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蜀中剔骨刀

更新时间:2020-12-28 04:46:17

蜀中剔骨刀 连载中

蜀中剔骨刀

来源:落初 作者:黑短袖 分类:短篇 主角:王福爷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黑短袖的原创小说《蜀中剔骨刀》,主角王福爷,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这个故事,发生在清末民初。巴地有一人,名唤王一半,当他再次拥有记忆时,他便是一个乞丐。在扭曲的社会现状中,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开始变得冷血,心灵深处的阴暗面也不断膨胀,在一次斗殴中他将数十人致残,他与生俱来的格斗天赋得以崭露头角,正是因为这一点,本该被杀头的他被迫加入了扶道社!扶道社的工作是匡扶道义,但其真正的目的是秘密杀害各个不同阶层的人,有巨贾丶官员丶普通人……王一半就像一个屠手,冷酷无情的执行着一个又一个命令,而他第一个任务,就是斩杀秦巨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见终于有人报名参军了,吏目官铁青的脸也终于有了几分颜色。要不是底下这些人满脸反复挣扎的模样,国字脸的吏目官都要怀疑这群泥腿子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尽管王一半做了出头鸟,不要命的吃起了第一个螃蟹,但是官老爷心里很亮堂!空手可以套白狼,可要套这些Jian滑如鬼的泥腿子,还得下一味猛药!

“好!小兄弟一腔热血做出了表率,实为众人楷模!待验检合格后直接任伍长,月饷增半!”

国字脸的吏目官柔和一笑,对着王一半赞赏的点了点头。他的笑容很真诚,的的确确是那种发自肺腑的微笑,因为他看见底下的这群人终于又开始喧闹起来了。

以往招兵时,王一半这个二愣子早早就躲到了巴河边开始晒太阳,他顶着烈日望河床的模样实在是让官老爷不敢恭维。招兵要是招到一个脑壳里面缺根筋的方脑壳,估计也只能带回军营造大粪了。

不过士别三日应刮目相待,王一半晒太阳好像把脑子里的水晒干了,他今日首当其冲报了名,吏目官很欣慰,这个王一半果然与正常人有个大不同。

叽叽喳喳的老百姓开始争先恐后的报名了,王一半这破落户都能捞了个伍长当,他们相信还有更优渥的待遇在等着自己家里的男丁。

只是可惜啊,等到官老爷写得砚台磨穿丶毛笔分叉丶花名册都快翻一半了,期望中的伍长却再没出现过。

一道铜锣声炸响,吏目官老爷拿起花名册走了。攒动不安的百姓们都有些出神,他们感觉好像自己吃进嘴里的东西被什么人偷了去,众人嘴里渐渐开始发苦。

“这王一半真是好命!一个游手好闲的臭虫,只一个早晨的时光就成了官!硬是吓人。”

“谁说不说呢,以往不来,今时一来就当官,这真是命运到了么!”

…………

王一半掉头就往回走,他没有留意别人对他的评价。他今天参了军入了伍,还一下子成了伍长,他发现自己脚步都有些飘了。

他要回城隍庙,他要等一个人!放在往日他绝不敢自信到有人会来探望他,不过现在他敢了。

完善花名册的资料,只有三天时限。王一半在花名册上的阵亡受益人那一栏,留着一个大大的空白!这个空白虽然有些刺痛他的眼,但绝对也会撩拨一些人的心。

望着空荡荡的城隍庙,王一半脸庞微微抖了抖,这次他回到城隍庙,手上没有提着血淋淋的猪下水,也不会再有人接过猪下水开始烹饪。一股叫做悲戚的情绪在王一半的眼眶里打转,他紧闭着眼睛倒在干稻草上。

俗人命贱,就算老乞丐这样的人在蜀中地界一夜之间死尽死绝!巴地还是巴地!它不会因为任何人丶任何事而剥夺了属于它的热闹。

月升日落,一天已经过去。王一半栽倒在干稻草上不吃不喝,一动不动。

月落日升,又一日的时光开始了。王一半栽在干稻草上微微勾起了嘴角。

…………

三日的时光马上就要过去了,王一半几乎饿得睁不开眼睛了,他就像一条濒死的狗,无力的蜷缩在城隍庙里。

“义父对我……对我……终归是有情义的。”

王一半微眯着眼睛笑着说道,这种温暖的笑容出现在他的脸上,多少还是有点讽刺的!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开始响起,空荡的城隍庙里只有这单调的“嗒!嗒!”声。本来极度萎靡的王一半突然抬起了头,他的腮帮子因为死咬牙关而高高鼓起!他死命的想睁开眼,想看看来的人到底是谁?

可惜无论王一半怎么努力,他就是看不清任何东西,他太虚弱了。微微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他仿佛被一勺热油泼进了眼里,一阵阵刺痛让他冷汗直流,他立即再次闭上眼睛。

“吾儿呦!何苦这般作践自己身子,你这是病了么?”

这是一道温柔的声音,一道女人的声音。王一半知道这人是谁,赵大柱的妻子,自己的干娘!她来做什么?

王一半心里凉了半截,胸闷得难以自定:“义父教你来看我的么?”

赵氏提过一个食盒放在王一半面前,饭菜还带着热气,看了是刚做不久的。“我看自己的儿子,难道还要向赵大柱写奏折?干娘就是心疼你这苦命孩子啊!”

王一半偏开头,一手提起饭盒,嗅了嗅饭菜的味道,他立刻狼香虎咽起来。

看着闭着眼睛吃东西的王一半,赵氏鲜艳的嘴角轻轻一勾。“你这孩子,和你义父置什么气呦!一不来肉摊帮忙,二不填花名册的空,若有个稳当体面的营生,还是应当好好把握,将过程走完。”

“等我……等我吃完。”

王一半削瘦的两颊被饭菜塞得像肿了两个大包,这些饭菜几乎没被咀嚼就滑进了他的肠胃。

“你义父其实一心为你着想,等你完善了花名册上的资料,当了兵,他会把你的饷钱积蓄着,将来也好给你讨个媳妇。说来也是,你义父真为了你的事上心,这几天他每天都要去衙门问叨的。”

“义父教你来诓我填花名册,仅此而已?”

王一半一把扔开饭盒,他胃里开始翻腾,他从没吃过今天这般有滋有味的饭菜,可惜他听到赵氏的话语后,他差点把这些饭菜全都吐了个干净。

“你义父粗莽无情,我也无法为他争辩洗脱。”赵氏轻叹一声,缓缓抱着了王一半说着:“你义父想得到你往后用命换来的所有东西,他耍着计谋叫我诓骗你在受益人那一栏,写上他的名字!他着实毒辣得紧!”

王一半僵硬着身体被赵氏搂在怀里,他紧闭了三天的眼睛缓缓睁开,两条水迹无声滑下。两行为老乞丐而生的悲情泪,三天的时间里终究还是化作了两行死水。

“若是不督促我填花名册,那说明他对我还心存愧疚,他往日对我的种种如今令他很悔恨。所以三天过完他都不来,花名册上定然就有他的名字!”

王一半嘶哑着声音,就像对着空气述说着一个别人的故事。

“可惜义父终究还是让你来了,我在他心中没有愧疚,只有价值!他……该死!”

赵氏听到王一半冷彻骨髓的话语,浑身激动的颤抖起来,她努力镇定的点了点头道:“是啊,你义父……”

赵氏话未说完,一道热血从她胸口喷出,她精致的妆容开始扭曲,瞳孔慢慢放大,她纤细修长的手指死死抓着王一半的手:“为……什么!”

王一半出刀很准,很狠,很死!赵氏带着余温的尸体慢慢滑落,最后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倚着半截神像,定在王一半身边。

王一半面无表情的擦拭剔骨刀上的血,眼睛直直望着前方:“你怕义父!你错嫁于他,但你又不敢忤逆他,一来舍不得义父富裕的家底,二来你怕义父会发狂杀了你。”

王一半缓缓直起了腰杆,他狠狠一脚将赵氏的尸体踢翻在地。“你看到过我杀老瞎子,他的尸体都是你悄悄处理掉的,想引我发狂去杀了义父?最后你人财两收,再无牵绊?”

慢慢抬起脚,王一半轻轻踩在了赵氏的脸上:“义父我会去杀!只是干娘你得先走一步了。给我的饭菜里面下媚.药,可惜了您老的Xing命!”

“嘭!”宛如一声西瓜爆裂的声音在城隍庙内响起,王一半眼神入刀,一步一步踏出城隍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