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秀才家的种田小娘子

更新时间:2021-11-25 05:47:12

秀才家的种田小娘子 连载中

秀才家的种田小娘子

来源:微小宝 作者:步生莲 分类:穿越 主角:张氏沈慕祁 人气:

经典小说《秀才家的种田小娘子》由步生莲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氏沈慕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家有秀才郎,日日种田忙。 不就是上课的时候偷偷打瞌睡,居然就一不小心穿越了? 穿越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被八两银子给买了? 不过,这个买家长的还挺不错嘛,那就勉为其难的将就一下吧。 什么穷酸书生没钱买粮,那就自己种。 不知道吃什么,漫山遍野的蘑菇竹笋,等我去采摘。 从此以后,书生不读书,只陪小农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直到第二日中午,赵氏也未醒来,季海海慌了,出于本能的去找季青。

  “三叔也不是大夫,帮不了你啥,你娘若要看大夫,还得找你奶奶。”毕竟这家里的财政大权在张氏手里,找他也无用,他若敢出银子,陈氏非和他大吵不可。

  找张氏……季海海望向上房,见张氏站在门口偷听,见她看过去,冷哼一声进了屋,门摔的得极响。

  显然,张氏断然不想出钱。但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季海海不能眼睁睁看着赵氏死去,应着头皮上前敲门:“奶,我有事找你,我娘她昨晚自杀了,出了好多血,到现在都没有醒……”

  “不醒就不醒,她死了才好,想让我出钱给她请大夫,做梦!”不用听她说完,张氏就想得到她要干什么了。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就是不行。

  季海海本就没抱多大希望,听张氏说的决绝,她最后一丝幻想也破灭了。

  “你咋就这么狠心,赵氏死了,你让老四一家以后咋活?家里又不是没有银子,还请不起大夫了?”

  季海海转身要走,听见季正义这话,顿住脚步。

  要银子犹如要张氏的老命,她大叫一声:“你个老不死的,胳膊肘往外拐,我存着银子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这一大家人。赵氏要死是她自愿的,老娘凭啥给她擦屁股?”

  季正义气的胸膛起伏,十分恼火:“你也不想想是谁让老四媳妇寻死的。让你花几两银子又不是要你的的命!你儿子的生活重要还是银子重要?”

  当然是银子重要。张氏虽这般想,却不愿惹火他。赵氏是自己寻死的,若要她出钱,那不可能。若那短命的哪天又想不开,她岂不是又要破费。

  除非以后都和她没关系。

  张氏倏然想到什么,微扬起下巴:“要我出银子也行,分家!”

  “不行!”季正义下意识反对,老四一家最困难的时候和他们分家,村里的人怎么看他?但看张氏那神情,若不分家,是断然不会拿银子的。

  季海海听到分家二字,眼底掠过一抹光芒,快步回了房间。

  少顷。季正义推开四房的门。

  晌午刚过,季海棠睡过午觉,精力充沛,在院中对野牛开膛破肚。

  季海安耳朵贴在墙上,听闻隔壁的动静,不知听到什么,快步走到她身边:“大姐,爹娘和爷奶分家了,分家是什么?”

  季海棠扒皮的动作未停顿,唇角一勾:“便宜爹娘硬气了,还敢提分家。”转念一想,“八成是被赶出来的。”便宜爹娘要硬气起来,难。

  “爹娘被赶出来了?大姐,我想去看看娘。”季海安昨晚睡不着时听见季家有动静,似乎有人自杀,担心的紧。既然爹娘不在奶奶家住了,她可以正大光明去看望了。

  季海棠带血的手拍了拍季海安的脸蛋,语重心长道:“安安,现在过去,只会乱上加乱,等晚点大姐带你过去。”

  季海安虽想尽快过去,却不敢自个出门,只好等季海棠有时间。

  暮色四合,烟囱升起袅袅炊烟。

  季峰净身出户的消息传遍季家村,村长将他们分到村东头的茅草屋亦传遍村子。

  季海棠拎着肉,带着季海安走进娘家,不仅感叹这住处过于寒颤,但想到好不到哪去的沈家,也没想法了。

  季海安快步走进屋子,见赵氏面无血色的躺在炕上,小嘴一瘪。还未哭出来,肩上挨了一巴掌。

  季海棠将牛肉放在旁边,瞥了安安一眼:“哭什么哭,一边去。”待安安腾出地方,坐到炕边,检查赵氏的伤口。

  “啧。”伤口不深,但没有好好处理,有些化脓了,且在动脉附近,若再耽搁,恐怕有生命危险。

  “大姐,娘昨晚自杀了,到现在也没醒过来,大夫到现在还没来……”季海海直勾勾看着赵氏手腕处的伤口,神色复杂。

  季海棠见她竟不怕,心下疑惑,也未多想:“死不了,多亏我带了药。”安安和她说昨晚听见的声音,她便料到是赵氏。除赵氏外,也无人会寻死了。

  她将药嚼碎抹到赵氏伤口上,用干净的纱布缠绕伤口。待处理好,道:“好了,明天我再来换药。”

  “安安……”

  季海安听见赵氏的声音,忙到炕边:“娘,是安安,安安在呢。”

  许是听见安安的声音,赵氏有些力量,缓缓睁开眼,见安安活生生的看着自己,扯动唇角:“安安,你没事,太好了,还好你没事……”否则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赵氏醒来,低沉的气氛缓和许多。

  “是季峰家吗?”门口一郎中打扮的人询问。

  季峰一见来人,正要说赵氏好了,忽觉肚子一阵剧痛,瞬间疼的得落了冷汗,直不起腰。两眼一黑,不省人事。

  “爹!”安安妄想以自己的力气抱季峰去炕上,却连只胳膊都抱不动。

  季海棠啧一声,一个刚醒,另一个又倒下。她叫了大夫一声,与大夫一起将人抬到炕上。

  大夫检查吉季峰的症状,眉头越拧越紧,看得人跟着紧张。

  赵氏紧张且慌乱,带着哀求的看着大夫:“大夫,我丈夫相公咋样?”

  大夫叹息一声,收拾东西:“见所未见……恐怕要准备后事了。”并非未见过,镇上有人有相同症状,最后忍受不了疼痛自杀了。眼前这人活下来的可能有多大,他不知道,也治不了。

  “庸医。”季海棠语气轻蔑,懒得与大夫争论什么,要季海海送客。那大夫不情愿的走了,她续而道,“或许我有办法。”

  那症状,与疼痛的位置,九成是阑尾炎,只动个小手术便可。只是在这古代动手术却并非易事。

  季海安眼巴巴的看着她,她发觉这个大姐不一样了,都能救活自己,医治娘亲,或许可以救爹爹。

  季海棠被她这目光看得不自在,捏了捏安安的小鼻子:“你就在这住下吧,我回去准备一下,过两日再来。”

  若她带安安走,想必安安也放心不了这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