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狂宠娇妻:天才萌宝十块钱

更新时间:2021-11-25 05:39:19

狂宠娇妻:天才萌宝十块钱 连载中

狂宠娇妻:天才萌宝十块钱

来源:微小宝 作者:华丽人生 分类:都市 主角:沈黛冉元宝 人气:

《狂宠娇妻:天才萌宝十块钱》由网络作家华丽人生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沈黛冉元宝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莫名其妙的被结婚,她以为这是一场霸道总裁的无聊游戏! 却不曾想,他竟是七年前的那人。 “记起来了?” 他微勾嘴角,怀里抱着她六岁的儿子。 “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逃了!” …… “元宝!你别出声,咱得离开!”结婚宴上,她试图逃离。 “爸!我妈要跑路!” 胖嘟的小脸挂着得意的笑容,手里揣着一张十块钱的人民币,大叫。 …… “乖!一会儿爸再给你十块钱的。” …… 看着可爱的儿子,她猛拍额头……坑妈必备神器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笼罩了大地。

深蓝的夜空里,几颗星子不知疲倦地闪烁着。

而病房内,沈黛冉趴在椅背上,眼皮沉重地套拉着,浓倦的困意一阵又一阵地袭来。

“砰”地一声,她下巴磕在椅背横栏上,疼的她龇牙咧嘴,泪都彪了出来。

小心地打量风乾易一眼,他呼吸均匀,睡得正香。

还好还好。

沈黛冉揉揉小巧的下巴,想到这长夜漫漫,便起身去一洗把脸,好让头脑清醒一下。

卫生间里,冰凉的水珠顺着沈黛冉光洁的面颊滑落,她看着镜子里那个披头散发不修边幅的女人,一脸惊恐。

她怎么这个鬼样子?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沈黛冉刚接起,冷冽的声音差点把她冰冻。

“你在哪儿。”

“我马上回去!”

沈黛冉抽出几张纸巾擦了擦脸,又对着镜子整理下仪容,匆匆回房。

一进门就感觉到气压骤降,风乾易一双老鹰般锐利的眸子直勾勾地朝她射过来。

“看来我是该给你买本字典。”

“字典?”沈黛冉一时没反应过来,细嫩的手微微摆动,“不用吧,元宝现在还不认得几个字,用不上。”

风乾易鄙夷地看了她一眼,嘴里幽幽地说:“不是给他,是给你。”

“我?”

开什么玩笑,我用字典有什么用?

“好让你认真地核查下,‘寸步不离’是什么意思……”

沈黛冉满头黑线,她是二十四小时待命的保姆吗,为什么要这么变态的条件?

想到明天还要上班,她犹豫地咬了咬唇。

“我能跟你申请一件事吗?”

“不能。”风乾易根本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我饿了,给我做吃的。”

呵呵,半夜十二点让她下厨?

要不是看在他救了元宝的份上,沈黛冉恨不得扑上去掐死他!

有这么折磨人的吗!

做吃的,做梦吧你。

她掏出手机,淡定地压着唇角:“给你叫外卖。”

“不健康。”

“那打电话回家里,让阿姨给你做。”

“这么晚就别打扰别人睡觉了。”风乾易一脸淡然地看着她,一副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模样。

沈黛冉无奈地抓了抓头发,终于忍不住跟他服软:“风先生,风总裁,风大少,你就别折腾我了好吗,这是在医院,我怎么给你做吃的啊?”

“回家。明天早上送吃的过来。”

语气冰冷,不带一丝情绪。

沈黛冉愣在当场,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瞪着一双懵懂的眼睛,半晌没反应过来。

他良心发现了?还是有什么阴谋?

“还愣着干吗?还不走!”风乾易骨骼分明的手指捏了捏眉心,脸上稍有倦色。

直到他再次提醒,沈黛冉才肯定地确认,风乾易刚刚是让她回家睡觉。

这人,对别人好也这么别扭!

她垂着头,暗地里对着他撇撇嘴,死鸭子,只剩下嘴硬了,明明就是好心还不说!

沈黛冉心想,如果趁机在这时候再提一件事,或许他能好心地答应?

“走之前我能跟你提一个申请吗?”她小心翼翼地问。

风乾易不耐烦地合眼,懒得再跟她开口。

“风总?你睡着了?”沈黛冉轻手轻脚地靠近,伸出胳膊在他眼前晃了两晃。

风乾易一把拽过她胳膊,稍微用力便将她整个人拉倒在怀里,又一个翻身,按着她肩膀把那瘦弱的女子压在身下。

“让你走你不走,想肉偿是不是?”他动作利落敏捷,一气呵成,丝毫不像生病的模样。

“不是,不是……”

风乾易不由分说地吻了下去,霸道又攫取的吻,但舌头并没有深入,只是浅尝辄止。

沈黛冉在他身下微微喘息着,粉腮微红,用头脑中仅存的一丝理智唤醒自己差点被风乾易勾走的灵魂:“呵呵,风总,你还生着病,还是不要了吧……”

风乾易右手捧着她的脸,拇指轻柔地在她被亲肿的唇瓣上婆娑:“你的意思是,病好了就可以?”

这人的脑回路真是,奇特啊。

“咚咚咚……”病房门不合时宜地被敲响。

风乾易眉头微蹙,脸上划过一丝不悦。

他手一松,沈黛冉便从病床上跳起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整了整衣服,一本正经地朝着房门说:“请进。”

“查一下房哦。”夜班护士进门后,甜甜地朝她笑了下,径直走到床前检查病人的情况。

“呀,怎么回血了!”护士指着风乾易未输完的吊瓶惊呼,“你疼不疼?”

风乾易不耐烦地别过头,可那完美的侧颜还是让护士眼前一亮,便又多加了几分关怀:“我再替你扎一次吧,你忍着疼哦。”

“我不疼,拔了吧,不想打了。”

命令的口吻,根本不让人有任何辩驳的机会。

护士犹豫了半天,求救似得看向沈黛冉。

沈黛冉朝她微微摇头,一脸歉意。那意思是:“我也帮不了你。”

见她迟迟不动手,风乾易果断拔下针头,淡漠地说:“明天再输,我现在要睡觉,请你出去。”

直到被赶出病房,护士小姐都没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就惹了这间病房的大佬……

见护士离开,沈黛冉也趁机溜走,临关门时从门缝里探出一个头:“你明天早上想吃什么?”

“随意。”

随意,这世界上最难做的就是随意吧。

看风乾易这样,估计也是个嘴挑的主,随意在他那的意思就是,你随便做,反正都不合我的口味。

累了一天,沈黛冉一出医院便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凌晨一点,也算得上披星戴月了,她懒洋洋地打个哈欠,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想到明天还得早起给风乾易做早餐,她不禁心灰意冷,恨不得直接睡死过去。

司机例行询问了她要去的地方,沈黛冉报上了风乾易的住址。

在她吐出那几个字后,分明看到司机师傅眼里闪过一抹轻蔑的神色。

她脑海里一个激灵,瞬间反应了过来。

沈黛冉义正言辞地朝师傅嚷道:“我不是被包养!”

师傅一笑:“嗯,我知道……”

可看他那表情,根本就是不相信的意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