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唐韬略

更新时间:2021-11-23 05:53:56

大唐韬略 连载中

大唐韬略

来源:落初 作者:岂清 分类:历史 主角:丁瑜洲尼姑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大唐韬略》是岂清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丁瑜洲尼姑,书中主要讲述了:历史系学生丁瑜洲来到大唐,为爱疯狂,为情癫狂,靠着预知未来的本事,助推女皇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不一样的唐朝,期待您的赏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次日清晨,太阳初升,感业寺的晨钟准时被撞钟人“哐哐”敲起,惊醒了众人的清梦。

全寺上下伴随着钟声进入忙碌的状态,负责洒扫的杂役们早就拿起工具开始了卫生清洁工作,其他人都按照各自的分工有条不紊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前院、后院、大雄宝殿、禅房、藏经阁、膳堂各处都人来人往,人影攒动。

平时这个时候,丁瑜洲都会偷懒再睡上一个时辰,可今日他一早就起来了,钟声没有响就醒了,此时正在大雄宝殿前的院子里拿着扫帚扫地。

今日可是大日子,是一年一度的中元节大法会。

中元节,俗称“鬼节”,据说这日地狱大门打开,无数魂魄返回人间,故而这日,人们往往会祭祀先祖,放荷花灯,为逝去的祖先祈福,祈祷先祖魂魄安宁,早登极乐,故而寺院会举行大法会为亡灵超度。

不仅如此,朝廷早就传来圣旨,当朝皇后娘娘将来寺内礼佛上香,为先帝祈福。因为有大人物要来,所以感业寺不敢有丝毫的懈怠,静安住持更是三令五申,务必仔细又仔细,确保各项事务万无一失。

此时,丁瑜洲正拿着扫帚站在一颗紫薇花树下发呆,并没有真正干活,只是装装样子,表现一下自己的姿态,其实他的打扫范围早就被其他杂役给帮忙扫完了,因为他有钱,随便赏几个铜钱,这些活对于那些杂役而言,简直就是小意思。

静安住持曾表示要给丁瑜洲换一换工作岗位,让他做特产售卖员,不必再做保洁员,可被丁瑜洲拒绝了,因为他觉得现在这样挺好,仍然是感业寺的杂役,只是兼职搞点小生意,发点小财,既能接触大唐群众,又能接地气,唯有这样才能了解真实的大唐。

其实丁瑜洲也知道,在大唐那个阶层社会,士农工商,商人处于最低位次,就算他有富可敌国的钱财,也是属于下层人士,一样会被歧视。

有钱,他追求的目标远远不止于此。

丁瑜洲正欣赏着满树盛开的紫薇出神,忽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扰乱了他的思绪。

“相公,您去那边廊下歇息,我们来扫就是。”

一个谄媚又势利的杂役满脸堆笑,站在丁瑜洲身后向他示好,点头哈腰,奴颜婢膝。

丁瑜洲回头一看,知道此人名叫黑二,名字有点特殊,他不是姓黑,而是因为脸黑,排行老二,便被人唤作黑二。

丁瑜洲侧目看见黑二那贼眉鼠脸的样子,想起昔日自己还未发达时,没少受这厮的欺负,念及昔日耻辱,怒气突生,抬脚对着他的腿就是狠狠一踢,不屑地说道:

“黑二,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叫我什么相公、公子吗?叫我大傻子!”

杂役黑二吃疼,踉踉跄跄,险些摔倒,但是脸上不敢有丝毫怨愤,忙迎合道:

“是,是,小的知错,小的知错,那是您的旧称,小的可不敢,还是称呼您大哥合适。”

丁瑜洲低头审视着黑二,脸一拉,道:

“你叫我大哥?这是几个意思,是说我排行老大,还是说我姓大名傻子,才称呼我大哥。如果说我排行老大,可就有点不妥了吧,那什么时候,你不是让我跪在地上叫你大哥吗?小弟那有让大哥叫大哥的理,那种不肖之徒恐怕连佛祖菩萨也会怪罪的!我虽傻,我可不敢。”

丁瑜洲见黑二被他说得面红耳赤,一想起这厮曾经百般羞辱自己,就难平心中之怒气,继续说道:

“啊,黑二大哥,小弟可不敢做这种没良心的事情。”

丁瑜洲双手抱胸,摆出一副好怕怕的样子,存心要整治这厮一番,语气尽是刻薄,态度尽是轻视。

丁瑜洲对待其他人绝不会这样,只是此人昔日欺人太甚,才想着好好教训他一下。

黑二明知今日倒了大霉,大傻子不可能轻易放过他,却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因为一则忌惮大傻子人高马大,自己不是大傻子的对手,二则是害怕大傻子身后那一群拥护者。

此时的丁瑜洲深得人心,众杂役私下里都称颂他,说他人俊心善,脾气好,没架子,怜贫助弱,比如有老人生病,他会去山下为他们买药,不求丝毫回报,全都是无偿提供给他们。有了好吃好喝的,也都会分给这些杂役们,一点也不吝啬,也从不觉得自己有了钱就与他们不一样了。

试想,如此又善良又亲民的高富帅,怎能不受众劳苦杂役的喜欢,一个个见到他都直竖大拇指,年轻的杂役都奉他为大哥。谁要是敢欺负这么好的高富帅,不管三七二十一,他们就会跟谁急。

那势利眼黑二昔日嚣张跋扈惯了,却最明白“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见丁瑜洲左右逢源,上下归心,关键还能从他身上发点财,为了攫取最大的利益,他不要尊严,完全把自己的姿态放到最低,低到无法再低的程度:

“小弟我原来是瞎了狗眼,有眼不识泰山,不知大哥您乃人中豪杰,得罪了大哥您,小弟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当我是一个屁,放了吧。如果您还不能解气,小弟任凭您处置。”

黑二说完话,便立即扑通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认错道歉的诚恳态度出乎丁瑜洲的意料。

丁瑜洲转念一想,对他投去鄙视的眼光,原本认为此人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不成想骨头竟然如此软,愈发不待见他,念及今日是皇后娘娘亲临感业寺,此处又是大雄宝殿,不便多和此人计较,便说道:

“你起来吧,既然你认我当大哥了,之前的那些恩恩怨怨便从此一笔勾销。我是最看重忠诚二字,最厌恶那反反复复小人心,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黑二,你怎么这么没骨气,不就是你家里老母病重,想多赚点钱吗?也不至于如此低三下四求他一个收粪的吧?!你赶紧给我起来,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丁瑜洲的话突然被一个雄浑而严肃的声音打断了,声音还带着点戾气,着实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丁瑜洲定睛一看,发觉此人正是黑二的好友,名叫刘大,这个家伙相貌和黑二截然相反,黑二贼眉鼠眼,这人却相貌魁梧,五大三粗,浑身肌肉饱满,甚是强健。

黑二是泥瓦匠人,刘大是搬运工人,这两个人配合默契,效率最快,质量最好,一度是众杂役中的佼佼者,赚的钱最多,日子久了便开始洋洋自得,目中无人,最后演变成杂役中的领头羊,所有杂役都害怕他们,都忌惮他们。

丁瑜洲刚穿越来的时候,因为不知道这些套路和规则,一次走在路上没有给他俩让路,被他俩一顿臭揍,然后又被逼迫着跪在地上认错道歉,要不是当时丁瑜洲装疯卖傻,极力讨好,他恐怕会被打个半死。

再后来,丁瑜洲崛起,他们不幸地遇到了丁瑜洲这个后起之秀,棋逢对手,他们的地位受到威胁,两人心有不甘,浓厚的怨气渐渐在心中聚集,才演变成了今日的局势。

刘大走到黑二跟前,一把拽起黑二,对着他说道:

“为何不听我的劝告,你怎么能做出这种没骨气的事情来?”

黑二抵不住刘大的强大力气,硬生生被刘大提溜起来,没好气地说道:

“听你的,你能变出钱来?”

刘大被黑二这句话堵得哑口无言,张了张嘴,半天没说出话来。

刘大的脸憋得通红,恼羞成怒,将矛头直接转向丁瑜洲,将全身的怒气统统撒向丁瑜洲,目露凶光道:

“你,一个疯疯癫癫的家伙,花言巧语骗了玄奘大师,骗了静安住持,骗了所有人,让大家供你驱使,你以为你是谁啊?你算什么东西,不知来头的野种,不过就是个昔日跪在我兄弟俩脚底下的一只蚂蚁,老子就偏偏不听你这套,就不听你安排,你能如何?”

丁瑜洲见刘大气势汹汹,双拳紧握,随时都有要冲上来决一死战的可能,对着他潇洒一笑,要论打架,他自然不怕,刚才他已经综合分析过刘大和自己的实力,虽然刘大粗壮有力,自己力道比刘大逊色些许,但是自己身高体长,比刘大高出一头,又练过拳击柔道,完全可以利用身高优势,借力打力,应该不会吃亏。

丁瑜洲有恃无恐地说道:

“刘大,你不是我下属,我也不是你上司,我自是拿你没办法,你听与不听都是你的事,就是你这说话态度让我听来很不爽,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我看你得好好跟你的好兄弟黑二学学啊。”

“你,你,欺人太甚!”

刘大听了丁瑜洲的冷嘲热讽,哪里能忍得下这口恶气,犹如一头发了疯的老虎,随时要扑向丁瑜洲。

黑二死死地拦着刘大,提醒他不要过多纠缠,赶紧离开,刘大哪里肯听他的话,一甩手,将瘦弱的黑二甩开,一个大步逼近丁瑜洲,指着丁瑜洲的高挺的鼻尖说道:

“怎么着,我要是不学呢?你能怎么着我?”

丁瑜洲本不是容易生气发怒的人,毕竟是现代教育培养出来的人才,涵养素质还是很高的,只是受不了刘大那咄咄逼人的架势,又被刘大狂妄自大的言语一激,怒火渐渐燃烧起来。

一场大战即将爆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