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一只嫡女出墙来

更新时间:2021-11-20 05:37:56

一只嫡女出墙来 已完结

一只嫡女出墙来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月凉 分类:穿越 主角:常云阎罗 人气:

火爆新书《一只嫡女出墙来》是月凉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常云阎罗,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朝穿越,毛豆豆竟成了红透了半边天的丧门星!克母、克兄、克夫、克四邻!凡是能喘气儿的,一律不挑人儿,得谁克谁!方圆五百里最好别住人! 然,就在叶无落以身试法,将毛豆豆娶回叶府时,毛豆豆问一声:“你为何要娶我?” 叶无落笑如鬼魅:“因为要为民除害!” 毛豆豆嫁入叶府的第一天,流放一人,克死两人。 毛豆豆嫁入叶府后三个月,叶府生意惨绝人寰!大门前寸草不生! 叶老夫人看见毛豆豆就肝儿颤!连下人都不把她当人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毛豆豆指指地上瘫软的常宇:“你瞅他都吓尿了,若不真会演戏,自然不是故意的。”

“若他真是做戏呢?”

毛豆豆又指着众人:“你看他们,瞧这死了的人各个都不屑,最多是看到死相害怕,但他们看常宇,都是一脸惋惜,常宇做不做戏不重要,大家的表情,定不会作假。”

王百川欣慰的“嗯”了一声,再看常宇,那人却依旧呆傻在地,脑袋一片空白。

毛豆豆着急,上前踹了他一脚:“还不快说实情,求王大人开恩!”

常宇这才缓过神来,瘦弱的身子拱起,双膝跪地:“大……大人,小的家父病重,想回家探望,向监工夏航告假,夏航不允,小的就继续上工,但家中又来信说父亲快不行了,想见小的最后一面,夏航却还是不允,说……说小的人贱命贱,家人也贱,没什么好看望的,小的气不过,也不敢冲撞,可他却说家母也是贱命,一起死了才好!小的想起往日种种欺凌,一时气盛,这才……大人饶命!小的实在是一时糊涂了!求大人开恩!”

毛豆豆耸耸肩,对王百川道:“您看,我就说肯定死有余辜喽!嘴太贱肯定招祸嘛!”

叶无落冷笑,接话道:“是,嘴太贱定要招祸。”

毛豆豆白他一眼,转过身对常宇说:“知道错没!”

常宇忙磕头:“知错了!知错了!”

王百川一直笑着,请来仵作查看尸首,听他禀报:“大人,尸体并无异常,是后脑被撞击致死的。”

“嗯。”王百川应了一声,当即判案:“叶家佣工常宇杀人定罪,明日午时,绞刑。”

“大人!您……”

王百川抬了抬手:“丫头,宪法就是宪法,他杀了人是事实,就像当初你的案子一样,本官依法办事,不会网开情面,但也不会冤枉好人。”

毛豆豆虽说遗憾,却对王百川另眼相看,对他一竖大拇哥,便见衙役给常宇上了夹板,她走去常宇身边,问:“你家住哪里,母亲叫什么?”

常宇眼泪摩挲:“家住大塘巷,家母刘庆兰,都叫她老常婆。”

毛豆豆点点头,却说:“大少爷会安顿你母亲。”

常宇望了一眼叶无落,双眸写满了感激。

叶无落却心下一紧,第一次正眼瞧了毛豆豆。

纳兰合莉看着他,那双眸子第一次露出这等神情,心中难免吃味。

……

闹了半晌,该歇歇了,毛豆豆被重新盖了盖头,送去了喜房,芙娘死都不肯她出来给王百川做菜,守在门口做雕像。

小三子守在她身边,见她无聊的抠手,便说:“少二夫人,要不,小三子给您倒杯茶吧?”

毛豆豆踢腾着脚,无聊至极,摆摆手表示不渴,又随便挑了句话来说:“你爹姓什么?”

“姓牛。”

毛豆豆一愣,心里盘算:“……这么说,你一个十四岁的女娃,大名叫牛三?”

“嗯……”

“……”

寂静无声,小三子默默无语两眼泪,毛豆豆想拍死自己的心都有了,好端端的,捡了这么个话题。

半晌,她才拉下盖头,看了看其貌不扬的丫头:“这样吧,既然你来了叶家,就跟着叶家的姓,你身世可怜,就叫叶小草吧,之前那个名字……就当没有过。”

小草拧着衣角,点了点头。

毛豆豆看看婚房,大红喜帐,龙凤花烛,合衾酒,紫檀桌,她转转眼珠,道:“小草,你去找纸笔来。”

小草应下,一会儿带着纸笔回来,毛豆豆推开桌上糕点,写下一行大字……

不是故意写的大,主要毛笔不好使,凑合看吧。

纸上内容如下:

叶无落,我一来就克死两条人命,你大可休妻,还我五百两,我今夜就走。

叠好塞给小草:“给叶无落。”

小草接过,回来时拿着一堆碎纸:“夫人,大少爷看完撕了,说叶府人多,由着你克。”

毛豆豆点点头,又写下一行:钱不要了!你休妻吧!

待小草回来,拿着一堆碎纸:“夫人,大少爷说,你话太多……嘴贱会惹事……”

毛豆豆一笑,明白他的意思,嘴贱会惹事,若她还敢说,下场肯定比夏航还惨。

行,来日方长。

……

夜晚,芙娘脚都站麻了,才见叶无落来,开门唤走了叶小草,还顺手把门带上。

毛豆豆抓了串葡萄,在床铺里翘着腿吃。

叶无落浅笑,倒了杯合衾酒,端来给她,却问:“你识字?”

毛豆豆微愣,坐起身来,一昂头将酒喝下,算是饮过合衾酒:“偷学过几个字。”

“跟谁?”

毛豆豆转转眼珠,却没回答,将酒杯放回桌上,回头瞧着他:“说吧,娶我有何阴谋。”

叶无落冷哼一声,径自躺上床榻,亦是不回话。

毛豆豆点点头:“好,那咱们俩就谁都别问,谁都别说,各取所需吧。”

说完,她将喜服一退,露出纯白里衣,抓掉发上玉钗,任由黑发倾泻而下,过去床边,跃身将叶无落压下,跨坐其上。

叶无落抚上她的腰际,唇边一笑:“看来,你现下需要这个?”

毛豆豆俯身,以水眸深深望进叶无落眼底,抬手点上他的额头,滑落鼻尖,至唇,媚眼如丝:“不是我需要,是你需要。”

音落,她粉唇袭下,叶无落却捉了她的小手,道:“花飞扬,你根本不像避世已久的嫡女千金。”

毛豆豆直起身来,斜眼瞧他:“怎么?新婚之夜非得装个鹌鹑,两腿掰都掰不开的,才是大家闺秀?过个一年半载,还不是得求着你要!我偏不!”

丢下这话,毛豆豆以唇相待,冲着叶无落性感唇瓣就是一顿猛亲!不就是亲个嘴儿嘛!贱男就是矫情!

叶无落微颤,美眸一怔,即便知道毛豆豆与众不同,却没料到如此大胆!随即轻笑,揽上她腰际就翻了个身,将她压在身下。

叶无落良久的吻,比谁人都要火热,毛豆豆轻闭双眸,唇分间才睁开双眼,可当她瞧见叶无落凛冽的目光时,什么兴趣都没了,心下一沉,将他推进床侧:“没劲!”

这一声抱怨好似欲求不满,叶无落心中笑意盎然,支起身子瞧着她异常璀璨的眸子,宛如珠宝般的荧荧发亮,恨不得放进兜兜里护着才算完。

“生气了?”叶无落问。

毛豆豆冷哼:“跟你?犯不上!”

说完翻身背靠着他,叶无落轻笑放下手臂,合上了狭长美眸。

半晌,毛豆豆听着没动静了,回头瞄他一眼,竟见这仙子般的家伙,睡着了!

毛豆豆一跃起身,抓起自己的金丝软枕就扔了过去,正中叶无落面门,大喝一声:“去死吧你!”

叶无落自然醒着,只是唇角一弯,当不知道。

也不知道哪儿来那么大气,难道真是求欢被拒心有不甘?反正她就是不爽!干脆端起合衾酒,当水那么喝,再撕下一只鸡腿,当叶无落那么大啃了几口!随手一丢,又窝回床榻,拉上喜被呼噜睡去。

叶无落偷偷睁眼瞄她,玩闹的拉她被褥,给自己盖上。

毛豆豆气没消,卷着被子不给他盖。

叶无落凑近她几分,势必盖上身。

毛豆豆一咬牙,抬脚就踹他,却感觉一条手臂揽上她的小腰,耳后传来命令的口吻:“别动。”

鬼使神差的,她心下一紧,再没动弹。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