举动,他在拿到罗英嫡给的“绝世秘籍”后就迫不及待的翻了几页。待发觉其中内容,这人更是为之大流口水,大呼罗英嫡是自己平生知己,知道自家的喜好。

“这书你可得收好,即便要练,也得小心着。一来这不是玄门正宗,乃是旁门左道的双修之术,虽然对女方伤害不多,却也不是什么好事。二来此书毕竟不是凡人能有的,若是引起宵小觊觎,便是一桩祸事了。你可能记得?”

“记得了、记得了,看你这啰嗦劲。”陶正奇却是没耐烦的很。

见陶正奇这副模样,罗英嫡不免有些担心。

他知道陶正奇这人有些喜好小显摆,只怕下山后不懂得收敛。若当真只是些宵小倒也罢了,想他陶正奇在山上十年多少也学了些功夫,一般的凡人还奈何不得他。怕就怕引起了凡人官府的主意。

只是各人有各人的缘法,罗英嫡也知道万事都强求不得。自己已经好生交代过了,若是再出什么事料想那时候他也成了丹乾派的普通弟子甚至内门弟子。介时有丹乾派做靠山,倒也不虞有人敢硬生生加害于陶正奇。

“你当真要下山去?不打算参加大考了?”

“不参加了。”陶正奇被罗英嫡一句话说的呆了一呆,就连绝世秘籍也不想看了,只是摇头叹息道:“实则半个月前我就已经托人把我要下山返家的消息带了回去,若不是为了等你回来,我只怕昨日就走了。”

罗英嫡听了也是有些伤感,只是陶正奇既然走的如此坚决,他挽留的话也就说不出口了,只得在与陶正奇郑重地道过别后连忙出得门来。

他怕自己再待一回会忍不住告诉陶正奇自己已经有了七八分把握可以通过仙缘大考。

只是藏经楼的存在实在太过诡异,罗英嫡极清楚“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因此若是有必要的话,只怕今生他不会跟任何人说起这件事。

“若是我真的能修成仙道,再来补偿你我的这一份情谊吧。”罗英嫡望着陶正奇房舍紧闭的房门忍不住暗暗发誓。

收拾过情怀,罗英嫡就赶往报名地点。

丹乾派外门弟子五百名,除去那些已经开了灵窍的,大约还有半数。而在这半数之中,像陶正奇这样打算直接回家的毕竟是少数,似罗英嫡这般打算通过大考留在山上的毕竟还是大多数。

只是之前的罗英嫡是找了一条过山门的法子,想着自己即使过不了大考,也能有机会留下来——即使这个机会渺茫到可以忽略不计;而这些人却多是抱有侥幸的心理,幻想自己能挑中上上签,说不得只要去猎杀一头普通猛兽之类的就够了。

只是世间事毕竟没有太多侥幸,罗英嫡刚走过去,便发觉有人拿着签在嚎啕大哭,边上负责登记的师兄却是看也不看的往书册上记录。

罗英嫡把头凑过去看了一眼,顿时忍不住也为那人哀悼,因为书册上赫然记着两个字:山鹰!

“师兄,外门弟子罗英嫡前来报道,不知要走些什么程序?”

罗英嫡自然是知道程序的,五年前那次大考他就在一边看了半天,把所有的程序都记了个滚瓜烂熟。只是他如今仍然要这般问一遭,为的就是不得罪人。

那师兄听了罗英嫡名字,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眼神***古怪,让罗英嫡好生不自在。

“不是说你不准备参加大考,打算闯山门么?怎的又打算来试一试?”那师兄虽然话说的有些刻薄,但是还是把签筒拿出来:“瞧瞧你运气吧,说不定也能像那些幸运儿一样抽个上上签。”

罗英嫡适才已经看见这人补了一根山鹰的签进去,因此也不多话,只是闭上眼睛去摇。

说来也奇怪,此时他平心静气的摇来摇去,不知怎的脑海中竟是浮现出一只猛禽来。

这猛禽站立时就有一人高,双翅展开时便有五六丈,赫然就是此次抽签中最困难的对手——山鹰!

正在此时,罗英嫡耳中也是突地听到一声响,正是他的签从签筒中掉出来的声音。

这响声好怪,明明附近喧闹的要死,便是比之闹市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可他偏偏就清清楚楚的听了个清楚,甚至连哪一头先落地都听了出来。

这种玄之又玄的感觉罗英嫡还是首次体验,他不自觉地就沉浸在其中,不一会儿脸上竟是多了几分笑容。

“瞧师弟这副模样,莫非是抽中了上上签?”

“不瞒师兄,确实是上上签。”罗英嫡看着手里的签,脸上的笑意更盛,说话时都充满了自信:“对他人而言这支签可能是下下签,可在我眼中却是上上签无疑。”

说罢,罗英嫡却是将这签往空中一抛,随即头也不回的就走,然后一个悠悠然的声音清晰地从人群中传了过来:“烦请师兄帮我填上,它日过关师弟再请师兄喝酒。”

“这是……”

这人随意地伸手一招,将空中签牌招至手里,再看了一眼签上的字眼,先是一愣,可随即就忍不住拍案笑道:“好一个他人下下签你之上上签,只看你如此自信想来也不是那种临阵脱逃之辈,我便留在山里等你一壶酒又如何!”

对于自己会抽到山鹰,罗英嫡虽然觉得十分巧合,可却也觉得其中自有深意。特别是在抽签时他脑海中不由自主就浮现出的山鹰形象,更是让他觉得冥冥中自有天意。

“既然天意如此,我明日便屠了山鹰给尔等看看就是。”

回到房里,陶正奇房中已经是人去楼空。罗英嫡这会儿也不伤怀了,径直回到自己房中开始打坐调息。

果皮已经被罗英嫡一点不剩的嚼了个干净,就是连一点渣也没剩下。

随着果皮下肚,一股稀稀薄薄的灵气从脏腑处升起,罗英嫡自是早就严阵以待,将那灵气引导进第一条人脉中,只是未过一会便发觉灵气前有一道厚壁堵住。

罗英嫡清楚,这就是自己开启修仙之路的第一道关卡,也是他所要打通的第一处灵窍。

好在今时与往日不同,有火蚕灵果残余的灵气相助,比之往日他自行吸收日月精华的效果要好的太多,这第一个灵窍竟然是轻而易举被攻破。

罗英嫡觉得灵气尚有剩余,顿时依照丹乾派秘法,将这灵气又向第二处灵窍冲去。

只是这灵气毕竟是残余,因此罗英嫡虽然把第二处灵窍冲的有些松动了,但毕竟没能冲过去,最终只能把最后一点灵气撤回,存在第一处灵窍中好生温养。

做完这一切,已然到了深夜。罗英嫡这才察觉到自身饥饿不堪,连忙往膳厅赶去。

毕竟是仙家大派,膳厅中是一天十二个时辰都有管事的,远远的就能看见灯火通明。

正打算急走几步,冷不防边上突然窜出几个人来,张口就是一句:“可让我们好等!”

罗英嫡不明白为什么在这丹乾山上还会有人想暗算自己,要知道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外门弟子罢了。

“莫非是白天露富的缘故?”想到当时他拿出火蚕灵果时边上那些人的贪婪眼神,罗英嫡就忍不住有些懊悔。

“财不露白,古人诚不我欺!”

罗英嫡正要张口大呼求救,冷不防那几个人里就有一人推金山倒玉柱般的跪倒在地,其中一个人更是开口说道:“请师弟受我一拜。”

这声音罗英嫡听着觉得没有恶意,顿时就收了呼救的心思。此时又恰好有一道月光照来,罗英嫡这才发觉眼前四人赫然就是山道上抬担架的四人,而跪下的那个不是担架上的那位刘师兄又是谁!

只是看他如今神色虽然还有虚,但能出现在这里也能证明他余毒尽去了。

“好歹没浪费我的灵果。”罗英嫡也说不清楚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想法,但是能救回来一条人命毕竟还是高兴的。

“原来是刘师兄,你如此做,让师弟如何担得了,快快请起。”说罢,罗英嫡又忍不住暗暗出了口长气。

老话说人吓人吓死人,这几个人藏在暗影里突然窜出来吓人,可不是差点把他吓死!

这话不能说出口,而且还得藏的深深的。所以罗英嫡只能打着笑脸道:“听几位师兄意思,莫非是专程在这里等我不成?罗英嫡何德何能,竟然劳众位师兄这般守候,当真是万分愧疚。”

罗英嫡这话说的有些恶心人,但是那几个人好似完全没听出来一样,那刘师兄更是摇头道:“不辛苦,一点都不辛苦。师弟救了我刘子木Xing命,还损失了一枚极珍贵的灵果,我在这等上一会有什么要紧,就算等上十天半月的也是应该。”

“哦?”

看他话说的硬气,罗英嫡的眼球忍不住就缩了一下——自己算是没救错人!

就在这个时候,这刘子木忽然又从怀里掏出一件物事塞到了罗英嫡手里。

罗英嫡扫了一眼,是一枚晶莹透绿的玉佩,在这夜色里也有淡淡光华放出,显然和他的火蚕灵果一样,也不是凡物。

“师弟灵果价值万金,师兄我身无长物可拿不出第二枚来。想来想去也就是这枚偶然得的玉佩值钱些,师弟快些收好了,只算是我的一片心意。待日后我寻得灵果,再还于师弟。明日还要下山,我就不扰烦师弟了,咱们明日再见。”

几人的离开罗英嫡并没有察觉,因为他这会儿所有的心思都被手中的玉佩吸引过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