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庶女遮天:废材三小姐

更新时间:2021-12-05 06:13:20

庶女遮天:废材三小姐 连载中

庶女遮天:废材三小姐

来源:落初 作者:慕坦坦 分类:都市 主角:秦小姐 人气:

完结小说《庶女遮天:废材三小姐》是慕坦坦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小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穿越前,她被至亲出卖,看透人间冷暖。穿越后,她本想在乱世中自保,却被迫卷入权斗之中。面对恶毒的嫡母长姐,她该如何见招拆招?面对众多美男的示好,她能否在这个不属于她的时代找到真爱?想算计我?你还嫩了点。且看小小庶女如何步步为营,最终扬名天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三思见外屋只得秦风衡一人,这才从里屋走了出来,恭敬地叫了一声:“父亲。”

秦风衡一愣,第一时间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当他看清楚面前那人正是秦三思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这个三女儿是他年轻的时候,一次醉酒之后和府中的丫鬟所生,天生便是一个痴傻儿。那时老母亲还在世,便派人秘密处死了那丫鬟,然后特地给她取名为“三思”,就是为了惩戒自己凡事应该三思而后行。

为此,这十几年来他几乎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

而此刻,秦三思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脸上是他从未见过的镇定自若,一时间竟让他的心中同时涌起了一丝愧疚与反感。

那一声“父亲”好似一根针硬生生插入秦风衡的喉咙里,让他瞬间失言。

屋外有士兵正在巡逻等待。秦三思见秦风衡惊讶万分,也来不得多做解释,压低了声音对秦风衡道:“父亲,此刻情况危急,有人想陷父亲于不忠不义。女儿无暇多做解释,但请父亲待会儿进宫之后,按女儿交待的话照做。”

一个痴傻了十五年的女儿,居然能条理清晰的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秦风衡在朝为官二十年,自然也有一定的头脑和手段。他联系事情始末,突然就什么都明白了。他眯起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淡淡道:“金条是你放进我的书房的?”

秦三思闻言“扑通”一声跪在秦风衡面前,低头直言道:“不瞒父亲,此事确实是女儿所为,不过女儿也有自己的原因。”

有什么原因能让她在尚书府内装傻数载?秦风衡心中发出一声冷笑。不过此刻他并不急于知道答案,他更想弄清楚的是,眼前这个女儿果真有法子保得自己平安脱身?

“起来说话。”秦风衡开口道,脸上已然没有了半分的愠色。

秦三思起身,心里只笑秦风衡不愧是个老狐狸,这是打算秋后再和自己算账呢。她看了一眼屋外,最后将事情的始末大致说给了秦风衡听,只是故意隐去了救秦远的片段。

秦风衡听完脸色一点点沉了下去,最后走出房门,即刻便同苏瑞一起入宫面圣。

***

大殿之上。穿着龙袍的老皇帝不怒自威。

他看了一眼内监呈上来的金条,又扫视了一圈底下站着的众人,最终将目光停留在了秦风衡的身上。老皇帝轻抬眉毛,一挥手吩咐内监道:“来人,给秦尚书赐坐。”

内监于是赶紧将一张椅子搬至了大殿之上。

秦风衡闻言身子骨一颤,一把跪下将头死死抵在地上,闷声应道:“微臣不敢。”

“那你可是认罪了?”皇帝面无表情,任谁也猜不出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秦风衡一惊,突然想起秦三思对他说的话:“届时无论皇上叫您做什么,您便照做便是。”

他在心里揣摩了片刻,最终大胆地站了起来,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高声回应道:“谢皇上赐坐。只是回皇上的话,微臣不知自己何罪之有?”

侯在一旁的太子宇文辰借机上谏道:“父皇,如今证据确凿,秦尚书身为赈灾大臣却中饱私囊,实在应当重惩以儆效尤。”

他想起就在昨夜,他收到有人密报,说是秦风衡**赈灾款项,赃物就藏在其府中。秦风衡一向是站在三阿哥宇文竣那边,自己几次想要拉拢都遭拒绝,如今既然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铲除他,宇文辰又怎么会放过呢?所以今天一大早,他便再请示了皇上之后,命苏瑞带兵前去搜缴。

如今证据确凿,任他秦风衡再怎么抵赖也无用了。

皇上听罢二人的话,也不急于判定谁对谁错。只是命内监将金条带到了秦风衡面前,问道:“秦尚书可认得此物?”

秦风衡看了一眼金条,面上无一丝的慌张,反倒是突然笑道:“回皇上,这是我放在书房里的金条,我自然认得。只是这并不是太子殿下口中的赃物。”

宇文辰一怒,指着秦风衡道:“放肆,在皇上面前还敢狡辩!这上面明明刻着官印,分明就是此次西北赈灾的物资。”

秦风衡起身朝着宇文辰行了一礼,不紧不慢地解释道:“太子殿下想必是误会了,若不信可以看看包裹金条的黄布。”

宇文辰闻言狐疑地抓起托盘里的黄布,只见布料柔软精致,在布的一角还用金丝线绣着一个“臻”字。若不仔细查看,几乎与布料的颜色难以区分开来。

茂国的众皇子在封王之前,均住在皇宫之中。为了区分各宫用度,往往会在物件上绣上或刻上代表主子的字样。而这个“臻”字,分明就是四皇子宇文臻宫中之物。

宇文辰有些意外,难不成这是三皇子宇文竣的计中计,目的是牺牲秦风衡,然后让他在临死前拉宇文臻下水?但这代价未免太大了一些。

话语间,皇帝便也察看了那块黄布。他唤来内监,开口问道:“这布料可是宫中之物?”内监捧在手里仔细看了看,答道:“回皇上,是前不久外番上供的布料,后来您赏给了众皇子们。”

皇帝的眸子一沉,脸上的表情令人捉摸不定。

秦风衡继而道:“皇上,是微臣疏忽了。此事本想着赈灾事宜结束后禀告,却不想还是被太子殿下给误会了。此银两是西北当地一官员贪赃所得,此人后来京都行贿,想要谋求个朝中官职,却不巧被当时正奉命审查风纪的四皇子查获。因着此金条涉及赈灾款项,四皇子便亲自交到了我的手中处理。微臣此次奉命赈灾,所到之处见百姓困苦,受尽饥饿与疾病。微臣即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能泯灭了这份良知啊。若皇上不信,尽可传唤四皇子对质。”

他说得一清二楚,令宇文辰霎时间有些懵了。他侧过头去看向正侯在一旁的苏瑞,只见他一双眼睛盯着秦风衡,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苏瑞自然不会相信秦风衡说的话,只是他也不会傻到认为金条真是他**的赃物。今早太子令他突然搜查尚书府,他便觉得事出蹊跷。可是他记得那时候秦风衡明明说过,他也不知道这些金条的来历。而现在,他却突然一口咬定是四皇子转交给他的贿款。实在是太过前后矛盾。

俊美的眉毛微微挑起,苏瑞突然想到了什么。

那个上午突然消失在人群中的女人,那个有着狼一样锐利目光的女人,还要那名突然冲到大门来的小少爷。

这一切发生得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让他忽略了个中的联系。

一定是她!是她让秦风衡临时改了说辞。

苏瑞有些愈发的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了。

“皇上,四阿哥到了。”内监的话打断苏瑞的沉思,紧接着他看见穿着一袭蓝色华服的宇文臻走了进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