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活人血祭

更新时间:2020-10-29 04:03:12

活人血祭 已完结

活人血祭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微凉的记忆 分类:灵异 主角:罗盘灵堂 人气:

微凉的记忆新书《活人血祭》由微凉的记忆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罗盘灵堂,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说起邪祟,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恐怖、害怕,不干净。但却很少有人知道,恰恰是这种“不干净”,有时候会救你的命。 今天,我要以我的亲身经历告诫你:那些所谓的“不干净”,到底是什么东西! 因为,从一岁开始,每年家里就给我做一副棺材,七岁那年把一副棺材借出去了,之后我就遇见各种祸事。接连死去的同学,气氛诡异的山村,这一切是诅咒,还是阴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现在下山肯定是来不及了,必须得等雨过去才行。而且这山上几乎毫无遮掩,很容易就被雷给劈中,我跟方大师找了好一会儿,才在暴风雨来临之前找到了一个能容纳得下两个人的山洞。

山洞很浅,里面有股难闻的味道,不过为了躲避暴风雨,我们也顾不了那么多。刚进入山洞之后,就听见外面雷声大作,瞬间倾盆大雨说来就来。仅仅过了几分钟,整个山顶都已经变得雾蒙蒙的,能见度也在慢慢的减小。

雨特别的大,水塘子里的水也在迅速的上涨着,仅仅半个小时之后,原本五个并不相连的水塘,这个时候竟然连成一片,就如同湖面一般。

看到这些,我心里十分的焦急。已经好几个同学死了,也不知道李警官他们那边到底有没有采取措施,把剩下的同学看管好。还有,那个“我”到底是谁?

“风雨交加,不祥之兆啊。”方大师叹了一口气,看着那连成一片的湖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顺着方大师的眼神朝着湖水那边看去,这一看,吓的我汗毛都竖了起来。湖边的那颗大树上,好像挂着什么东西,几乎跟小女孩儿送给我的那幅水彩画一模一样。我赶紧拍着方大师让他看,可是再看过去,树叶还在随风票摆,却并没有东西挂在上面。

我拿出那张水彩画,跟那颗大树比对了很久,可以肯定的是,水彩画上的树就是我所看见的那颗。而刚才的那一幕,正是水彩画中的这一幕。

“叶子,你看到的,可能是真的。老范说你有阴阳眼,在特定的时间能开,刚才那一刻可能就是你的阴阳眼开了。”方大师说这话的时候脸色很沉重,眼睛一直盯在那颗树上。

“那我们该怎么办?”我有些担忧的朝着方大师问道。

“等,等这暴风雨过去,到了晚上,阴气十足的时候,就能看的更加清晰。”方大师说完话之后,就开始把自己的背包拿出来整理东西,他的那些符我基本上都看不懂,跟老头子教给我的不一样。

我也没有心思去想那么多,眼睛再一次看向了外面的树上,拿着手中的那张水彩画开始比对着。看着看着,就发现出来了不同的地方。

水彩画里,除了最下面那个看上去很像我之外,上面的那些,也都非常眼熟。最上面的那个像是黄瑶,旁边的像刘明,接下来是李岩,江涛……越看这幅水彩画,越觉得心惊胆战。明明就是小学生的涂鸦作品,可是这样看下去心如同落入冰窖了一般。

这些同学,正是来这边野炊的那几个。当他们几个同事出现在这样诡异的水彩画里,而且还有几个已经死了,就让这幅画更加的诡异。

我赶紧把方大师喊过来,递过去那幅画,把我所有看到的都告诉了方大师。

方大师听完我的话之后,原本就沉重的脸色,现在变得更加沉重。

“你看到的,可能是他们的命,他们把自己的命丢在这儿了。”方大师看完之后,又把那张水彩画给我递了回来。

“他们的命?”我疑惑的朝着方大师问道。这怎么可能,如果他们的命丢了,我怎么可能还会看见黄瑶,看见潘晓莹。除非黄瑶跟潘晓莹都是假的,如同刘明一般。可是这也说不通,刘明是死在医院里面的。

“是的,那可能就是他们的命。他们把命留在了这里,如果不及时带回去的话,他们必死无疑。现在看来,死亡的顺序,应该就是丢命的顺序。而那个‘你’,就是去收命的。”

方大师的话,让我整个人都有些发蒙,当年老头子教我的时候,三魂七魄都懂,但是命也能丢,这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方大师却说,你家那个范老头子,充其量也就是个村子里的阴阳先生。要不是当年在一起打麻将时间长,谁认识他啊。这人老了就念旧,麻将都打出感情来了,可惜走了就少了个“铁腿子”。

雨一直下到了晚上九点多才停,这期间我跟方大师两个人刚开始还有一句每一句的说这话。到了最后,两个人都冻得直哆嗦,靠在一起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本来想着雨停了赶紧出来生堆火烤烤,但是出来之后才发现,所有的柴火都被那一场雨给打湿,根本就点不起来火。无奈之下,我跟方大师又一次缩在了那个洞里。这回,我们不再去找黄瑶他们野炊时候的痕迹,而是专心致志的等待子时的到来。

那个时候,是一天中阴气最重的时刻,而这个村子里阴气就更重了。所以在那个时候,很多不可思议的现象都会发生,比如大树上挂着的东西。

“早知道,就在村子里弄点牛眼泪了,也不用等这么长时间。”方大师冻得直打哆嗦,说话的时候牙齿都在打架。

“牛眼泪,那玩意儿不是不顶事儿吗?”我很好奇的朝着方大师问道,当时老头子跟我说的时候,我还记得很清楚,说牛眼泪这玩意儿抹上除了对眼睛有伤害之外,不怎么顶事儿的。

“那范老头懂啥,他就是个土包子。”方大师骂了两句,发现实在是太冷了又缩了回来,所以骂的一点气势都没有。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牛眼泪用的时候,并不是要直接把那东西擦到眼睛上,而是要经过各种加工才可以。

至于怎么做,方大师没有告诉我,他说我这点本事,还是赶紧完事儿了念书考大学,这一行不适合我。如果有机会,他会把这阴阳眼给我遮了,到时候我就是个普通人。听到方大师这么说,我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

要是能够变成普通人,我也不用背井离乡跟着老头子跑到这儿来,已经有十来年没有见到父母。再见面,能不能认出来都不一定。

越是难受就觉得时间过的特别的慢,好不容易挨到十一点半,我跟方大师两个人都快要冻僵了。起来活动了一下,就跟着方大师开始朝着大树那个方向走走去。

为了节省电量,我们两个只打开了一个手电筒。刚下过暴雨泥泞的山路,在手电筒微弱的灯光下显得特别的难走。只有百十来米的距离,我们两个足足绕了十分钟才过去,原本的那些路,已经被水塘子连起来的那个小小的湖泊淹没了。

“竟然是槐树。”到了大树底下的时候,方大师脸色忽然变了。

这槐树和桑树,柳树大叶杨树并成四大鬼树,其中槐树为最凶,从字就可以预见。槐树的槐,就有一个鬼字。而眼前的这颗槐树,看上去至少有百年树龄,这样的槐树阴气会更重。

所以看到槐树的瞬间,方大师赶紧让我往后退几步,这颗槐树远一些。他自己不知道在那边干什么,掏出几张符来摆弄了好长时间,然后把那几张符在槐树前面点燃,脸色才有所缓和。

正当他朝着我这边走过来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紧紧的盯着我一般。我把视线动方大师的身上转移开慢慢的往上看去,原本空空如也的槐树上,现在挂满了绳子,而我的那几个同学,也正挂在绳子上随风飘荡。

黄瑶,刘明,李岩……没个人的嘴角,都勾起诡异的微笑。更让我头皮发麻的是,在最底下,我看到了自己也被挂在了那颗树上,和上面的黄瑶他们一样笑着。

“叶子,咋了?”方大师看到我的不对劲,赶紧朝着我问道。

我现在喉咙里面连声音都发不出来,眼前这一幕太过诡异了,抬起手指了指那颗大槐树。方大师看到我的动作之后,也转身看向了那颗大槐树。就在他回头的那瞬间,我清晰的看见,大槐树上又多挂了一个人,正是方大师。如果按照方大师之前的说法的话,那么这次我和方大师也把命给丢了。

想到这儿,我心里咯噔一下,看来这回是要玩完了。本来以为方大师多么厉害,没想到这么轻易就把命给丢了。

“叶子,赶紧接住这个,贴在额头上。”方大师显然也看到了槐树上的情景,转过身来两张符直接扔了过来,示意我赶紧贴在额头上。

我想都没想,直接把那纸符就贴在了额头上面,而方大师那边,并没有退回来,而是从包里掏出一把铜钱剑,朝着大槐树那边扑了过去。看到方大师一跳两米来高的动作,丝毫都感觉不到他已经是年过六旬的老人。

方大师跳起来铜钱剑朝着那棵大树上砍了过去,绑着我跟方大师“命”的两条绳子被砍了下来。方大师掏出了一个黑漆漆的罐子,直接把我们俩的“命”装了进去,然后拉着我就往刚才的山洞里面跑。

“方大师,其他的那几个呢,也去把他们救下来。”我有些疑惑的朝着方大师喊道。

“先救自己的命要紧,再不赶紧,咱们俩就都得交代在这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