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棒杀’下重生,庶女媵妾

更新时间:2021-11-25 05:25:59

‘棒杀’下重生,庶女媵妾 已完结

‘棒杀’下重生,庶女媵妾

来源:落初 作者:沧海明珠 分类:都市 主角:贺绣贺敏 人气:

主角是贺绣贺敏的小说《‘棒杀’下重生,庶女媵妾》此文是沧海明珠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媵妾阿绣被冠以私通的罪名,被身为主母的嫡姐用‘棒杀’之刑夺了性命。于蚀骨的痛楚中重生,恰好是她被带进家门后第一次给主母请安的那天。命运既然选择重新开始,那么她的命运将要由自己来掌握。生命原本灿烂,纵然身处乱世,纵然身份卑微,她也要绽放出华章异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温夫人却含笑看着贺绣,微微点头,说道:“是啊。”

屋子里十分的安静,众人似乎极有默契一样,安静的等着贺绣发飙。

然贺绣却拿定了主意不惹事,不平白无故的落入别人的圈套。听了贺绮的话也不生气,是温和的笑了笑,看着贺绮说道:“是我,四妹妹那日来看望姐姐,恰好姐姐因水土不服刚吐过躺下了,没有招待妹妹,还请四妹妹原谅姐姐的怠慢之过。”

贺绮听了这话便拉着温夫人笑道:“母亲母亲,你看你看,三姐姐对孩儿好生客气呢。”

温夫人笑着抚摸着贺绮圆乎乎的脸蛋儿,笑道:“你们姐妹和睦乃是好事啊,这小敬大,大让小的,以后我可要少Cao多少心呢!这是好事儿啊!”

此言一出,贺纹忙离开榻几站起来,贺敏也从温夫人身旁起身和贺纹站到一起。贺绮见状也忙跟过去,贺绣更是不敢怠慢。

四个女孩子齐刷刷的对着温夫人一福身,齐声道:“女儿谨记母亲教诲。”

温夫人笑着摆摆手让四姐妹起身尚未说话,外边进来一个身穿绿缎子深衣满头珠翠的妇人,贺绣用余光一瞟便认出她是温夫人娘家的庶妹,是温夫人陪嫁过来的媵妾,在贺家大宅里,里里外外的仆人都叫她一声如夫人。

据说这位如夫人是生在桂花树下的,所以取名桂生,也是因为如此,温家的人都认为她有富贵命,所以便让她随着温夫人一起嫁入贺家,成为保障温贺两家联姻利益的媵妾。

然而温桂生一直没有为贺家生下一子半女,而温夫人已经为贺子冉生下两子一女,所以温桂生也就失去了媵妾的价值,只奉温夫人之命照顾贺敏,并留意家中琐事成为温夫人管家的臂膀。

温夫人看见温桂生进来,便抬起头来看着她,缓声问道:“可是老夫人已经起身了?”

温桂生福身回道:“回夫人话,老夫人的院子里已经亮起了灯烛,夫人是时候带着小姐们去给老夫人请安了。”

“嗯,咱们走吧。”温夫人便扶着她的手臂慢慢地站起来,上前两步拉住自己女儿贺敏的手,轻笑道:“你祖母昨儿晚上还跟我说起你呢,你这丫头待会儿道你祖母跟前趁早先认错,不然你外祖母罚你,我也管不了。”

贺敏笑嘻嘻的说道:“母亲放心,才舍不得罚敏儿呢。”

温桂生也跟着笑道:“小姐说的是,小姐是老夫人的心头肉,就算小姐昨晚打翻了老夫人的那只琉璃花瓶没敢说,老夫人也舍不得罚小姐的。”

贺敏又笑:“原来是这事儿啊,母亲果然是在吓唬女儿。”

温夫人拉着贺敏的手款步走在前面,身侧有温桂生陪着说笑,再后面跟着两个贴身丫头。之后才是贺纹贺绣和贺绮三姐妹。

在离开屋门的时候,贺绣才敢回头看了一眼一直站在旁边的娘亲,就算娘亲亦是出身士族,无奈义兴陈氏却只是陈氏大家族的一个分支,虽然也是士族,但却不敢跟贺氏同日而语。

更何况,母亲父兄皆在一次水患中因公殉职,临死前托义兴太守做主把她给了贺子冉为妾。陈家从此算是没落下去,娘亲根本没有家族的依靠。

就算有太守为媒,有聘嫁之礼,是父亲的贵妾。在义兴郡时她们母子三人可以凭借贺氏一族的庇佑锦衣玉食的过日子,但一到了这贺家大宅也仍然丝毫没有什么地位可言。

看见女儿看向自己,陈氏便皱着眉头给女儿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乖乖听话,不要坏了规矩。

看着贺绣转过脸去随着贺纹一起出了房门,陈氏便暗暗地出了一口气,说起来还得怪自己之前一直宠爱这一对子女,以至于到了洛阳城后住进贺家大院,她便时时刻刻都在担心她们姐弟两个会一个不小心犯了错,被夫人给轰出府去。

要知道在这个世上,庶出的子女本来就没什么地位,那些门阀贵族的眼里,庶出子女跟奴没有什么区别。若是自己带着儿子女儿一辈子不踏进贺氏大宅的话,或许还可以在义兴郡有一隅偏安,可以凭借自己的嫁妆和贺子冉留在那边的一些产业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辈子。可一旦进了合贺氏大宅的门,她们母子便要提心吊胆的过完这一生了。

来不及细想,陈氏便在二姨娘韦氏和歌姬进位的安氏两个人的簇拥下跟着众仆妇丫头们一起出了温夫人的正房,一路浩浩荡荡往王老夫人居住的椿萱居去了。

椿萱居在贺氏大宅的西南角上。贺子冉官居御史之后,王老夫人因嫌家里来往走动的人多心烦,便不愿继续住在上房院,贺子冉便命人画了图纸,专门在原贺氏大宅的西南侧大兴土木为王老夫人修建了这椿萱居。

原本椿萱居跟贺氏的宅子是分开的,是一座相对独立的院落,但后来贺氏大宅一再扩修,这椿萱居便再次被圈入贺氏大宅的院墙内。而椿萱居门楣上的匾额也由之前贺子冉自己题写而换成了当朝皇上的御笔题字。

从温夫人的上房院到椿萱居足有千步之遥,出了院门温夫人便拉着贺敏上了一辆奢华的马车,之后,贺纹贺绣和贺绮三姐妹便上了后面的一辆车,之后温氏,韦氏,陈氏,和安氏四个人分别上了两辆马车,其他的仆妇们皆步行跟随,一众人便匆匆的往椿萱居而去。

马车里贺绣安静的坐着,一言不发。贺纹一向贞静,也靠着软垫闭目养神。只有贺绮十分的精神,不时地掀开车窗的轿帘往外看看,又回头看看贺纹贺绣,最后对着贺绣开了口:“三姐姐,你是第一次起这么早吧?困不困?”

这又是很明显的讽刺贺绣是外室所生从没给老夫人请过安。这若是换做之前的贺绣,定然又恼了。然此时贺绣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回道:“不困。四妹妹是不是困了?”

贺绮嘻嘻一笑,说道:“我也不困。我都习惯了,自打我记事起,每日早晨都是这个时辰给老夫人去请安的。”

这又是很明显的显摆了。

不过贺绣依然不动声色,微笑道:“妹妹好福气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