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凤凰劫:倾世皇宠

更新时间:2021-11-25 05:47:41

凤凰劫:倾世皇宠 已完结

凤凰劫:倾世皇宠

来源:落初 作者:季念 分类:都市 主角:林落夕白皙 人气:

完结小说《凤凰劫:倾世皇宠》是季念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落夕白皙,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那个清雅高华的少年,只一个眼神,便困住了她的一生。总以为,他是她的依靠,却不想,那只是他为她设下的苦牢。给了她那样的彻骨的伤痛与浩劫。  多年以后,当爱情推至骨髓,她与他并肩而立。他温柔真挚的看着她,说,我想试着很爱很爱你。  她苦笑,右手轻轻搭在了心脏的位置上:“倾尘,我们面目全非了太多次轮回,心都碎了,还能用什么来挽回?。。  终究是宿命的悲,还是轮回的痛?失去了太多,错过了太多。。  是谁为她断送了年华,是谁为她倾尽了天下,是谁为她疯狂了来生,是谁为她缔造了神话?另篇新作《御宠冷妃:皇上、求放过》请大家多多关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明明灭灭的灯光里,公皙冷烨的眼神异常凛冽,似是流转了烈寒的光,带了摄人心魄的冷。

苏惟兮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感觉整颗心脏都冰冷颤粟起来。想挣扎,想逃跑,可是全身的酸痛,早己失尽了气力。只剩下一具僵硬的躯体,定在了床榻上。

公皙冷烨几步走上前来,定定的看着苏惟兮怔忪的眼神,语气冷漠:“你也会怕吗?”

他伸手猛地掀开了盖在苏惟兮身上的被子,目光落在苏惟兮全身红肿擦破的伤痕上,眼底瞬间再渡一层刺骨的寒厉:“很好…”

一语未落,他伸手迅速扼住了苏惟兮的下巴。狭长的眸光里,翻涌着的,是泫然的冰凌:“你是在以这种方式向本王抗议吗?”

费了好久,苏惟兮终于扯出个轻浅讥诮的笑:“惟兮不敢…只是…只是觉得自己肮脏而已”

闻言,公皙冷烨咬了牙,说出的话带了怒火:“该死的女人!”手起掌落,狠狠扇过了苏惟兮的脸。

耳朵里鼓噪起“嗡嗡”的声音,嘴角流了血,肿了脸,苏惟兮却无声的笑了起来。凄艳而破碎的笑。

良久,慢慢开口,带了沧凉而怆然的语气:“究竟想要我怎样?!…既然你要定了我的命,我也接受了被折磨致死的命运,我求求你,不要在救我,不要给我吃药…好不好…好不好…”

公皙冷烨看着苏惟兮彻痛的表情,垂着的手,竟然不易察觉的轻颤了一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心房壁上,划出了细小而深邃的裂痕。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好像有些不想失去你了…

突然冒出的这个想法,让公皙冷烨呆愣了一下。他紧了紧拳头,用最快的速度平复好自己的情绪。在看向苏惟兮,已是淡淡的语气:“苏惟兮,本王好像从未见你流过泪”

没待苏惟兮回答,感觉心脏一阵急速的跳动。公皙冷烨转身,快速的走了出去。似是逃离一般。

菊韵园的院子里。冷冷的夜风吹过面颊,拂乱了额前的黑发。公皙冷烨有些烦躁的捶了捶心脏的位置,低声咒骂:“该死的,这是怎么了?!…”抬脚,快速走了出去。

躺在床上的苏惟兮,瞪大了眼睛。看着打开的房门,好像还没反应过来似得。

就这样走了?真的就这样走了?…。第一次,情况意外好的有些不适应…。

寒冷的风从外面吹进来,散尽了一室的暖意。苏惟兮不禁打了寒颤,向被子里缩了缩身子。

已是初冬了吧?

或是太过虚弱的关系,苏惟兮渐渐感觉有些困意。半梦半醒的意识里,恍惚听见了脚步声的靠近。难道公皙冷烨又返回来了?苏惟兮心下一惊,立即睁开了眼睛。

“我的美人,你醒了?”言烬之俯身紧贴苏惟兮,眯起的眼眸里熠熠闪光,嘴角带了赤Luo裸的Yin笑。

苏惟兮瞬间清醒,看着眼前的言烬之被彻底惊惧住了。被子里,颤抖的手指碰触身体,突然意识到自己没穿衣服。苏惟兮似被雷电击中,只剩下了呆愣。等反应过来,要呼喊时,却感觉脖胫一痛,整个人没进了黑暗。

言烬之笑弯了眼,伸手掀开被子,却看到了苏惟兮的**。嘴角的Yin笑越来越浓,两只闪光的眼,直直粘在了面前的少女**上。尽管它伤痕累累,却丝毫掩盖不了它的娇媚…

在也控制不住的诱惑,言烬之伸手在苏惟兮的丰盈上摸了两把。突然,外面的院子里响起突兀的声响。

言烬之神经一紧,起身默默听了一会儿。见没有什么异常,才连忙伸手,用被子裹起了苏惟兮。一用力,扛着苏惟兮快速走进了夜幕里…。

似是快要下雪了,天气开始变的越来越恶劣。锋利的风,沿着墙角“呼呼”的奔跑,吹打到脸上,带着割裂般的痛感。

敬思园内,倾尘一袭白衣在猛烈的寒风里猎猎作响。乌黑的长发,被风吹起,缠索飘乱着。他一步步慢慢前趋着,像是最闲逸的散步。行至深处,他停下来,看着苍暮的眼神至深至沉:“苍暮,我已为你破了几次例了?”

苍暮嘴角抿成了一条直线,单膝跪下:“公子,苍暮让你为难了”很恭敬的态度。

倾尘稍稍俯身,伸手扶起苍暮:“苍暮,我不是有意责怪你。但是,有时太过心善,反而会害了你自己的”

冷风穿过衣衫的厚度,带着刺骨的冰寒。苍暮伸手紧了紧衣衫,齿寒了:“苍暮记住了”

倾尘若有所思的看着苍暮,略一沉吟,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夜幕:“时间差不多了,苍暮,你去告诉王爷,苏惟兮已被言烬之掳走了”

苍暮愕然了,看到倾尘没有温度的脸,又快速恢复了常色,问道:“广言王不是已经走了吗?”

“是走了,但他不是有腿吗?”倾尘笑了,高深莫测的样子。转身,向敬思园外走去。

纤细单薄的背影,飘忽间,有些伶仃肃寒的感觉。

苍暮把消息告诉公皙冷烨的时候,是在公皙冷烨的书房里。

公皙冷烨正手执毛笔,豪情泼墨。听了苍暮的话,沉默了,毛笔在指间脆声断裂。燃了心火,颤了心肺:“该死的!”

扔了手中的断笔,公皙冷烨急急走向门外。一边走一边吩咐:“苍暮,去兵营带五千精卫,随后来接应本王!”

“王…爷…”看着已走多远的公皙冷烨,苍暮疑惑了。

曾几何时,王爷可曾这样过?如此愤怒而急切,又是为了哪般?

出了王府,公皙冷烨单枪匹马,一路狂奔。耳边只剩下了呼啸的风声,吹乱了心底的急噪,淹没了马蹄的奔音。

天空开始下起了大雪,飘飘绕绕的,茫然了眼前的视线。

隐隐约约,前方传来大队马蹄的声音。公皙冷烨缩紧了眼眸,左手轻抬,手里的剑已然出鞘。

越来越近了。公皙冷烨执剑起身,脚下轻点马背,朝着锁定的目标快迅飞去。剑锋稍转,刺杀了飞身错过时,身后的一排士兵。

身体稍倾,抬脚,言烬之已被踹至了马下。

马背上,被揽进怀里的苏惟兮依旧未酲。公皙冷烨看着那张沉睡苍白的小脸,如释重负般轻轻一叹,似是重新拥抱了失而复得的宝物。

言烬之站起身,变了脸色,露出一抹僵硬的笑:“安陵王这…这是做什么?不要为了一个贱婢,伤了你我的关系不是?”

公皙冷烨俯身,半眯了眼眸,淡淡开口,却是讥诮无比的语气:“广言王说笑了,她这个贱婢,可比你重要的多”

贱婢二字,故意加重的语气。

言烬之咬了牙,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看看面前的那些手下,在看看单身匹马的公皙冷烨。沉了脸,硬了语气:“这个贱婢,今天本王我还就是要定了!”

一挥手,手下的士兵全向公皙冷烨执刀策马而来。

刀光剑影里,细碎的雪花绕着杀气,翻涌起白茫茫的一片。公皙冷烨护着苏惟兮,在人群中快速穿梭着。所过之处哀嚎响起,竟还来不及看出公皙冷烨的招数。

渐渐的,雪花变小了。待看清楚现场情形后,言烬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白茫茫的雪地上,被践踏的不堪。上百人的士兵,全部躺倒在地。脖胫里,鲜血从割断的动脉血管里汩汩向外流着,冒着腥甜的热气。

无一例外,惨绝而狠烈。

公皙冷烨弯了眉眼,露出洁白的牙齿:“言烬之,本王的三千繁烟怎么样?”不待回答,脸上快速换成了遗憾的表情:“只可惜,这么利落漂亮的剑法,今天却只能用了杀猪的招式”讥讽而狂妄的口气

从未受过如此的惨败与侮辱,言烬之恼怒了。拔了剑,冲着公皙冷烨直刺而去。

两人一阵激烈的交战,杀红了彼此的眼。趁其不备,言烬之斜身,稍稍向后一仰,紧接着,一声惨烈的嘶鸣中,公皙冷烨抱着苏惟兮,从被砍掉腿的马背上直直飞出。

落地,转身,把怀里的苏惟兮放回了地上。动作连贯,一气呵成。

慢慢起身,与言烬之一阵敌意的对视。公皙冷烨轻佻一笑,又冲着他直奔而去。

金属撞击的声响,在空旷的夜幕里碰出金光。猛烈的寒风中,两个人影上下移动着。纷扬的大雪,簌簌落下,在彼此呼出的氤氲中,落白了头发。

只听,一声皮肉开绽的声响后,言烬之闷哼一声,整个人便直直栽倒在了地上。

公皙冷烨收了剑,居高临下的看了看受了重伤,蜷缩在地的言烬之。他扬了嘴角,白皙肃寒的脸上,带了满满的鄙夷。

猛烈的寒风,呼啸而过,香噬了四周的声响。

被子被风掀起一角,露出了白皙修长的腿。已经醒过来的苏惟兮被冻的全身僵硬,想裹紧被子,却始终动不了身。

转过身来的公皙冷烨,视线落在苏惟兮露在外面的腿上,眉头微皱,俯身,下意识的去拽被角,却忽视了一旁,言烬之手里的暗器。

“小心!”苏惟兮看见言烬之甩手而来的暗器,本能的慌忙提醒。

听见苏惟兮的提醒,公皙冷烨的心里莫名轻颤了一下。转头看着苏惟兮的脸,略一错愕,却躲闪不及,只觉胳膊上一阵尖锐的疼痛,一根细长的毒针便刺了上去。

言烬之挣扎着站了起来,笑了,鲜血沿着嘴角流了下来:“哈哈…你救了她又有什么用?你现在中了本王的嗜血蛊,没有女人体内大半的血,半刻不到,你就会没命的!哈哈…咳…咳…”大笑引起了剧烈的咳嗽,胸前的剑伤,也因着胸腔的剧烈起伏,又流出了血。

大半的血,这就预示着死亡了!

苏惟兮看着寂静雪地里的那些尸体,傻眼了。你们两个人打架,别拿别人的生命做筹码啊!

“本王杀了你!”公皙冷烨恼了,缩紧了眼眸。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刚站起,却又摔了下去。拳头锤了地,喘了粗气:“该死的!”

从为有过的狼狈。

言烬之讪笑:“忘了告诉你了,中了嗜血蛊的人,在没解毒之前,中毒者会气力全无,武功尽失的”

公皙冷烨冷笑,狭长的眼眸里,蓄满了尖锐而雪亮的狠戾:“你信不信本王照样能杀了你?”

对上这样狠戾的眼神,言烬之不禁一阵轻颤。手里下意识的抬起了剑,却一个不稳,又重重摔在了地上。

公皙冷烨静静的看着,咧嘴,露出一个无比讽刺的笑容来。

伤口处传来了尖锐的疼痛,言烬之咬了牙,强压下了喉咙处涌起的血腥。似乎用尽了气力,言烬之才在雪地上慢慢的爬了起来。已受重伤的身体,在寒风里摇摇欲坠着。张口,却已是有气无力的声音:“本王得不到的…女人,你公皙冷烨也别…别想得到!本王就不相信,你会…为了一个贱婢,丢了自己的命…”

伤口处的鲜血被寒风凝固了,带了冰冷的刺痛感。言烬之一声嗤笑,转身上马,疾奔而去。

言烬之断断续续的话,深深浅浅的戳在了苏惟兮的心上。她向被子里缩了缩脖子,看着消失在夜幕里的言烬之,愣在了原地。

言烬之说,要解嗜血蛊的毒,就必须要一个女子体内大半的鲜血。也就是说,要解公皙冷烨体内的毒,就必须要一个女子的命。

苏惟兮左右扫视了一眼,空旷的荒野里,除了自己,再也没有其他的女子了。

难道就要死期将至了吗?

被公皙冷烨责打侮辱时,每天都想着死了算了,那是抱着能穿越回去的希望的。而现在,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想穿越回去,已经没有什么希望了。

虽然很想逃离出公皙冷烨的魔掌,但是面对被放血的“解脱”,苏惟兮总是有些难以接受的。

看着生命在割断的血管处渐渐流出身体,这好像是最折磨人的死法…尤其是,在这样的荒野里,**裹着被子死去…

公皙冷烨执了剑,喘着粗气,踉踉跄跄的正要站起来。转头瞥见发呆的苏惟兮,皱了眉,冷冷不悦的口气:“怎么,没被言烬之掳走,是不是很失望?”

“什么?”苏惟兮略一恍惚,反应了过来。看着执剑挣扎欲起的公皙冷烨,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是要来取自己的血了吗?

看着苏惟兮的这副表情,公皙冷烨扭曲了脸,咬牙切齿的说道:“怕成这样,难道本王还能吃了你不成?!”

苏惟兮沉了脸,没有说话。可是心里却腹诽着:你是吃不了我,但是你能喝了我。

“没良心的…”公皙冷烨小声嘀咕着,慢慢地站起身子。在转头看着苏惟兮时,已经换回了平时的冰冷脸色:“本王还没软弱到要女人救命!”

苏惟兮的脸色更沉了,嘴上不敢说,可心里却嘀咕的心颤:你真是汉子,我谢谢你的汉子。但是,你好像除了打我时像个汉子,其他时候,我还真没注意。

绝对赤Luo裸的侮辱。

这些话,公皙冷烨自然是听不见的。他若是听见了,还真敢活吃了苏惟兮不可。

此时,公皙冷烨正努力的使身子保持住平衡。他抬腿向前走了一步,感觉两条腿都软绵绵的,像是踏在了棉花儿堆上一般。

“该死的!”公皙冷烨咬牙咒骂一句,俯身,伸手去抱地上的苏惟兮

见公皙冷烨如此动作,苏惟兮的嗓音都颤了:“干…干什么?”

公皙冷烨动作略一停滞,铁青了脸色。不知是不是太冷的关系,公皙冷烨的声音有些飘忽起来:“你要呆在这里等死吗?”

看看四周,空旷的荒野。看看上方,纷扬的大雪。苏惟兮紧张了,识趣的摇着头。

公皙冷烨的嘴角一抽搐,满脸无奈的样子。刚要往下在俯身,却一阵黑暗袭来,整个人重重压在了苏惟兮的身上。

苏惟兮吓了一跳,见他半天没有动静。疑惑了,侧头看向公皙冷烨的脸。紧闭着眼睛,睡熟的样子。

“喂。。喂。。”苏惟兮伸手推了推他的胳膊,依旧没有反应。

苏惟兮傻了,得,这下两人都要死在这里了。眼睛扫过身边的剑,突然想起言烬之的话“你救了她又有什么用?你现在中了本王的嗜血蛊,没有女人体内大半的血,半刻不到,你就会没命的!…”

“没有女人体内大半的血,半刻不到,就会没命…。”苏惟兮看着身上的公皙冷烨,绝望了。这次可真要死在这里了…

簌簌的雪花,从上空飘下来,落了一头一脸的白。呼出的热气,在眼前氤氲着。似乎感觉到了,雪花落在脸上,渐渐溶化开的蔓延。

苏惟兮摸了摸冻得僵硬的脸,绝望了。现在全身僵硬无力,走是肯定走不了了。眼下,唯一的问题是,要不要救公皙冷烨?或者,还是拉着他给自己垫背?

想起他欺辱自己时的样子,倒也乐的拉他垫背。但是,看看孤单的公皙冷烨,在看看身边上百人的尸体,苏惟兮坚定了,她决定救他。

不管是不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就现场来看,怎么看,公皙冷烨都好像是来救自己的…

不管是以什么样的理由来救自己,苏惟兮都不想欠人什么。。

苏惟兮狠了心,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才推开了身上的公皙冷烨。伸手,捡起身边的剑。冰冷的金属质感,在掌心里带来刺骨的寒意。

不敢在多想,举剑,笨拙僵硬地划向手腕的血管。没有预想的疼痛,只有麻木的感觉。许是被冻僵的缘故吧。

温热的血,从伤口处缓缓流出。伸臂,把伤口处放在了公皙冷烨的嘴上。闭眼,冻僵的嘴角,扯不出个笑容。心里更是说不出悲喜的情绪…。

万籁俱静,只待死亡…。

那一年,谁割了腕,落了血,留了纪念?

那一年,谁忘了怨,颤了心,乱了华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