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五常传

更新时间:2021-11-23 05:35:13

五常传 连载中

五常传

来源:微小宝 作者:残雪恋 分类:穿越 主角:吴陈振兴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残雪恋原创的穿越小说《五常传》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吴陈振兴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夜,很安静很安静!只有这家灯火通明的酒楼,才洋溢着男人们的淫笑声! 他喝着小酒,眼看着她将衣裳一件一件剥下来,在酒楼中心跳着婀娜的舞姿. 他不愿让别人见识她的妩媚,他会心痛;她明知他在心痛,她婀娜的舞姿却跳得更加疯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喜来扑了过来,王坤则大喊大叫起来:“有刺客!来人啊!有刺客……”只见那黑衣人却脚一跺,飞上了屋顶,消失在黑暗中了.喜来欲追出去,王坤却拦住他道:“对方太厉害了,别追!我们还是看看二师兄怎样吧!” 陈振兴蜷缩在被里,整个人直哆嗦,任凭二人如何问道,他只有一个字回答:“冷!”门外有人叫道:“发生什么事了?”却是乔生和他的两个弟子.王坤急道:“乔掌门,求你快给我师兄看看吧.” 乔生看着陈振兴的样子,不禁大惊,道:“太阴掌!他中了太阴掌!” “你说什么?”吴大志和张镖走了进来,来到床旁一看,吴大志脸色不禁大变,道:“太阴掌!太阴掌!果然是太阴掌!” 张镖问道:“师兄,太阴掌有什么来历么?”吴大志道:“来历可大了,当然‘四大魔君’中柳海怀就是靠这太阴掌纵横江湖的,且中了太阴掌的人,唉……” “未必,家父对这太阴掌研究了二十余年,终于在三年前研究了治疗的方法.”江玉兰走了过来,脸色也并不好看.她掏出了一颗丹丸,道:“陈大哥,这冰蟾丸可暂时镇住你体内的寒毒,快服下去吧!”陈振兴张开了嘴,江玉兰塞了进去.过了会儿,才见陈振兴稍稍镇静了下来.吴大志问道:“这冰蟾丸乃‘百毒药王’江百胜独门秘方,令尊莫非便是‘百毒药王’江百胜?”江玉兰道:“正是家父!” 吴大志大喜道:“如此甚好!舍弟便有劳姑娘费心了!”说完,向江玉兰一揖.江玉兰忙道:“吴大侠说哪里话?我一定会尽全力照顾陈大哥的.” 王坤道:“师兄,让我跟姑娘一起去吧.”吴大志却道:“不用,我们应该相信江姑娘,我们明天还要回降龙教,早点休息吧!乔掌门,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乔生拱手道:“人是在我这里失事的,我一定找到凶手,并加强防卫!” 吴大志很不客气地道:“那是最好,我不希望我教之人会有第二个受伤.”说完,又对江玉兰道:“我明天备好车马粮食水,让姑娘好上路.”江玉兰点头道:“有劳大侠了.”…… 第二天一早,江玉兰便携昏昏沉沉的陈振兴坐着马车上路了.行路三天之过程且不说,却说江玉兰停了马车,扶着刚醒来的陈振兴下了车,陈振兴环望了四周,只见这里花朵非红却另有一番香味;草儿枯黄却别是一番活力.再仔细一看,却有一块饱经风霜的石碑矗立在谷口前:异草谷.陈振兴不禁问道:“这里便是你家?”江玉兰笑道:“是呀!我们快去见我爹吧!”江玉兰扶着陈振兴刚走到谷口,却见谷内一人神神秘秘、慌慌张张地走了过来,还不时地向后面望去,似乎被人追赶.待近些时,只见此人生得眼细鼻尖,鼻下还有两条极细长的胡子,一看便知这样的人做事不会光明的.江玉兰叫道:“师兄,干吗神神秘秘的?”那人被江玉兰吓了一跳,忙立住脚,稍稍镇定,才笑道:“没什么,只是要离谷一会儿,怕被师父瞧见.” 江玉兰笑道:“原来如此!那你去吧!如果觉得外面世界好玩,就别回来了.”那人陪笑道:“师妹却说哪里话,我只是出去一会儿而已.”说完,不曾多看一眼,便径直走去.江玉兰越想越觉得怪怪的,忙叫道:“站住!”那人回转过身来,却是忽地一掌带来,江玉兰一惊之下,陈振兴已上前接掌,“啪”的一声,饶是那人劲力不够,摔了个“狗吃屎”,然陈振兴这一动真气,迫使他体内被封住的寒毒又散发了,他只觉全更加寒冷,更加痛苦.江玉兰忙掏出药瓶子,却发现药没了,急得她像热锅上的蚂蚁,忙道:“走得,快去见我爹.” 路过一片枯黄的草地,路过一片暗红的花园,直到闻见了满谷药味却又不失芳香时,才见一座古老的楼阁耸立在眼前.江玉兰扶着陈振兴走了进去,还不断地叫道:“爹,爹,爹……”里面并无人,只有古老却不失华丽的装华.江玉兰扶着陈振兴走上了楼,但见楼中有紫烟冒出者,乃一房内也.奇异的烟雾,散发出一股难嗅的味道,使人作呕.江玉兰失声道:“不好!”忙扶着陈振兴推开房门,但见里面一短胡须人倒于一香鼎前,鼎里不断地有紫烟冒出.江玉兰忙扑过去扶起他,同时叫道:“爹,爹……” 那老人原来便是江玉兰的父亲“百毒药王”江百胜,只见他稍稍睁开眼睛,见到江玉兰,不禁露出了微笑,沙哑道:“玉兰,我的宝贝,你总算回来了.”江玉兰问道:“爹,发生什么事了?”江百胜道:“你师兄那个禽兽不如的东西,趁我闭关时将我香鼎推倒,抢走了《不死经》!” 江玉兰走到陈振兴身边,同时道:“抢了更好,那算什么《不死经》?瞎骗人的而已.”说完,又扶陈振兴过来,道:“爹,他中了太阴掌,你快救救他.”江百胜只向陈振兴打量了一番,便道:“他寒毒早已侵入他五脏六腑,却能活到现在,真是奇迹!” 江玉兰水灵灵的眼睛转了转,笑道:“爹,这还是你的医术高明呢!”江百胜却道:“小娃子休拍马屁,我还未出手医治,却与我何干?”江玉兰笑道:“爹虽未出手,却已胜似出了手,那冰蟾丸之功效,有如仙丹神药一般.”江百胜眉飞色舞,道:“原来如此,冰蟾丸不过我当年随手抓几只冰蟾之心加以草药配制而成,却不知有这等功效!” 江玉兰笑道:“这说明了爹胜过华佗百倍,他的寒毒在爹眼中亦不过小菜一碟,是吧?”江百胜听了,方知中了江玉兰下怀,展颜笑道:“你个鬼灵精!说了半天还是要我救他是吧!”江玉兰娇嗔道:“好不好吗爹?” 江百胜上前问道:“小伙子叫什么名字?是何来历?”陈振兴拱手道:“在下陈振兴,乃降龙教之弟子.”江百胜听了陈振兴自报降龙弟子,不禁一惊,重新打量了陈振兴一番,然后又问道:“想必阁下必定身绝技吧?”陈振兴被这么一问,倒不好意思起来,只拱手道:“晚辈不成器,哪谈得上身怀绝技?” 江玉兰却道:“哎呀!陈大哥,你又何必谦虚?爹,陈大哥可厉害了,黄山剿匪他可有大功劳啊!” 江百胜满面红润,似是捡到了一本奇妙医书似的,只听他笑道:“这等英雄老夫岂能见死不救,老夫就是搭上老命,也要解了少侠身上奇毒.”江玉兰笑道:“爹,太夸张了吧!” 一个诺大的水桶,正被江玉兰用水一桶一桶加满.水是暗红色的,冒出来的烟是黄色的,撒上去的紫色花朵顿时也变成了红色的.而现在,陈振兴正要在这水里泡一个时辰,且不能动,也就是要让这水冷却后凝固在自己身上.江百胜给了他服了几粒丹药,以抗热水之用;给他涂了一种草药,防止皮肤被腐蚀.江玉兰在门外徘徊着,还不断地问她爹爹:“爹,行不行啊?”江百胜倚在墙上,闭着眼睛,显得十分镇定,也十分自信,道:“这方法虽然我是第一次用的,但我却很有把握.” 一个时辰过去了,江玉兰迫不及待地问道:“可以进了么?”江百胜淡淡道:“我可以,你却不可以.”江玉兰问道:“为什么?”江百胜道:“他没穿衣服!”江玉兰顿时羞红了脸,无语.江百胜进了房中,只见陈振兴已被红水凝固,昏迷了过去.江百胜便往他身上再倒些粉末,那些红色固体顿时溶解,陈振兴亦醒了过来.江百胜问道:“少侠感觉如何?”陈振兴道:“感觉轻松极了,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江百胜笑道:“少侠客气了,快些更衣出来吧,那丫头可已急得不行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振兴便起来了,看起来他气色很不错,江玉兰在给他的那间客房里撒了些催眠剂,他一躺在床上便睡着了.他走出楼阁,便看见江玉兰在一簇花丛中,提着篮子正在采花――这处花丛是陈振兴目前看到的最正常的花.所谓正常,便指颜色普遍,花香扑鼻.陈振兴走了过去,问候道:“早啊!”江玉兰娇笑道:“不早了!只是这里较安静,所以你认为起得早了.”陈振兴陪笑道:“噢!那倒是我贪睡了!”江玉兰笑道:“你若喜欢睡,那就睡吧,绝没有人打扰的.” 陈振兴看着两边鲜红的花朵,问道:“这是玫瑰花么?”江玉兰道:“是啊!眼力挺好的你,是不是经常拿这个哄女孩子啊?”陈振兴忙解释道:“哪里?我从小就住在深山中,还不曾与一个女子说过话呢!我四师弟喜来与五师弟王坤,每每打猎时若遇着了樵夫之女上山砍柴,比会上前甜言蜜语几句,惹得女孩怪不好意思的,我虽时常与他们在一起打猎,见了女孩都会躲得远远的,却不曾和她们说过话.” 江玉兰问道:“为什么?”陈振兴道:“因为她们总爱用眼睛一直盯着我,我也怪不好意思的.”江玉兰水灵灵的眼睛看了看陈振兴,噗嗤一笑,道:“她们喜欢你啊!你这个呆子,如果不躲着她们,说不定你早已娶了老婆了.” 陈振兴笑道:“是么?那……我回去之后,若再见着她们,绝不躲着她们了,我还要跟她的说话.”江玉兰怒视了陈振兴一眼,随即笑道:“去就去吧!关我什么事?”陈振兴笑道:“开玩笑的啦!” 陈振兴边陪着江玉兰采花,边又问道:“这谷里除了这里的花较自然外,好象其它的都似草非草,似花非花.”江玉兰道:“因为其它的都是我爹用特别的养料来陪种的,为的就是可入药,而这一片却是例外的.听我爹爹说,这些花是我娘种的,为了纪念我死去的娘,他便用正常培养方法养这些花.” 陈振兴又问道:“你爹医术那么高明,你娘怎么会……”江玉兰叹道:“哎!生死由命,谁又能料得到?不说这个了,你有什么打算呢?” 陈振兴道:“我当然是要回去了,总不能一辈子呆在这里吧!”江玉兰带着埋怨的眼神看着他,问道:“难道你不愿意?” 陈振兴竟不知如何回答才是,只嘀嘀咕咕道:“我……不是……我……”江玉兰水灵灵的眼睛里闪起了泪光,恶视了陈振兴一眼,扔下了篮子,直跑了去.陈振兴追赶而去,却碰见了江百胜.陈振兴忙拱手道:“对不起啊!前辈,晚辈……”江百胜却截住了他的话道:“少侠不必多言,老夫也是过来人,对这种事很是了解,爱女爱耍脾气,老夫自会劝她改善的,这个你请放心!” 江百胜这话,倒令陈振兴愧疚了起来,竟不知答话是好.江百胜又道:“少侠身体可好了?”陈振兴拱手道:“好多了,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江百胜却道:“客气什么?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陈振兴陪笑道:“是是!” 江百胜又道:“少侠可否帮老夫一个忙?”陈振兴拱手道:“前辈请说,晚辈一定在所不辞.” 江百胜淡淡道:“嗯!出了这个谷,一直往东,便有一个城镇,镇上有一座大府,名曰‘王府’,府上有一种神药,名曰‘百效丹’,其体状如李子般大小,颜色如血般红,可有百毒不侵之功效,老夫已修炼到最高境界,却只差一步便可大功告成,苦奈无百效丹辅助啊!” 陈振兴笑道:“晚辈明白,晚辈这就去向王府借一颗来.”江百胜冷笑道:“借?要是随便肯借,那还叫王府?”陈振兴不解道:“那当该如何?用重金买下么?” 江百胜道:“此乃神药,且王府已是有钱之人,花下重金亦不卖!”陈振兴皱眉道:“借也不成,买也不成,难道要去盗不成!”江百胜背立起双手,理直气壮地道:“正是!”陈振兴一惊,忙道:“不成,我师父打我从小就教我不可盗窃,我不有违我师父当日之教导.” 江百胜哈哈大笑,随即长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可怜老夫二十年心血,却将付诸东流!”说着话,人却缓步而去.陈振兴看到他苍老而落魄的背影,于心不忍,情不自禁地叫道:“前辈且慢!” 江百胜暗喜,转过身来,做作绝望地看着陈振兴.陈振兴更加心软,道:“好吧,前辈,我答应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