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梦道人

更新时间:2021-01-22 10:41:14

梦道人 已完结

梦道人

来源:落初 作者:吴能言 分类:灵异 主角:常鸿张 人气:

《梦道人》作者:吴能言,灵异类型小说,主角:常鸿张,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个关于梦境、鬼怪和人的故事。人的梦境已经算离奇了。鬼怪的梦境,那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常鸿虽然没大想通,但是还是行动了起来。毕竟这梦境由他支撑,时间拖久了也不是办法。

常鸿见酒楼中也得不到什么消息了,索性辞了工带着一套黑衣和这几日的工钱就离开了。他背着包,佯装逛街的样子,一路晃荡到了那李秀才的字画摊位上。李秀才的字写得确实不错,不过字画这种东西向来就是冷门生意,摊位上倒是只有常鸿一人。

这正方便了常鸿,他一边挑着字画,一边和那李秀才聊着天,时不时地还会念上几首诗词。他作为一个写小说的,平日里也会背上一些,没想到在这里派上了用场。看着聊得差不多了,他算着价钱,一连挑了几张字画,刚好用尽了自己最后一文钱。

常鸿抱着字画走了一会颇有些浮夸拍了一下大腿,折回摊位上,满脸歉意的对着李秀才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刚才见了字画一时心喜,连住店的钱也没留下。不知可否退还一幅?”

说着常鸿开始挑选了起来,一边挑着画,一边摇头叹着气,“无论哪副看着都喜欢得紧。唉,要是不用把钱上缴给城主就好了,这样我就算住了客栈,还有钱能余下。”一边说着,他一边偷瞄起书生来。

李秀才倒是比他想得反应还大些,拉着他说道:“常兄若是不嫌弃,可以先在我那住上几晚。”

常鸿哪有不同意的道理,装模作样推脱了几下,说道:“也罢,那就麻烦李兄了。”等着李秀才收摊了,他就跟着李秀才回了家。

李秀才倒也没有谦虚,家中确实破落,仅比那柴房大上些,家具也只有一桌一床几张椅子,而且都老旧的厉害。回到家他也没有休息,开始画起了字画来。

“常兄,你先休息吧,毕竟晚上还要攻城呢。”

常鸿楞了一下,应了两声,就缩着身子躺到了床上。这李秀才大约是把他当成了自己人了。说起来,他们人这么多,而且只有晚上聚集,认不齐也是正常的。常鸿半睁着眼,偷偷瞄起李秀才来。

李秀才画得认真,也没注意常鸿。他提着笔,悬在空中,酝酿许久才落下,动作不大,可他脑门上已经渗出了一层细汗。常鸿看了许久,等着天都快黑了,也不过成了一张。这样一张字画不过二三十文,而且要好几日才能卖出去,倒是还不如常鸿打杂来得轻松些。

李秀才收了笔,把字画晾了起来,见时间差不多了,将常鸿叫醒,两人换了黑衣,出了门。

第一夜,常鸿没怎么张扬,只是听着李秀才指挥将石头往着城墙上扔着。话虽如此,但他用手投掷倒是比别人那弹弓的扔得更快更远,免不得吸引了些目光。

等到第二天白天的时候,他去打了些短工,拿着钱给李秀才买了吃食,算是付了房费。李秀才虽说是个秀才,却也不是个死读书之人。相反他才思过人,谈吐不凡,为人又谦虚温和。两人相处了几日,关系又进了一步。常鸿也不完全是装的,他性子孤僻,又常做出一些异于常人的举动,自然没什么能说话的人。现在能有个人时常陪他说话,倒也不错。

关系打的差不多了,常鸿也与周围那些青年熟识了些,是时候展开计划了。常鸿停下了投石的动作,走到了李秀才边上,说道:“这都这么多天了,一点进展都没有,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

李秀才看来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没有怪他擅离职守,反而问道:“常兄有什么法子么?”

“我看不如这样,你让一处放缓一些投石的攻势,其他地方继续保持,等着他们有人露出身来,我有把握能砸伤几个。”

“这……”李秀才沉吟了一下,看向了周围,其他人手上不停,却也都偷偷关注了过来。他转头看向常鸿问道:“你有几分把握。”

常鸿没有直接回答,他捡起一块脑袋大的石头,指了指城墙上的一个红圈,然后做了一个投实心球的动作,将石头砸到了圈中,石头砸在墙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李秀才点了点头,这才答应道:“好,就依你的。”他给常鸿指了一处地方,等他准备好,便让其中一组人放慢了动作。很快有个士兵举着铁板站起身来,从铁板后探出半个身子,想要攻击下面攻城的人。手上动作才做了一半,一块巨石猛撞到他的铁板上,一阵巨力袭来,他一个不稳居然吐着血掉下了城墙。

常鸿为那个士兵默哀了三秒,如法炮制,又砸下了好几个。不一会,城墙上的士兵吃了亏,便不敢露头。李秀才索性让他们听了攻击,等着他们好奇探出来观察之后,常鸿双手翻动连砸下去三个。不过这之后,无论他们怎么引诱,对面也不出来了。

常鸿见计划进行得很顺利,心中暗喜,但还是装着有些犯愁地说道:“这下拿他们没什么办法了。”

秀才自然不知他在装模作样,安慰道:“无妨,现在没了士兵的干扰,大家可以更专心攻城,这城门不多久大约就能撞破了。”

“也是也是。”常鸿假惺惺地应了声。

这样又进行了几天,战果颇丰,城中人员不足的情况愈发加剧,城门都被撞得有些摇晃了。当然,要完全撞开,还要些时日。

很快又到了城主收钱的日子,这一次情况开始发生了变化。

城中的士兵本就不多,被打伤了小半之后,有几队伤的多了,三三两两,完全没有了以前的威风凛凛的样子。而且人手少了,要干的活一点也没变少,这些士兵一个当两个用,几天下来,面露疲色。

常鸿在城中游走着,找了个落单的士兵跟着,等着他银子收得差不多了,常鸿蒙上面巾猛扑向那个士兵,一边挥拳,一边喊道:“还我银子来。”常鸿大力击打下,士兵当即晕倒了。

“原来这些兵已经这么弱啦。”常鸿大笑一声,然后把士兵怀中的银子一把撒了出来,他捡起一把就飞快地逃走了。雪白的银子散落了一地,周围安静了一下,然后那些周围的百姓就猛扑向了那些银子。其他士兵听着声赶了过来,忙驱赶了起来。场面一时之间陷入了极其混乱的地步。

而那常鸿,一溜小跑,把面巾往边上一扔,飞快地转了个圈又从另一边绕了回来。他挤入人群中,趁乱又打晕了几个,把他们的银子撒到了地上。这下场面是真的控制不住了。常鸿退出了人群,深藏功与名。

很快这地方的士兵和百姓越聚越多,一名士兵抽出刀砍伤了一个,然而他这举动非但没有吓住那些个平民,反而一下把他们都激怒了。那些士兵虽然不像常鸿说的那般虚弱,但以一敌十的情况下,还是很快就被解决了。

其他的士兵得了声,不敢来支援,逃回了石城。常鸿跟在他们后面,忍不住露出了个笑来,自己的计划完成的差不多了。城主本就不得民心,人手难以补充,这种情况其实早晚会发生的,而常鸿只是加快了这个进程。

那城主依旧如往常般站在城墙上,似乎看不到低下的往城中逃跑的士兵一般,一脸淡然的样子,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

常鸿捡起一块石头来,看着眼前有些混乱的场景,忍不住想道。要是自己在靠近些,趁着那些士兵没发现,将那石头砸到城主身上。城主那小身板多半受不住,这个梦多半就结束了。也算是为了自己被克扣的那些工资报仇了。

当然,常鸿只是想想而已,他没有那么冲动。现在城主已经名存实亡,只要再等上几日,石城自然会轻松告破。常鸿心中得意,站在原地,做了个向城主瞄准投掷的动作。瞄准着,瞄准着,他突然发现了不对。以前看的匆忙,倒是没瞧仔细,只道这小孩长得像那鬼罢了,现在仔细瞧了瞧,那小孩的神情怎么越看越像自己在短片里看到的那个富二代。

常鸿定在了原地,脑海翻腾,过往的记忆在他脑中纠缠到了一块。“啪”的一声,石头一下掉到了地上,翻滚了两圈,他终于想明白。

难怪他一直觉得怪怪的。那鬼魂心中怨气丛生,便是因为觉得出生不公,对富人不满。那城主相当于富人,其他三大势力便代表了穷人。现在想来,这三大势力不正分别是青年,壮年,老年么?

常鸿连打了自己几个巴掌,暗自懊悔。那城主被杀的话,那鬼魂应该半点事都没有,因为这正是他所期待的,相反自己可能会受到重创。不过好在现在发现还不晚,一切还有补救的机会。

常鸿去找了秀才,和他告了别。

“这几日,叨扰了。我在别处找到了住处,就不再麻烦你了。”

李秀才自然是要挽留一番,“常兄何必着急,眼看石城要破,再等几日又何妨。”

常鸿摇摇头,“石城破了,也未必好,也未必好。”常鸿背着包,摇摇晃晃地走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