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万剑长生

更新时间:2021-11-24 05:17:32

万剑长生 连载中

万剑长生

来源:落初 作者:晚睡学生 分类:武侠 主角:荆轲杜三 人气:

完结小说《万剑长生》是晚睡学生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荆轲杜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盖聂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真正的朋友不多,他冷,只是因为生性如此。对盖聂来说,无敌是一种寂寞。这种孤离,只有找到敌手,才能被打破;所有人羡慕他达到巅峰,他反而觉得自己才初生;武侠秀,仙侠再秀,玄幻接着秀;总之秀秀秀,自己秀还不行,带个娃一起秀才算赢家;突破的不仅是剑法,还有他的心;悟出的不只是人生,还有天地万物;剑徒说:“盖聂这个人,根本不是人。”除了实力,他的魅力远不在于秀,他狂,却狂得不张扬,他有点幽默,因为冷,所以变成了冷幽默,他就是这么偏偏有好运,好运连连,恭喜发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疾厄草之毒!”

疾厄草是剧毒之草,一旦中了此毒,如果没有及时服下解药,在一个月内必定毙命。

对于这种毒,盖聂并不是不清楚,因为盖千忆中的就是这种毒,可是他想不通,为何这些人也会中了毒?

白衣书生刚喊出这种毒草名,周围的哀呼声瞬间就停住了。

周围气氛显得诡异,如同一首曲子弹至高点,遇到了琴弦崩断了一般,先是一顿,接着变成一片沉默。

过了一会,“哎哟哎哟”,消失的哀声又响成了一片,耳边全是很嘈杂、恐惧和连续不断的哀呼。

等确定没有人再倒下,没有任何声音的时候,白衣书生才缓缓地走过来,他从腰间泥人的身上抠下了一点黑色的泥,和搓药丸一模一样的手法,食指和拇指间马上多出了一颗又黑又圆的东西。

他手里拿着泥丸,似笑非笑地在问这些中毒的人,道:“我这里有救命的药丸,你们有谁想试一试?”

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开玩笑,显然,没有人愿意相信他的话。

“臭小子,你拿我们的命当玩笑,你这是活腻了吧?这哪是救命的药丸?”有人忍不住怒骂。

的确,不论是谁看见白衣书生这样的举动,也会为之震怒的。

“这是黑泥巴垢子,小子你它娘的想唬谁呢!哎哟!尽说大话!”那人的话才骂到一半,身子猛地摔在了地上,手掌按在沙土上,这只手掌立刻肿了起来。

沙土里长着一株叫不出名字的草叶,叶上光滑如冰,叶下却是参差不齐的长着些尖刺,尖刺扎在掌心,有鲜血缓缓地沁出来。

白衣书生坏笑道:“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说完了这十一个字,他的目光里有一股杀气掠过,十分慑人,这是一种只有在秦门探子的身上才能看见的杀气。

这时,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吹来一阵风,让众人皆觉得有些冷了。

白衣书生的手与脚在悄悄地移动,动作极为缓慢,好像水流那样平静。

可是水冲过来的时候,有谁能够及时抵挡住呢?又有谁知道水是从哪里冲来的?

白衣书生的瞳孔在暗暗收缩,平静的面容中浮出了一股渐渐而强的杀气。

他的脚慢慢地,慢慢地沉了下去。

突然间,足底迅速地踏在沙土里,就像结合了某种厉害的步伐和轻功使出的,原本被风吹动的沙土表面更是出现了一只只脚印。

这些脚印深浅不一。

阳光更灿烂了,金色脚印早已被染成了鲜红色,鲜红色脚印的尽头,有人惨呼一声,身子立刻就倒了下去。

匕首!

白衣书生将它从最料想不到的地方刺了出来,刺中骂人者后忽又有了最令人吃惊的变化。

匕首上沾着骂人者的血,人还没有死,血却流了不少。

就在这时,在白衣书生身旁,有人怒哼一声,踢起了一团沙,沙里含着一股力量,猛然向他飞脚而来。

这一脚飞起来,人就落了下去,人落下去的时候,被白衣书生一脚踹中了脸庞。

偷袭者的脸庞就这样陷在沙子里,因为白衣书生踩住他的脸,让他想爬也爬不起来。

白衣书生怒声道:“哼,我好心好意救你们,你们不感激我也就罢了,秦飞云活了二十五年,手里捏过的泥人比你们吃过的沙子还要多,我平生最恨的就是质疑我的人,说的就是你们这些孬拔子!”

“你是秦飞云?”那人被秦飞云踩在地上,嘴巴里全是沙土。

秦飞云在冷笑:“怎么,世上难道还有第二个秦飞云?”他说完,一抬脚后,将人踢到了一旁。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秦飞云一双目光望向四方,嘴角笑意渐渐地消失:“我已很久没有活动身手,你们可不要惹了我不高兴。”

他说完,哼了一声,将手中的匕首向旁边一掷,匕首蓦地插进了沙土里,匕尾还抖了两抖。

“啊,失意书生秦飞云?!”有人在低声议论,仿佛很惊讶,“这个人本事不小,胆子也大,听说他盗走了楚王的一样宝贝,正遭楚王派人缉拿呢!”

四下里,有人真的吃惊了。

因为这个白衣书生正是楚王要抓的剑盗“失意书生”秦飞云。

可是,秦飞云出现在这里,既没有乔装也没有易容?忍不住让人觉得奇怪:秦飞云跑来这里干什么?莫非他是要去苍漠?

盖聂的目光转到秦飞云的身上,连移都无法移开了,眼看着秦飞云笑着走回来,一片沙土从他身后轰然炸开,扬起了两丈之高。

听见“嘭”的一声,沙土猛地荡了起来,将秦飞云在这瞬间吞没了,等沙土从高空中洒将下来,众人皆捂住了嘴鼻,有十六道刀光突然一起出现。

秦飞云并没有很吃惊,鼻里轻轻一哼,从腰带里抽出了一把金色的剑。

这把剑和独臂老人的软剑比起来,更软,更长,更像一条蛇,有时却又硬得犹如一把金锏。

——这是一把又长又灿烂的金蛇剑。

归玉娘等人见到此剑,皆感到十分吃惊。

“咦?这不是公孙无恨的金蛇剑么?怎会在秦呆子的手里?”

金蛇剑是一种古怪的机关剑,剑本身极不光滑,剑的形态是跟随所使剑法而在发生变化。

如果所使的剑法挥洒如水,剑也和水一样软,而迟钝间,也会笨重地得宛如两条蛇在牵扯不清。

这种机关剑可以通过发射暗器来触动最致命的杀机,剑身由两条雌雄金蛇互相缠绕,看起来仿佛是两条金蛇缠住彼此不放,倘若使剑者在挥过三十招后还未停下,就会有暗器从蛇嘴里吐出。

这一吐,必定是要见血的。

秦飞云剑法中虽然有破绽,却在一时半会间也难以被攻破。

这十六个黑衣人从沙土里蹿上来时,十六道刀光已跟着劈了过来。

明明有十六道刀光一起向秦飞云击来,可是当秦飞云连续挥出三剑之后,在第四剑时情况又忽然有了变化。

这种变化连秦飞云都意想不到,也绝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变化。

——这是金蛇剑本身发生的变化中的变化,好比是沙丘上的流沙在移动,明明看见流沙里有空隙,可是等到人走过去时,流沙早已填满了这空隙。

“咛”,剑振之音,低沉而尖锐。

是金蛇剑在振动,一道剑气从金蛇剑上荡了出去。

对方的刀被震断了,断成了两段,两名黑衣人也跟着被震飞了出去。

秦飞云的剑法中藏着一种绝妙的变化之法,这种剑法变化,连盖聂也暗暗吃惊。

不仅是盖聂,连胖老头和独臂老人也把目光从彼此身上移开,一起被这场决斗吸引住了。

当一名黑衣人一刀砍中秦飞云的金蛇剑,秦飞云非但没有露出吃惊之色,也不表现出任何怒气,却发出了一声说不出的怪笑。

——一种风沙疾卷处,藏在沙尘之后的怪笑。

盖聂的判断一向很准确,他相信自己这次也不会听错。

这声怪笑中还夹杂了其他的声音。

是一阵熟悉的马蹄声!

是不是又来了什么人马?

至少有几十匹奔腾的快马!

秦王还是派人来抓他了!

秦飞云和黑衣人还沉浸在这场激斗中,看来一时半刻已是无法结束了。

此时,在他们身后,在众人视线里,景象更令人吃惊——

在离这些人两三百步处,有一队人马正朝这边浩荡赶来!

来了!来的人还真不少。

可就在这时,盖聂又听到了有铁链在沙里滑动的声音:这根有拇指粗的铁链显然已被拖动了很久,而且速度极快。

在离众人五六十步远,铁链的速度突然开始变慢了,铁链被拖动时声音特别沉重,终于看见了铁链尽头绑着一个人。

是个十三四岁的瘦小少年。

少年的双手分别被扣在了铁链上,身子挨在沙土里,正被这队人马拖着往这边滑行。

少年始终闭着眼睛,好像是被铁链拖晕了过去,等他身子停下来,这批人马已抵达众人的跟前。

这些不速之客绝不会是别的什么人,而是秦王所派。

盖聂自然认出了带头的三个人。

秦王麾下十三剑客中:高亨、赵元吉和诸葛晓风。

这个少年又是谁?

他为何会被扣在铁链上?

他又是如何得罪了这些人?

这几个畜生!盖聂在心里暗骂一声。

这一声骂过后,耳边渐渐响起了诸葛晓风过去说的话:“凡有人得罪了我,绝没有好下场的,只要我高兴,随时都可以让他成为闪电的玩物。”

闪电,这匹马是黑的,油光水滑,黑得发亮。

诸葛晓风每次出行任务都会带着她。

按照诸葛晓风的话说,之所以称“她”而不唤“它”,是因为闪电有个特别的嗜好。

——一些女人通常都有的嗜好。

闪电特别喜欢逛大街,而且喜欢停在胭脂店门口吃着草,只有草却没有胭脂的时候,闪电就会衔着草自己去找胭脂店。

一个人如果不爱马,是绝没有兴趣研究马的,一个人眼里如果只有自己,这个人根本就没有兴趣去关心任何人。

少年迫不得已将脸埋在沙子里,身上穿的衣服也是东破一块,西破一块,看起来浑身上下都是伤,已快要死了。

盖聂早就听说秦王麾下十三剑客中的诸葛晓风,此人行事最为狠辣和古怪。

诸葛晓风最喜欢虐人,也极会虐人,只要有人惹了诸葛晓风不高兴,绝对要被他虐得死去活来。

如此虐人岂非就连冷血禽兽也不如?

让闪电在风沙里拖着铁链,将这少年一路拖到了众人眼前。

无论谁见到了此般情景,都会忍不住咬牙怒骂。

少年的双脚也被铁链扣住了,铁链上有血迹被风吹干了。

马队终于停了下来,周围一下子多出了数十个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